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陸媒:郭文貴「爆料」邏輯:聲稱來自高層實為向網友買料 篡改而成

頻頻在海外「爆料」,聲稱消息來自「高層內鬥」、「老領導」,郭文貴的這一伎倆,正逐一被揭穿。

今年6月16日,「紅通逃犯」郭文貴在境外媒體上展示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北京慧時恩投資有限公司等公司股份持有情況圖,某領導的親屬控制著20萬億元的資產,他還聲稱這些信息是高層領導提供給他的。

近日,公安機關偵破兩起案件,披露稱郭文貴展示的所謂公司股權結構圖,不過是廣東無業人員陳向軍等人為騙取郭文貴錢財,通過「天眼查」(該系統是服務於個人的企業工商數據查詢系統)查詢到的公開信息,經篡改而成。所謂的高層不過是圖其錢財,向其供「料」的無業網民。目前,這兩起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天眼查」所屬的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和少林寺,這兩家毫無關聯的單位通過幾個環節也能聯繫在一起。

篡改公司結構圖聲稱「爆料」來自高層

據公安機關調查,陳向軍今年43歲,廣東雷州人,初中畢業後,他靠打零工維持生活,基本處於無業狀態,家庭經濟狀況比較窘迫。他曾因涉槍和傳播謠言,兩次被公安機關依法處理。

為了還貸款,今年3月,陳向軍根據郭文貴公開的微信號碼加了其微信,時常向其表示可以弄到其想要的信息,希望從郭那裡搞到一些錢財。

最初,因陳向軍提供不了郭文貴真正需要的任何信息,所以郭幾乎不搭理他。今年5月,陳向軍看到郭在推特上發布幾家公司的結構圖,結構圖背景帶有「天眼查」系統標識,為討好郭,他也登陸「天眼查」網站,依據郭在推特上所發公司名稱再次進行查詢,他把不同企業的關係圖,用PS軟體進行修改、排版,去掉「天眼查」的標識之後,將這些結構圖發至郭的電子郵箱,向郭謊稱其系通過特殊關係獲取的重要信息。

這一次郭文貴很快回復了他。「他認為我發的圖片清晰、內容更醒目,於是要求我繼續深入查詢。」陳向軍說。據他和郭文貴在國外即時通訊工具WhatsApp上的聊天記錄顯示,郭多次指示他,重點調查某幾位領導親屬的房產、存款、投資等相關信息,以便在海外爆料。他以購買辦公設備為由向郭索要資金。相關銀行賬單流水顯示,郭派人給他建設銀行卡上匯了5萬元人民幣。

陳向軍交代,接到匯款後,他根據郭文貴的指示,通過「天眼查」系統對所謂的某領導親屬以及長城資產管理公司、中建投資產管理集團和中建投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信息進行查詢,用同樣的手段,再次篡改了10張結構圖,通過郵箱發給了郭。

今年6月16日,郭文貴在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時,展示了包括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等公司的股權在內的6張結構圖,聲稱系高層向其提供的內部信息,並稱通過結構圖可以看出某領導的親屬掌控著20萬億元的資產。

經公安機關對比發現,郭文貴展示的6張結構圖全部來自陳向軍,再與「天眼查」系統查詢到的結構圖進一步對比發現,郭展示的結構圖系篡改而成。

「天眼查」網站技術總監梁雙在接受採訪時說,經對比可發現,郭文貴展示的結構圖是後期加工PS的結果,裡面出現大量系統中不存在的公司,有些公司之間的股權關係路徑是添加上去的。此外,在後期處理中還出現明顯的紕漏,如海南一公司出現兩次,而根據他們的技術理論,一個公司在一個結構圖中是根本不會出現兩次的。

梁雙還表示,「天眼查」是一個公開的查詢系統,收錄國內4000多萬家企業信息,任意兩家陌生的公司,即使沒有實際業務往來,通過幾家企業,均能建立一種結構圖,在沒有市場知識教育和相關理論知識儲備下,民眾會錯誤認知這兩家公司有關係。

梁雙還向記者演示了「天眼查」的「查關係」功能,在其中搜索「天眼查」所屬的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和少林寺,從系統生成的圖譜中可看到,兩家毫無關聯的企業也通過幾個環節聯繫在一起。

