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重慶解放碑和蘇共秘密檔案 中共的恥辱柱

自1949年10月1日,中共在大陸打造出一個假冒偽善的所謂人民共和國以後,這座宏偉壯麗的「記功碑」便開始了她的厄運。中共攻佔重慶以後,匆匆忙忙地將記功碑上那七個大字鏟掉,時任西南地區共軍軍頭的劉伯承偷天換日,寫了「重慶人民解放紀念碑」幾個字鑲嵌在碑體上。俄解密大部分蘇共的秘密檔案。確鑿的證據顯示,早在七十多年前的1931年,中共黨魁毛澤東即奉共產國際之命,在江西瑞金成立了國中之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即成了製造「兩個中國」的元凶禍首。

上世紀70年代“重慶解放碑”的街景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消息傳來,中華民族經歷了一次大狂歡,許多城市的鞭炮聲通宵達旦,歡慶酒宴上頻頻舉起酒杯一醉方休,慶功會上有歡樂的歌舞,報刊上湧現了許多優秀的文學作品。那時我剛剛考入初中,在空襲警報的呼號中長大的孩子,有強烈的愛國情懷。雖然至今已過去六十多年,仍能記得當年那激動人心的場景,也牢記著一些感人至深的詩詞歌賦,在這類令我無法輕易忘懷的文句中,下面這副楹聯更讓我念念不忘:

“中國捷克日本,南京重慶成都”。

以三個國家的名字構成的上聯,說明中國迅速打敗了日本侵略者。下聯對應的是我國三個重要城市的名稱。過去的首都南京其重要性自不待言,勝利後,她將歡慶重新成為首都,重慶被稱為陪都即戰時首都那時是國家的心臟,成都為戰略大後方四川的省會。這副精妙絕倫的楹聯,它只用了簡單質樸的十二個字就道出了一個真相,是南京的中華民國政府,也就是抗日戰爭時期設在陪都重慶的中華民國政府,領導了這場偉大的衛國戰爭,並與全世界的反侵略國家一起共同戰鬥,直到最終取得徹底勝利,且因此使中華民國獲得了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殊榮。

這副被譽為'絕對'的楹聯,也是我中華民族歷史悠久的獨特文化具有無窮生命力的一個實證。

其實這一切慶祝活動都是民間自發進行的,政府極少組織如那些極權國家動輒舉行的那種勞民傷財的大型紀念活動。在我的記憶中,國民政府比較像樣的紀念活動就是在重慶市中心修建了一座高達27.5米的“抗戰勝利記功碑”。

政府為表彰我中華兒女奮勇抗敵的英雄業績,特在陪都重慶市中心,原紀念國父孫中山誕辰而建的名為“精神堡壘”的舊址上,修建了這座高聳入雲的燈塔型圓碑,碑身上由當時擔任重慶市長的張篤倫先生題寫了“抗戰勝利記功碑”七個斗大的字,生性乾脆俐落的重慶老百姓親切地簡稱之為“記功碑”。

在挖掘“記功碑”的地基時,按設計要求,刻意留下深坑,將戰爭中繳獲的部分侵華日軍武器彈藥、鋼盔軍靴、指揮刀軍旗等戰利品埋於其中,以使我國民革命軍之軍威永垂大地;同時埋下的還有用鐵罐密封的美國總統羅斯福,為抗戰勝利專門寫給蔣中正委員長並轉致中國人民的一封賀信。

“抗戰勝利記功碑”的內牆上,密密麻麻鐫刻著我千千萬萬的陣亡將士名單,正是這個英雄群體用他們的血肉之軀構建的銅牆鐵壁,抗擊了武器裝備比我們精良得多的入侵之敵,捍衛了我們這個千年古國的尊嚴;更重要的是這個英雄群體用他們珍貴的生命,告訴人類正義戰勝邪惡這個永恆的真理。他們理應永遠屹立在這裡,接受我們這些子孫後代的頂禮膜拜,接受我們永遠的懷念,永遠的景仰。

