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齊禪:一通百通 破解世界兩大難解之迷

現代人發現了4000年前的印度「死丘」。

北京王恭廠大爆炸是明朝滅亡的預兆。

左圖印度「死丘」人瞬間死亡,右圖龐貝城出土的遺骸表明遇難者連改變自己的姿勢都來不及!

人類歷史上曾發生過許多次驚心動魄的災難,其中包括4000多年前的印度「死丘」事件,還有391年前,1626年的北京王恭廠大爆炸。

仔細想想,這並不是什麼難解之迷,都有解開的鑰匙,而每一把鑰匙只要是從「善惡有報」這個鎖眼裡進去都能解開。

◎4000多年前的印度「死丘」與龐貝城的毀滅

距今3600多年前的某一天,位於印度河中央島嶼的一座遠古城市的居民幾乎在同一時刻全部死去,4000年前的摩亨佐·達羅城在某一刻也隨之突然毀滅,全部毀滅。這便是被科學家稱為「死丘事件」的一次類似古羅馬龐貝城的滅頂之災。

「死丘」即印度歷史上的「摩亨佐·達羅」遺址。在印度語中即是「死亡谷地」的意思。這個印度河流域有著高度文明的城市為什麼被冠以如此恐怖的名字呢?因為在這個古城遺址中挖掘出來了數以萬計的屍體,其恐怖的死狀,令後人給這座城取了這樣一個令人恐懼的名字。

從骨架的姿勢可以看出,印度「死丘」

的災難是突然降臨的。

在這裡,考察人員找到了此地發生過多次猛烈爆炸的證據。爆炸中心一千米半徑內所有的建築物都成了粉末。距中心較遠處,發現了許多人骨架。從骨架擺放的姿勢可以看出,死亡的災難是突然降臨的,人們對此毫無察覺。這些骨骼中都奇怪地含有足以與廣島、長崎核襲擊死難者相當的輻射線含量。不僅如此,研究者們還驚奇地發現:這座古城焚燒後的瓦礫場,看上去極像原子彈爆炸後的廣島和長崎,地面上還殘留著遭受衝擊波和核輻射的痕迹。

這座古城廢墟一直在沉睡,直到1922年被印度考古學家拉·傑·班納吉等人發現,因城中遍布骷髏,所以稱之為「死丘」。

摩亨佐·達羅是印度河流域最大的文明古城,位於今巴基斯坦信德省拉爾卡納縣境內,在當地方言中,摩亨佐·達羅是「死亡之丘」的意思。根據碳14測定,其存在年代為公元前2500年~公元前1500年間,雖然其歷史比古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略晚,但影響範圍更大。在距摩亨佐·達羅城幾百英里以外的北方,人們也發現了布局相同的城市和規格一致的造房用磚。

從遺址發掘來看,摩亨佐·達羅非常繁榮,佔地8平方公里,分為西面的上城和東面的下城。上城居住著宗教祭司和城市首領,四周有城牆和壕溝,城牆上築有許多瞭望樓,上城內建有高塔,帶走廊的庭院,有柱子的廳以及舉世聞名的摩亨佐·達羅大浴池。浴池面積達1063平方米,由燒磚砌成,地表和牆面均以石膏填縫,再蓋上瀝青,因而滴水不漏。浴場周圍並列著單獨的洗澡間,入口狹小,排水溝設計非常巧妙。和上城相比,下城設置比較簡陋,房檐低矮,布局也不規整,可能是市民、手工業者、商人以及其他勞動群眾的居住之地。

此城具有相當明確的建設規劃,總的來說,布局科學、合理,而且已經具備現代城市的某些特徵。整座城市呈長方形,上下兩城的街區,均由縱橫街道隔成棋盤格狀,其中,也有東西和南北走向的寬闊大道。居民住宅多為兩層樓房,臨街一面不開窗戶,以避免灰塵和噪音。幾乎每戶都有浴室、便所以及與之相連的地下排水系統。此外,住宅大多於中心地方設置庭院,四周設居室。給人的印像是,該城清潔美麗,居民生活安祥舒適。這座城市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文明水平,考古學家從遺址中發掘出大量精美的陶器、青銅像以及各種印章、銅板等,還發現了2000多件有文字的遺物,包括500多個符號。

在古城發掘中,滿視野都是人體骨架。

在古城發掘中,人們發現了許多人體骨架,從其擺放姿勢來看,有人正沿街散步,有人正在家休息。災難是突然降臨的,幾乎在同一時刻,全城4─5萬人全部死於來歷不明的橫禍,一座繁華髮達的城市頃刻之間變成廢墟。