看到郭文貴在海外「爆料」信息,陳向軍非常吃驚。「20萬億元,我真的不敢想像他能這樣妄下結論,熟悉企業的人都知道,這些信息都是公開的信息,也不是公司商業機密,怎能單靠幾張股權結構圖,就證明一家公司是否和另一家公司有關聯,就證明公司有無違法?我是初中畢業,他也是初中畢業,但這些東西到他嘴上一說,全世界的人都以為是真的了。」陳向軍說,郭可以將虛無的東西無限放大,而很多網友因為不懂,會選擇相信這些所謂的內幕。

陳向軍也表示,從此事可看出,郭文貴自稱所有爆料來自高層、來自「老領導」,從未從網友處獲得過爆料均系彌天大謊。「他拉攏我為他服務時,跟我稱兄道弟,說全世界幾十億人,就認我這一個老弟,如果他真認我為老弟,那我幾次提出家庭困難,他都置之不理,他就是一個世界級大騙子。」

冒充反腐敗中心人員騙取郭文貴信任,向其供「料」

據公安機關介紹,郭文貴頻頻許諾,聲稱給提供「爆料」信息的網友以高額回報,這令利欲熏心的人聞腥而至,以謊稱自己有高層關係或提供「猛料」為誘餌,騙取郭的信任,希望從他那裡撈取巨額利益。這在宗作領案中也可略見一斑。

宗作領,河北邢台人,今年32歲。他自稱碩士畢業於美國紐約大都會學院,2011年回國,曾先後在四家公司任職,2016年辭職後,無正式工作,流連於各種社交圈,希望能結識權貴,改變拮据的生活狀態。據公安機關調查,宗被審查時,身上所有的銀行卡只剩下5元錢,而且信用卡上欠款9萬餘元,另有房貸要還。

宗作領與郭文貴搭上關係是在今年3月。據宗交代,當時他通過郭在網上公開的號碼加了郭的WhatsApp賬號,有了直接聯繫。起初,他和郭聊天后,郭發現他沒有用處,將其屏蔽了。

為取得郭文貴的信任,撈取「油水」,宗作領聲稱自己是中國反腐敗司法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員,並稱結交過高層的警衛秘書,認識高層的軍事秘書等一些高層關係。他還向郭發了兩張中國反腐敗司法研究中心的文件圖片,郭隨即改變了對他的態度,熱情大增。

實際上,據公安機關向中國反腐敗司法研究中心調查,中國反腐敗司法研究中心並無宗作領此人。宗也交代,他所說的認識警衛秘書、軍事秘書也是其編造的謊言。

宗作領和郭文貴的WhatsApp聊天記錄顯示,郭稱宗為兄弟,還稱自己在從事反腐工作,是「大領導」安排他做的,並稱待他「班師」回國時,一定會照顧宗。「在聊天時,他還假惺惺地提醒我,搜集這些信息時要注意人身安全。」宗說。

2017年4月,郭文貴開始向宗作領指派「任務」,讓其打探北大方正集團原董事李友的病歷和河北省委政法委原書記張越的卷宗。

據宗作領和郭文貴的WhatsApp聊天記錄顯示,郭還承諾,如果能拿到張越的卷宗,就給他200萬元。宗作領在接受採訪時說,由於他在醫院沒有人脈關係,便放棄打聽李友的病歷。為獲取張越卷宗,他聯繫了自稱系國家衛計委的人員,但沒有結果。

第一次任務雖然以失敗告終,但郭文貴並沒有放棄宗作領這條重要的「關係」。據宗交代,今年7月1日,郭要求他打聽上海部分公司的股權架構關係、華潤集團高幹子弟就職情況以及某領導的關係人情況。

「我沒有渠道,就從『天眼查』系統上查詢了幾張公司關係圖,抱著應付的心態發給了郭。」宗作領說,儘管郭批評他「總交不上東西,做事不認真,發的圖完全看不清楚」,但郭還是用他發的材料,拼湊後,發到網上,神秘地稱將有大的「猛料」要報。

7月6日,宗作領被抓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