但是誰能想到,自1949年10月1日,中共在大陸打造出一個假冒偽善的所謂人民共和國以後,這座宏偉壯麗的“記功碑”便開始了她的厄運。中共攻佔重慶以後,匆匆忙忙地將記功碑上那七個大字鏟掉,時任西南地區共軍軍頭的劉伯承偷天換日,寫了“重慶人民解放紀念碑”幾個字鑲嵌在碑體上。中共這個將一黨私利置於國家民族利益之上的惡劣行為,暴露了以毛澤東為首的這群勢利小人必然將國家主權拱手相讓於蘇聯“老大哥”的“既定方針”。在塗改這個碑名的同時,共產黨千方百計地改寫抗日戰爭的全部歷史,他們利用所壟斷著的全部宣傳機器,重複千萬次地謊稱,是遠離日軍正面進攻方向的延安中共,在中國最貧瘠的黃土高原上,以它當時擁有的數萬紅軍,領導了這場傾盡全國財力、物力、耗時長達十四年之久的衛國戰爭。毛澤東還誣衊說蔣中正委員長是“假抗日,真反共.”這句話改為“假抗日,真賣國”倒是共匪,尤其是老毛本人的真實寫照。

1991年12月25日蘇聯解體,隨即東歐劇變,整個共產體系國家分崩離析。不久,在莫斯科成立了俄羅斯憲法大法院,邀請世界各國一流學術專家,列席旁聽了憲法大法院對蘇聯共產黨的公開審判。次年解密了大部分蘇共的秘密檔案。

令世人大跌眼鏡的是檔案中涉及中國共產黨的部分,主要是來往電文和會談紀要。確鑿的證據顯示,早在七十多年前的1931年,中共黨魁毛澤東即奉共產國際之命,在江西瑞金成立了國中之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即成了製造“兩個中國”的元凶禍首。如果按刑法中的“分裂國家罪”治罪,並沿用叛國罪無限期追訴的法律規定,第一個應該嚴懲的賣國賊就是禍國殃民的毛澤東,然而這個把中國人民扔進災難深淵的千古罪人,至今依然躺在“黨中央”身邊的水晶棺材裡散發惡臭。

2007年7月7日,即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紀念日,中共中央機關報、北京《人民日報》發表一篇題為《中國共產黨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的社論,通篇謊言彷彿都在為將“抗戰勝利記功碑”更名為“重慶人民解放紀念碑”編造借口,謊稱是毛澤東帶領的幾萬八路軍、新四軍,而不是蔣委員長指揮的幾百萬國民革命軍打敗了幾百萬日本侵略軍。掩蓋中共在抗戰期間盡量避開與日軍正面交火減少傷亡,甚至秘密派大特務潘漢年通日,與之協定《互不侵犯》。(彼時他的軍隊還拿著國民政府的津貼.)種下日後潘夫婦被囚禁終身以保這個絕密不會外漏,中國人民和全世界永不得知的禍種。而在當時<確保存實力,養精蓄銳,為他日奪取政權做準備>是老毛的既定方針。果然,其陰謀得逞後,便將昔日民族英雄的功勛一筆勾銷,哪管他們魂歸何處?這是共黨的“政治需要”。

散布“歷史健忘症”的病毒是控制言論自由者的拿手好戲,經過半個多世紀的苦心經營,今天四十歲以下的重慶人,很少有人知道昔日“記功碑”的豐功偉績,只是糊裡糊塗地跟著宣傳機器叫它“解放碑”,他們無法想像這座標誌重慶"解放"的所謂標誌性建築是國民黨政府修建的。

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在難以抵擋的互聯網鋪天蓋地地席捲之下,中共的愚民笑話一個個被戳穿,重慶的眾多有識之士,通過互聯網之類的公器向中共當局呼籲,要求還“記功碑”歷史以真面目,擔心“記功碑”變成一塊“多米諾骨牌”的共產黨卻充耳不聞,佯裝不知。他們只知道不斷擴充網路員警編製,用更多的民脂民膏去改進他們的技術裝備,藉以抵擋功能強大的互聯網對愚民政策的突破.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讓它作為中共欲蓋彌彰的恥辱柱,永遠地站立在那裡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黃花崗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