這真是象極了古羅馬龐貝城的滅頂之災,雖然銷毀的方法不同,但都是突如其來的災禍,人連換個姿勢的時間都沒有就被銷毀了。

古印度詩《摩訶婆羅多》里曾形容過死丘大爆炸:「空中響起轟嗚,跟著是一道閃電,南邊天空有一股火柱衝上天,有一道光過太陽的光將個天割開了一半……房屋、街道同所有生物,都被這些突如其來的天火燒毀掉。」

詩中最重要的那句話是,被「天火」燒毀掉。「天火」可不是隨便燒的,它必須遵從天理。所以可以推斷那裡的人為什麼被銷毀。

曾經繁榮的古羅馬龐貝城被銷毀

墮落的龐貝城被火山灰掩埋!

歷史在人類開始墮落的時候,讓人找到了沉睡在火山灰下1600多年的古城龐貝。它令人震驚的是出土的古城遺骸讓時間凝固在1900多年前毀於一旦的瞬間。遺骸表明遇難者甚至連改變自己的姿勢都來不及,更不用說改變災難。

從發掘的遺址上看,龐貝城可稱為「現代化」的城市。城內店鋪鱗次櫛比,商品琳琅滿目,生意非常興隆。大街小巷星羅棋布,道路四通八達,馬車可行駛在用大石板鋪成的路上,郵車幾天內便可抵達羅馬帝國的各大城市,東到小亞西亞,西到西班牙,當年留下的深深車轍,至今仍一目了然。全城不計其數的商攤店鋪,隨處可見:水果攤、菜市、魚市、肉店、乳酪店、橄欖油店、魚子醬店、麵包房、酒館、漂洗行、織布房、陶器作坊、打鐵鋪、銅匠坊、玻璃作坊、金銀作坊……應有盡有。繁榮的龐貝,甚至出現一些雛形的美酒廣告,酒館多達100餘家。可這不過是個只有兩萬人的城市。

城內有3座大型公共澡堂,分溫水池、熱水池、冷水池,男女分開,一次可接納1000人同時洗澡。有更衣間、按摩室、廁所,地板還是溫的,下面有暖氣,用蒸汽通過陶制管道散發熱量。這一水準,即使對歐洲非羅馬帝國地區來說,也是過千年之後才達到的。泉水從百公里之外的山上引過來,水管有石鑿的、陶燒的以及鉛制的,水塔建在公共浴池邊上,用大管道先將水流入公共浴池。小管道的水則流向各家各戶,龐貝人也早就用上了沖水馬桶!污物、糞便則從很粗的下水道排走。

令人驚駭的是海鱔要用新宰殺的奴隸肉餵養幾天,貴族們認為這種吃過人肉的海鱔的味道最美。才2萬人的龐貝有25家不同檔次的青樓,出土的牆上充斥著各種不堪入目的春畫。甚至噁心人的同性戀壁畫和雕像都隨處可見。

龐貝競技場並不是比賽「競技」,而是觀看不死不休的血腥格鬥。當時血腥刺激成了整個城市的重要生活項目,大部份的格鬥士是由戰俘、罪犯或奴隸來擔任。這一「斗獸場」內的浴血奮戰,不但有猛獸之間的撕殺,更有奴隸與餓獸的搏殺以及奴隸和奴隸、俘虜與俘虜之間的較量,均以毀滅對方的生命為結局。

公元79年8月24日,古代世界最為嚴重的天災向龐貝城襲來。在24小時內,龐貝城和城裡至少5000居民在維蘇威火山的怒吼中從大地上消失。

當神對這些「獸人」忍無可忍的時候,離城約10公里的沉睡800年的維蘇威火山突然蘇醒了。不是它無原由的蘇醒,而是神要它完成神讓它完成的事情──滾滾濃煙和無數火星從山頂騰空升起,劇烈的爆炸聲接連不斷。頃刻之間,天昏地暗,大地搖撼。被噴起的熔岩,落地時凝固成石塊。大量的石塊和火山灰堵住了城市的每一扇門窗,令龐貝人窒息而死。

在短短18小時內,維蘇威火山共噴發出超過100億噸的浮石、岩石和火山灰。龐貝,這座建於公元前六世紀的繁榮罪惡古城,就這樣整個的被埋沒起來,最深處竟達19米!

