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裝甲兵司令員許光達之死 比劉少奇彭德懷慘

打手們故意將麵條倒在樓梯上,逼迫許趴下去舔了吃,並放肆呵斥說:「你中央委員有什麼了不起?你大將有什麼了不起?我們想什麼時候斗你就什麼時候斗你!」裝甲兵保衛部的某位副部長,在審訊時捏緊拳頭帶頭朝許光達當胸一拳,打手們紛紛赤膊上陣,幾次打得許光達心臟病發作昏死了過去。在場的醫生將他弄醒,打手們接著再打,直打得他內傷累累,卻不見出血。

許光達(右一)

劉少奇死得慘,彭德懷死得更慘,但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文臣武將中,最慘的還得數裝甲兵司令員許光達大將。

1967年3月6日,裝甲兵成立“斗許光達、張文舟(裝甲兵副司令員兼裝甲兵學院院長)專案組”。組長是裝甲兵政委黃志勇中將,以善搞逼供信聞名,被徐向前元帥譽為“整人專家”。

從1967年12月起,專案組提出“血洗許光達”的口號,不斷罰站、彎腰,三天三夜不讓休息的車輪戰,並將許光達伙食標準下降為犯人標準,即每月8元。

打手們故意將麵條倒在樓梯上,逼迫許趴下去舔了吃,並放肆呵斥說:“你中央委員有什麼了不起?你大將有什麼了不起?我們想什麼時候斗你就什麼時候斗你!”裝甲兵保衛部的某位副部長,在審訊時捏緊拳頭帶頭朝許光達當胸一拳,打手們紛紛赤膊上陣,幾次打得許光達心臟病發作昏死了過去。在場的醫生將他弄醒,打手們接著再打,直打得他內傷累累,卻不見出血。

打手們打得他站不住了,就把他按在藤椅上打。有一次,一個狗熊般粗壯的漢子飛起一腳,將許光達連人帶椅踢翻,然後又把他揪將起來扔回椅子里,鮮血浸透了他的白襯衣和被強行扒掉領章的軍裝。

都曼林、黨志壁都是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大塊頭,一左一右地反持住許光達的胳膊,將他的腰摁彎了九十度,硬要他承認是“賀龍兵變總參謀長”,許堅決不承認,姓黨的一拳又一拳地猛打許的腹部,邊打邊狂叫:“我乾脆讓你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算了!”姓黨的打累了,姓都的上,同樣邊打邊叫罵:“你過去說我是小貝利亞,老子今天就打你這個老傢伙!’”直打得許口中的鮮血順著嘴角往外流。

許的身體終於被打垮了!1968年11月到1959年1月入院治療六十天,仍受審七十九次,被逼寫所謂的交代材料二十五份;又一次住院八十一天,受審二十九次,逼寫材料二十九份。

1969年5月23日,許光達已報病危,專案組仍加緊審訊。5月31日,即許光達悲辭人世的前三天,人已卧床不起,專案組還將他拖下地向毛主席的像請罪!

1969年6月3日晚十時二十分,許光達在既無醫護人員看護、又未獲准親屬陪護的情況下,慘死於病房廁所的馬桶上!

許光達含冤去世後,專案組企圖將其骨灰一揚了事。毛澤東得知後作出批示:“許光達同志的骨灰盒應該放它應該放的地方。”這樣,許光達的骨灰盒得以放進八寶山革命公墓第一室。

許死後六天,即1969年6月9日,賀龍元帥於上午八時送到301醫院,於下午二時也離開了人世。

批鬥彭德懷時,毆打、侮辱彭元帥的兩個中將李鍾奇、王紫峰都曾是彭德懷嚴厲批評過的下級軍官。

許光達專案組的這兩個打手都曼林、黨志壁也都是曾經受到過許光達尖銳批評的下級。

如果不是文革,李、王、都、黨之流也許一輩子也找不到機會向他們的頂頭上司發難報仇。文革給了他們機會,使得他們成為組織上依靠重用的人,才能夠以革命的名義,泄私憤報私仇。

這是在部隊上,如果在地方上,這些人將不僅僅是文革積極分子,而且將成為造反派。所以造反派的成份是複雜的,對於青年學生出身的造反派,大多數是動機純潔的;對於社會上諸如此類的人,則是沉渣泛起。

令人不解的是毛的態度,許光達死前挨整這麼長的時間,他不肯說一句公道話,及至人都死了,卻放了那麼一個“軟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