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梁漱溟

1938年,梁漱溟和毛澤東在延安

中國文人,包掛我自己到了共產黨手中都是軟骨頭,被整時哭哭啼啼求饒,現在自己想起來都難為情。不過共產黨也確實厲害,連那個敢和蔣介石公然對罵的劉文典,到了共產黨手裡都服服帖帖,何況咱們這些當時乳臭未乾的學生。

中國歷史上確實不乏以死相諫將生死度外的忠臣賢士,到了共產黨時期好像完全不見了,共產黨消滅了敢講真話的讀書人,形成一個以拍馬吹捧為主音的時代,但就這一條共產黨統治的這幾十年就足以區別於中國歷史上任何王朝。

但是也確實有一個文人是敢和共產黨乾的,他將毛澤東氣得暴跳如雷,像個娘們罵街,無可奈何。雖然只有一個,也為當代中國文人掙回不少臉面,他就是梁漱溟。

可惜這段歷史現在已經被埋沒得差不多了。我GOOGLE了一下,資料極少,而且被竄改得面目全非,最精彩的毛梁對罵的段落都沒有了。

我是在被整的時候讀到這個資料的,當時我被隔離,失去自由,走到任何地方由三個學生看住,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宿舍的書架上放上了很多政治內部資料,大部分是右派言論,其中就有梁和毛大吵的記錄,還有很多關於三年所謂自然災害,搞三自一包,走資本主義道路和農村餓死人的材料。我後來的所謂很多反動言論就是從這些資料中摘錄出來的。我對這個奇怪的現象當時和後來竟然都沒有起過疑心。

1968年我到北京上訪,我的同學郝霆知道我到了北京,馬上與我聯繫,他是我反動學生材料的主要證人,他畢業分配後一直在寫材料送回學校,說明他當時做證言是被強迫的,是偽證,要求為我翻案,他在石家莊工作,專門到北京看我,我們一見面,兩人就眼淚滂沱,相對而哭。在那次見面時郝霆問我,在我們被整時有沒有見到在書架上放的這些所謂內部材料,他告訴我,他揭發我的材料都是從裡面挑選的,我才恍然大悟,記起我自己交代的所謂反動言論也是從裡面選擇的,這時我們才知道這個黨整人時有多麼卑鄙。

梁和毛大吵的記錄也包括在那些內部材料中。

現在我按照我的記憶將其中最精彩部分寫出來,以勉勵將來的民運分子到了共產黨手裡能比我表現好一些,不要像我那樣軟弱。要聲明的這是五十年前讀的東西,記憶難免有錯,如果有,不是我故意的。但是我保證其中主要的情節和氣氛不會有誤。

1953年9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擴大會議上樑漱溟作了大會發言,不同意李富春副總理關於發展重工業和周恩來關於工商業改造的報告,最厲害的是他對農民的待遇叫怨,他說:工人的生活在九天,農民的生活在九地,有‘九天九地’之差。

9月12日毛澤東在即席講話中,不點名地回答了梁漱溟昨日的發言——有人不同意我們的總路線,認為農民生活太苦,要求照顧農民。有人竟班門弄斧,似乎我們共產黨搞了幾十年農民運動,還不了解農民!笑話!

梁漱溟不服,要求毛澤東澄清。

不但沒有澄清,周恩來發言指名道姓中說:梁說工農生活‘懸殊’相差‘九天九地’,好像他代表的是農民,實際上他是代表地主說話,是挑撥工農聯盟的。

毛進一步插話:梁漱溟說,工人在“九天之上”,農民在“九地之下”。事實如何呢?差別是有,工人的收入是比農民多一些,但是土地改革後,農民有地,有房子,生活正在一天一天地好起來。有些農民比工人的生活還要好些。有些工人的生活也還有困難。用什麼辦法來讓農民多得一些呢?你梁漱溟有辦法嗎?……你說工人在“九天之上”,那你梁漱溟在那一天之上呢?你在十天之上、十一天之上、十二天、十三天之上,因為你的薪水比工人的工資多得多嘛!

梁漱溟也生氣了,要求毛主席拿出“雅量”收回說過的話。

9月16日,梁漱溟再次登台發言申辯,並公開向毛澤東索討雅量。“我根本沒有反對總路線,而主席卻誣我反對總路線,今天我要看一看毛主席有無雅量收回他的話。”一個知識分子敢當面指責最高領導人,說污衊了他,而且要對方認錯!

對梁漱溟公開向自己討要“雅量”的做法,毛澤東的回答是:“……在梁漱溟看來,點頭承認他是正確的,這就叫‘有雅量’;不承認他是正確的,那就叫沒有‘雅量’。那樣的‘雅量’,我們大概不會有。”

梁仍不服,要求發言,毛激怒了:“好,你梁漱溟是大青天,是農民的救星,我毛澤東是農民兒子,現在虐待農民,現在同意梁漱溟發言的人舉手。”

全場啞然,氣氛十分緊張,只有毛一人舉手,接著毛說,不同意梁漱溟發言的人舉手,全場舉手,除了毛澤東和梁漱溟。

這時有人要梁漱溟向毛澤東道歉,梁漱溟站到台上紋絲不動,一副不屈不撓的樣子,公然說:“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

此回答使全場從肅氣轉成殺氣,我記得是(人名可能有誤)陳毅,葉劍英等叫了起來,要求槍斃梁漱溟!

形勢到了千鈞一髮,這時有三個人要求發言,我記不得是誰了,肯定有何香凝,還有一個是國民黨投誠過來的高級官吏,他們說梁漱溟今天的樣子死有餘辜,但是請主席念他解放前的功勞,饒他一命。

下面是毛澤東回答,大意是,大家說你過去有功,你有什麼功,你有反革命的功,你梁漱溟是個老反革命,不過我們今天不殺你,不但不殺你,還要養著你,你還可以當政協委員,因為你有反革命的功勞,我們要留著你,做反面教員。當然你這個政協委員將來可以不用來開會,工資我們送到你家中去。

毛講完話,下面是暴風雨的掌聲,歌頌毛的寬宏大量。

梁漱溟雖然從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了,但是留下了一個正直的中國文人形象。

至今回憶起來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我忘記了很多事,但對讀過的這個材料卻記得清清楚楚,可能是因為對自己在共產黨威嚇我整我時那種熊包求饒的樣子感到羞愧,從而充滿對梁漱溟的敬佩,我在將來描寫我怎麼被定成反動學生的文章中會抱著非常恥辱的感情寫下那段經歷,與電影小說中的英雄差之萬里。

多少年來,我最佩服梁漱溟的是什麼?

是他敢於在毛澤東猛將林立,萬人怒視的大堂肅殺氣氛下講出“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

在梁說出這句話後,他已立於不敗之地。毛已必輸,就是殺了他也輸了。

就這個事情說,梁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讓共產黨下的文人自慚形穢,和瞻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