4000多年前的印度「死丘」與近2000年前的古羅馬龐貝城的被銷毀,雖然使用的手法不同,但銷毀的理由應該是相同的。

◎北京王恭廠大爆炸是明朝滅亡的前兆

391年前,明朝末年天啟六年五月初六、端午節次日1626年5月30日上午9時,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廠火藥庫附近區域發生離奇爆炸事件,造成半徑達750米、面積達2.25平方公里的爆炸範圍及2萬餘人的巨大死傷。後人估算,此次威力約為1至2萬噸當量的三硝基甲苯,相當於廣島原子彈爆炸。但奇怪的是,據記載,爆炸中心地點的樹木完全沒有燃燒的跡象。

關於這次大爆炸的情況,明末史學家計六奇在《明季北略》中的描述很驚人:「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色湧起,屋宇動蕩。須臾,大震一聲,天崩地塌,昏暗如夜,萬室平沉。

東自順城門大街,北至刑部街,長三、四里,周圍十二里,盡為齎粉。屋數萬間,人二萬餘,王恭廠一帶糜爛尤甚。殭屍重迭,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無從辨別街道門戶。傷心慘目,筆所難述。」

《明官史》中這樣記載:「天啟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時,忽大震一聲,烈逾急霆,將大樹二十餘株,盡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數丈,煙雲直上,亦如靈芝,滾向東北。

自西安門一帶皆飛落鐵渣,如麩如米者,移時方止。自宜武門迤西,刑部街迤南,將近廠房屋,碎然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

死有姓名者幾千人,而闔戶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幾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爐中之火皆滅。凡死者肢體多不全,不論男女,盡皆裸體,末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

明朝當時的官辦報紙《邸報》的《天變邸抄》及時人的筆記《日下舊聞》、《天變雜記》也有關於這次大爆炸事件的記載。

史載,王恭廠大爆炸時,裹挾的力量之大前所未有,竟可移他山之「石」。石駙馬大街上有一重5000斤的石獅子飛出順成門(今宣武門)外,樹木則飛到了密雲縣。

震崩後,有人報信說,許多紅細絲衣等都飄至西山,大半掛在樹梢上;還有的飄到了昌平教場中,器皿、首飾、銀錢無所不有。戶部張鳳逵派長班前去驗對,果不其然。豐潤等縣治,樹上也掛滿成堆的衣服;還有的人,莫名其妙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在別人家中;還有瞬間失去胳膊、腿及頭顱的,竟然在十里之外尋獲。

西安門一帶,天空紛落鐵渣。而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許多廠房猝然間傾倒,屋頂上盡覆土木。至於坍塌的平房,則爐中之火皆滅,但只有賣酒的張四家的兩三間房子著火焚燒,其餘的平房則安好無毀。

這場災禍實在是太離奇了,聞所未聞,尤其是「所傷男婦俱赤體,寸絲不掛,不知何故」。

詭異脫衣現象

王恭廠大爆炸之詭異令人瞠目結舌,不僅有許多人在災難中莫名其妙地消失,而且,還伴隨著衣衫盡褪的詭異現象。

有一紹興人士周吏目的弟弟,名周季宇,到京才兩天,當天上午去菜市口買一藍紗褶,中途遇上6個友人,於是停下行禮作揖,禮還沒拜完,頭忽然飛去,而另外6個人卻毫髮未傷。

在粵西會館路口,有一學館,其中有學童32人,一響之後,先生和學生俱無蹤跡;宣府新推總兵正出門拜客,走到圓宏寺街時,一聲巨響,一行7個人都沒了蹤影,同時消失的還有一匹據說是花千金才買到的寶馬。

承恩寺街有一女轎經過,震後,只見打壞的轎子仍在街心,而女子、轎夫都不見了;而經過玄弘寺街的女轎則幸運多了,一響之後掀去轎頂,轎中女子身上的衣服沒了,人卻沒事。

很多死者和傷者均赤身裸體,寸絲不掛。有一侍從,巨響之後,帽子、衣褲、鞋襪一霎那全都不見了。

有一人因壓傷一腿躺在地上動彈不得,見街上婦女赤體而過,有的用瓦片遮住下身,有的用半條腳帶遮掩著,有的披了半條褥子,有的披著一幅被單,一會工夫就過去了數十人,均寸絲未掛。那人見了哭笑不得,也百思不解。

