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有一種成功的祕訣:把別人交辦的事做到最好

導讀:你每一次認認真真的付出,都照亮著你人生的路。

01

我有次做頭髮,做到差點崩潰。晚上七點,我去小區門口的理髮店,想燙染一下,頂多仨小時。誰料一入髮屋深似海,活活折騰到了夜裡一點。因為理髮師姑娘太太太認真了。

我說先稍微修下髮型就好,她不幹,說必須修剪到位,不加錢。然後,隆重地修了半小時。接著各種卷,各種藥水,各種洗晾蒸。進行到一半時,我眼睜睜看著其他客人和理髮師都走了,預感到不妙,開始懇請她縮水一下服務——少弄幾個杠唄,少蒸五分鐘唄,差不多就行啦……

她不同意。一分鐘都不肯少。

到十二點多,我們倆的話題基本乾涸了,店裡循環播放的每首情歌我都會唱了。我困成了渣,她還非要免費給我加做個營養。我拗不過她,只好做。期間,她老公幾次打電話催她回家。她一遍遍解釋:還沒做完,快了快了……

我還得伸著頭幫她證明:就是我啊。那天我回到家已經一點多,老公在半夢半醒中問:怎麼才回來?

我疲憊地說,理髮師敬業得令人髮指,以後再也不去她家了。當然,這想法很快就變了。

因為那是我做過的最好看的一次頭髮。時間越長越好看。現在那姑娘已經成了我的“御用”理髮師,我每次做頭髮必去找她,而她也從沒讓我失望過。她的店生意特別好,隔壁家冷冷清清時,她家總有客人在排隊。

我有次問她什麼時候是淡季。她傲嬌一笑:我這裡每天都是旺季。估計隔壁理髮店老闆聽到這話,一定很想揍她吧。

可人家沒拉沒搶,為什麼客人就自動上門排隊送錢?因為人家值得託付啊。

02

我做雜誌主編時,有次廣告部總監接了個房產廣告,需要找記者給對方公司老總寫專訪。我想安排小黃去。廣告總監大力反對,說不行,上次讓她採訪一個老總,出來的稿子質量很差,害我們差點丟單。

我說當時小黃不是正失戀嘛,天天哭,沒心思工作,其實人家挺有才的,你看她後來寫的專訪,都很不錯。總監搖頭:不用她。她發揮太不穩定。萬一又趕上失戀呢。我不想冒這個險。我還能說啥呢。我倒是可以拍著大腿保證沒問題,但萬一小黃真的心情不好,又出來么蛾子,我這老臉多疼啊。

於是只好換了個男記者去。那傢伙跟房產老總聊得很好,回來就定了套小房子,人家給打了九六折,讓他省了小三萬。

而且,後來廣告總監每次有重頭稿件,都指名道姓找他寫。其實,我至今也認為小黃不差。但“不差”和“值得託付”中間,還隔著盡沒儘力、穩不穩定。

別人每交給你做一件事,都是一次期望,一次信任。你辜負了,可能就沒下次了。儘力了,也許好運就來了。

03

扎克伯格說,他之所以永遠穿一模一樣的T恤,就是因為不想在選擇衣服上浪費精力,所以一經找到合適的,就基本不再換。很多時候我們也是如此。前期不斷試錯,慢慢找到自己滿意的,就會認準,就TA了。

我就是在試過很多個理髮店後,敲定那個姑娘的。我還有個固定化妝師。她也好認真,第一次約時,她前一晚特地要了我的照片做研究,第二天來時背了個超乎想像的大大大包,化出來的效果也相當精彩。所以,我不但自己每次都找她,還把她推薦給了至少十位朋友。

這理髮師和化妝師都是我在很多其他糟糕體驗之後認準的。她們生意都特別好,總漲價,但我連講價的勇氣都沒有,因為心裡清楚人家值。

04

我慢慢發現,不管什麼職業,要想旺起來,不二法門都是:把別人交給你的事做到最好。

無論對方的期望值高不高,你都要回饋最好的結果,別偷懶,別玩心機,別太算計,全力去贏得對方的讚許,這樣,你才能留住這個人、這份錢,以及其他意想不到的東西。

一個開公司的朋友,有年大年三十要了桶礦泉水,那個送水工態度超好,自己過年回不成家,進門還樂呵呵給他們全家拜年,換完桶後還拿自帶小手絹把地上的幾滴水擦了。朋友挺欣賞,年後就把他招到公司當司機了,待遇翻了近一倍。

——其實朋友本來也沒指望送水工能給拜個年,就像我也壓根沒想讓理髮師姑娘弄那麼細緻,他們就算隨隨便便做,我們也沒意見。但人家就是做到最好了,超額回報也就來了。

其實人都不傻,好壞分得清,當別人對你感到滿意甚至驚喜,自然就會願意把下次、下下次機會再給你。

所以,就算別人說“差不多就行”,就算你心情不太好,就算你完全可以應付了事……也請盡己所能把事情做好。

你的生意旺不旺,你的事業旺不旺,你的人生旺不旺,很可能就取決於此。

你每一次認認真真的付出,都照亮著你人生的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360do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