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思敏:習王電信反腐從「三大」到「四強」

這兩天,倒在電信反腐之下的何雪梅、真才基,是業界既知名又資深的高管人員;同時凸顯的是,電信系統反腐風暴在運營商之後,來到了設備製造商。

7月13日消息曝光就已遭刑拘的何雪梅,約1998年加入中興通訊,歷任集團要職,出事前辭去的是中興通訊原工會主席一職。

7月14日徹底告別34年職業生涯的真才基,落馬時任中國電信集團副總經理,而從國資委的通報中可知,真才基涉案事發“電科院”(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從2006年到2016年,真才基執掌十年之久的電科院,其別稱也就是業界熟知的大唐電信科技產業集團。

眾所周知,電信運營商有三大: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而電信設備製造商,昔日曾有“巨大中華”四強:巨龍通信、大唐電信、中興通訊、華為技術。在這四家公司中,巨龍通信早已無影無蹤。

至於中興通訊、大唐電信這兩家,目前,則因前高層何雪梅、真才基的涉案而雙雙陷入反腐風暴。而何、真兩人二三十年職業生涯的初始,也是中國大陸電信通訊信息技術的暴發年代。

以大唐電信的真才基為例,履歷顯示一帆風順,1995年至1999年,曾先後出任中國郵電電信總局副總工、信產部北京郵電設計院院長、電信研究院副院長。2000年,真才基被派往中移動,擔任副總工程師兼計劃部總經理。

曾有業內專家撰文稱,2000年由官而商赴中移動任職的真才基,在移動通信爆炸式發展的當時,無疑是坐上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崗位。而熟悉中國電信市場利益史的應該很清楚,誰能在那個時候在此系統位居要津,幾乎系出江綿恆。

在諸多相關報導中,可見《華爾街日報》1999年的報導,此時,江綿恆已經被稱為中國大陸的“電信大王”,報導並稱他在“建造一套完整先進的電信系統”等等,言下之意可以平起平坐國際電信巨頭。

另據上海聯和投資、網通與聯通合併等公開資料,至少1994年江綿恆已經掌盤中國大陸電信市場,而且此後20多年一人獨大,沒有別的紅色權貴能夠分食。

試問1994年,留美的江綿恆才回國一年而已,何德何能,還一刀切入爆發的電信市場?不是江綿恆有什麼本事,是此一領域的資源,他得“父”獨厚,仗著江澤民悶聲發大財。

從以前到現在,在中科院等之外的官方機構,對於電信、通訊、信息等技術,從研發到商用,從產官學到消費市場,從上游到下游的利益鏈,介入甚深一隻手,就是被稱為國家級科研機構的“中國電子科學研究院”,其規劃成立於1984年時任電子工業部部長的江澤民。

自習王上任後的電信反腐以來,落馬高管多是這個行業一二十年資歷以上的。這次超過30年的電信老兵真才基陣亡,顯示電信製造業界問題不少、不小。電信反腐再深入,拔出蘿蔔帶出泥,還有狼虎要落網。同時,從三大運營商到昔日四強之二的設備製造商,電信反腐進一步打破舊體系,其背後還是在清理江澤民父子的舊有利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