皇宮官宦有死有活

邸抄記載:怪事發生時,明熹宗(朱由校)正在乾清宮吃早飯,突然大殿震動,只見皇帝扔下飯碗,起身直奔交泰殿。

速度之快,驚慌的內侍們一時未來得及跟上,只有一個貼身侍衛扶著皇上。但行到建極殿時,此侍衛卻被飛落的瓦砸中腦袋,一命嗚呼。

明熹宗喘息未定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張桌子下。而乾清宮此時也早已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侍奉皇帝進早膳的太監無人存活。不滿周歲的皇太子朱慈炅在宮中被砸死。

京城的官員們有沒事的,有砸傷的,還有喪命的。工部侍郎薛鳳翔等人的轎子在街上被打壞;工部尚書董可威折斷了胳膊,更倒霉的是他還因此災被罷職,由薛鳳翔繼任;御史何樞廷、潘雲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

有一官宦人家,桌椅因震動傾翻,一家人抱著柱子痛哭,「隨撲於地,亂相擊觸」,到天漸明時,都蓬頭垢面,若病若鬼。

金日升的《頌天臚筆》中有一段精彩的記載:當時,明朝權利極大的狡詐太監魏忠賢正跟同黨在宮中密謀,地面忽然震動,屋脊上的吻獸驀地飛落,把魏身邊的兩個宦官當場砸死,魏也嚇出一身冷汗。

當時皇宮中正在修建三大殿,無數工匠在工地上忙碌,天啟大爆炸發生後,有2000多工匠被砸成「肉袋」。為皇帝出宮準備的儀仗隊中的大象,受驚從象房中奔逃,滿街亂竄,踐踏百姓死者無數。

北京王恭廠詭異大災害暗示明朝將滅

1626年5月30日上午9時發生此詭異大災禍,與明熹宗朱由校極度寵信太監魏忠賢、隨便處死彈劾魏忠賢的大臣有直接關係。當時魏忠賢被稱為「九千九百歲」,排除異己,專斷國政,以致百姓「只知有忠賢,而不知有皇上」。魏忠賢作惡多端,還成立自己的特務組織,叫東廠,隨處設耳目,殘害忠良。

歷史上有一個記載,說有四人夜裡在密室飲酒,其中一個人喝醉了,大罵魏忠賢,另外三個人嚇得不敢出聲。那個人還未罵完,東廠番子將四人押到魏忠賢的住所,立即將罵的人處寸磔(凌遲處死),,另外三個都被嚇的魂飛魄散不敢動彈。

詭異大災禍的第二年1627年(天啟七年)秋八月,寵信無法無天的太監魏忠賢的皇帝明熹宗朱由校駕崩,由同父異母的弟弟、17歲的信王朱由檢繼位,朱由檢繼位後史稱明思宗,其打擊懲治閹黨,治魏忠賢十大罪,命逮捕法辦。魏忠賢私下得到此消息後自知死罪難逃,於1627年12月11日自縊而亡,離寵信他的明熹宗朱由校駕崩僅僅才3個多月,其餘黨亦被肅清。

1628年明思宗改元號崇禎,後世稱其崇禎帝。崇禎帝繼位後大力剷除閹黨,勤於政事,生活節儉,曾六下「罪己詔」,但無法挽救註定要滅亡的大明王朝。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時,崇禎帝於煤山(現北京景山公園)自縊身亡,終年34歲,在位17年。

若就事論事去分析北京王恭廠詭異大爆炸是永遠也無法解迷的,只有與明熹宗朱由校任用惡人、濫殺忠臣、造成社會動蕩聯繫起來,才明白這個異象是明朝要滅亡的徵兆。而印度「死丘」數萬人瞬間被天火燒成骨架的新聞在提醒後代,「逆天而行者亡」不是說著玩兒的,「戰天鬥地」是害人的鬼話。

中國有句話是「天災人禍」,也就是說沒有人禍就不會有天災。為什麼4000年前的奇事現在會翻出來呢,是因為現在比那個時候更危險,那個時候是局部的災難,但現在是全球性的災難;那個時候即使是把整個地球都銷毀了,但人可以再轉生回來,上一世沒做好,下一世可以給機會再挽回。而我們這一茬人類非常特殊,在這一世就給人機會,機會都是均等的,無論是教皇、國王、總統、富豪名人還是平民百姓。

但這一世還有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特殊之處,就是每個人只有這一次抉擇的機會:此生,在正邪交戰面前,在真象大顯之前,你站在哪一邊,你在「最後的審判」中就被送去哪裡。

實際上,世界上有很多所謂的無解之迷都能很輕鬆的破解,問題是人肯不肯面對現實、面對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這個結果。(文/齊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