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某村出排外政策:外地人高收費 不交就滾蛋

近日,一則《北京某村對外來人口收費》的通知流傳於網路。該通知中稱,為完成外來居住人口為零的指標,外來人口、店面每人每月需交2000元,決定自8月1日開始實施。7月14日,中國青年網記者致電並實地採訪榆垡鎮政府及求賢村委會,證實通知內容屬實;另有多位村民向記者證實收到通知。據求賢村村委會相關工作人員稱,此事由村民代表大會決定,如不交費須本人到村委會說明情況。

網傳通知顯示,該村(求賢村)為完成外來居住人口居住為零的指標,經該村村黨支部、全體黨員、村民代表決定,對外來居住人口包括大棚、飯店、小吃部和各種服務店面及外來打工人員等,一律進行單月收費制。具體收費方法為“大棚每人每月交2000元;門臉、飯店每年交5000元,每人交1000月;外來居住人口每人每月交2000元。”

通知稱,徵收費用為“衛生費、水費、治安費、電力設施”這四方面,此決定望外來居住人口大力支持,自覺遵守,凡不按此規定執行者,執行人員有權停止一切服務項目,並將當事人限期搬出本村。此決定定於2017年8月1日期正式執行。通知落款為求賢村村委會7月12日。

7月14日中午,中國青年網記者來到北京市大興區榆垡鎮求賢村,多位村民向中國青年網記者證實了此事的存在。“收費太貴了,如果真的實施起來,我就不在這裡打工了。”一位在餐館打工的女士告訴中國青年網記者。

隨後中國青年網記者以村民身份撥打了榆垡鎮政府的電話,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網上流傳的通知可能是村裡下發的,此事正在核實。

記者又以村民身份致電該村村委會,村委會工作人員表示外來人口確實要收費,款項是用來支付環衛等費用,這個事情是村民代表大會決定的,如不交錢須到村委會說明相關情況。

7月14日下午,記者走訪了求賢村村委會與榆垡鎮政府,雙方工作人員均表示不便回應此事。

北京媒體:請大興區把“外地人零指標”說清楚

佘友獨/北京時間

據中國青年網報道,一則《北京某村對外來人口收費》的通知近日流傳於網路。該通知中稱,為完成外來居住人口為零的指標,外來人口、店面每人每月需交2000元,決定自8月1日開始實施。

對此,北京市大興區官方微博“北京大興”發布了《榆垡鎮求賢村關於收取流動人口相關費用的說明》,稱“村委會根據本村《村民自治章程》規定,於2017年7月11日,召開村民代表會研究通過,所收費用將用於加裝村內供電設施、增加保潔力量等公用事業。”

根據這份說明,隨著流動人口的無序湧入,導致了村莊環境臟、亂、差,停電斷水時有發生,而且給村內治安管理、環境整治等增加了很大經濟負擔。近期,村內流動人口與本村村民多次發生打架鬥毆治安案件,上述這些情況成了這次收費措施的理由。

首先應當承認,外來流動人口給本地治安、衛生等方面造成困擾是可能發生的,而村民及村委會對流動人口湧入的擔憂和管理需求也是合理的。但是在北京時間“銳評”看來,此次收費措施有多處不妥之處。

該村收費依據的是《村民自治章程》。但根據《村委會組織法》規定,村民自治章程或者村民代表會議的決定不得與憲法、法律、法規和國家的政策相抵觸,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合法財產權利的內容。

而根據大興區的說明,要求“相關條款應寫入出租合同,費用直接由租戶承擔;《通知》發放前已經出租的,由出租人與租戶進行協商,變更出租合同,並由出租人限期交納相關費用。”

這其中,要求村民在出租房屋時與對方協商還算說的通,要求已經簽訂合同的變更就與現行民事法律規範相抵觸了。承租人完全可以拒絕變更合同,甚至以房東違約為由進行索賠。

需要說明的是,儘管《村民自治章程》對村民有一定法律效力,但是並沒有行政強制權,無權設立罰款、徵收的項目。因此“限期交納相關費用”就更是難以實現了。

而《通知》中提出的“執行人員有權停止一切服務項目,將當事人限期搬出本村”,則很明顯是違法的,除了執法公權力部門誰能停止經營?除了法院誰能強制搬遷?

同時銳評君注意到,《通知》跟大興區給出的說明也有多處矛盾之處。比如《通知》稱是根據“上級的指示精神,為了完成我村外來居住人口零的指標”,而說明則是說“根據本村《村民自治章程》規定”。

在銳評君看來,兩者有著根本的不同!按照大興區的描述,這不過是一次村民自治範圍內的行為;然而按照《通知》的說法,是由“上級”下達的“指標”,就變成了地方政府的行為。

因此,所謂“外來居住人口零的指標”已經成了目前輿論的熱點問題,但銳評君查詢北京市目前政策,沒有發現所謂所謂“零指標”。

究竟是大興區自己下達了這樣一個指標呢?還是村委會信口開河、假傳聖旨?又或者是這份《通知》曾經被篡改過?

實際上,如果說本地村民試圖通過《村民自治章程》的授權來實施外來人口管理,本身初衷沒有錯;

但是這樣的手段似乎不太合適,當地外來人口完全可以依據法律法規維護自身權力;

同時《村民組織法》規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規民約以及村民會議或者村民代表會議的決定違反法律的,由鄉、民族鄉、鎮的人民政府責令改正,那麼該村所在鄉鎮乃至大興區政府都有義務對其內容進行審查,考量是否有要求其改正的必要。

而如果大興區確實沒有下達這樣的指標,對於宣稱依據“上級指標”的《通知》,則更有澄清和糾正的必要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中國青年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