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比南京大屠殺更甚?以殺人為樂的廣西文革大屠殺

——專訪宋永毅談廣西文革大屠殺之二

十年文革中的廣西,竟有人以殺人為快感。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從四個角度介紹了廣西文革的血腥與殘暴,即軍隊武裝「剿匪」、大屠殺、人吃人與對女性的性暴力。本篇先分析前兩個角度。

宋永毅(大紀元圖片)

十年文革中的廣西,竟有人以殺人為快感。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從四個角度介紹了廣西文革的血腥與殘暴,即軍隊武裝“剿匪”、大屠殺、人吃人與對女性的性暴力。本篇先分析前兩個角度。

1979年至1981年間,廣西因要求解決文革的冤假錯案而上訪的人數是全國最多的,達十幾萬人。時任改革派的領導人胡耀邦決定派出工作組到廣西調查。於是從1981年到1983年,有近十萬的幹部在從事這一調查,前提是中央把廣西省省委改組,並撤換了舊的官員。因為被號稱‘廣西王’的該自治區第一書記韋國清得到軍隊的支持。

但是經過五年調查,彙集成一部十八冊、760萬字的檔案——《廣西文革檔案資料》卻被中共掩蓋起來,還偽造了很多資料;在廣西公開出版的縣誌裡面,看不到該資料反饋出來的真相。

宋永毅說:“它堪稱是一部最詳實、最完整的、一個省的、十年浩劫的史料長卷,並且它具有官方聲稱的、無可置疑的權威性。但是都是共產黨的幹部、軍隊做的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為了不負責任,它要掩蓋歷史真相。”

武裝剿匪卻不知誰是左派

據舒雲的《林彪傳》披露,1967年1月底,毛澤東轉達給林彪,下令中共軍隊支持左派:“以後凡有真正革命派要求軍隊支持、援助,都應當這樣做。所謂不介入,是假的,早已介入了。此時似應重新發出命令,以前命令作廢。”

然而,究竟誰是左派?很多軍隊都不知道,廣西的軍隊同樣不知道誰是左派。

“軍隊就從‘解放’以來的主要政治經驗,即武裝剿匪,很容易把一派化為革命派,另一派自然成了反革命派。”宋永毅介紹說,“軍隊參與地方鬥爭後,更容易拉攏地方領導人,因有權利勾結。”自然地,廣西軍區當時的第一政委韋國清就成了軍隊支持的對象,而反對韋國清的就被當成土匪剿滅,其中對“四二二”的剿殺最為明顯。

文革運動是一場拌雜著中國人的鮮血和生命的運動。(Getty Images)

宋永毅在他《“文革”中的暴力與大屠殺》一文中披露,1968年廣西自治區當局以執行中央的“七·三”、“七·二四”布告為名,對反對派“四·二二”群眾團體實行的武裝大剿殺中,除了有數萬軍人奉命參與行動外,最積極殺人的竟多是共產黨員。

廣西軍區曾動用了20個連來打擊“四二二農總寧明縣上石地區分部”的主要據點,但是那次沒有報給中央批示。“(不報批就動用軍隊)那可是要殺頭的事情,後來只是寫了個檢討就算了。”宋永毅說,“而軍隊採取的手段沒有原則,像偽造民眾的身份,說那些人是國民黨等等。”

這個簡稱“上石農總”的農民群體被廣西軍區當成反動組織,動用8個連武裝圍剿,至少115人遭到殺害和被迫害致死,30人被判刑,成為寧明縣在文革中死人最多,牽涉面最廣的冤案。

在農村不逃走,就會被抓起來殺掉。宋永毅舉到廣西巴馬瑤族自治縣一批被迫逃到山上的群眾,軍隊為了方便“剿匪”,採用了反奸計。“他就派了一些人啊,上去說我們是台灣來的,知道你們反共,(實際上那些人不是反共),就是躲避政府迫害跑到山上去,現在我們決定用飛機把你們救到台灣去……”“那些農民只知道有活路就跟著走,他們就把山上的幾百人帶下了山。一下山立刻就讓埋伏好的軍隊用機關槍殺死。”宋永毅描述說。

但是上報的原因卻是民眾和台灣有勾結。“這個檔案下了一個結論是:這開了一個伺意顛倒是非、粗暴、踐踏法治、利用人民政權武裝力量進行政治污陷和殘害人民的極為惡劣的先例。”宋永毅說,“你想想看一份中共黨內的文件下這樣的結論,可以看到當時的軍隊做盡壞事。”

因為軍隊的偽報,再加上當時毛澤東想要跟蘇聯爭取越南戰爭的主導權,放棄了他對本身就不喜歡的韋國清的制裁,默許軍隊、民兵、現役軍人等參與到文革中,導致了軍隊對群眾團體的剿殺。

喪心病狂的大屠殺

在文革中,由於幾近滅絕狀態的政治迫害,廣西近15萬人死於大屠殺。其中武鬥死了3,320人,在非武鬥的情況下被亂打死的、迫害死的或者失蹤的,約佔死亡人數的96%。

首先被盯住殺死的是那些已經被中共劃分為地主、富農、反革命右派等的“黑五類”及其子女。“基層民兵在這部分起主要作用,他們不是把那些民眾當成階級敵人殺害,而是看中了對方的財產、女人,甚至是養的雞鴨。為了斬草除根,他們把家裡的男孩子都殺掉,哪怕才3歲或3個月。”宋永毅說。

還有很大一部分民眾並不是帶有這樣的標籤,也被殺害,因為民兵把民眾“組織”到一個反革命組織里去,並屈打成招。宋永毅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是根據需要來隨意製造罪名,即便你是清白,也能把你‘組織’到某個反革命組織裡面去,陷害你。”

更讓人可怕的是,殺人者不是為了結束他人的生命而殺人,是為了享受殺戮之間的感官和心理快感,採用的刑罰有兩百多種:敲死、溺死、槍死、捅死、砍死、拖死、活割、砸死、逼人上吊、圍捕殺害、破腹割肝、拔河、假槍斃、假活埋、刲豬、泡水、灌狗尿、脫褲遊街、坐坦克、坐老虎凳、游斗、打活靶、罰跪、手銬、腳鐐、木枷鎖腳、跪碎石、罰跑步、化妝遊街等等。

在文革期間,骨肉相殘,親友反目,師生互斗的悲劇十分普遍。(網路圖片)

宋永毅講述了一個廣西環江縣中學黨支部書記龍孟庄“慈母飲淚勸子服毒”的故事。

“那個時候紅衛兵發動學生打老師嘛,龍書記的母親親眼看著他的兒子被學生怎麼樣的折磨。結果在1968年3月的時候,他的母親藉著給他送飯的時候,給他帶來了毒藥,聲淚俱下地勸他,服毒自盡,不要再受那些刑罰的煎熬了,”“你想想看一個慈母啊,她寧願勸子服毒,她就是說看到他受到各種各樣的刑罰,她覺得煎熬啊,還不如勸她兒子早點死啊。”

而宋永毅舉的另兩個例子,更能說明殺人者的喪心病狂。

“它們把兩個對立派的小頭頭,分別綁在兩個樁子上,面對面。叫一個人在旁邊看,然後用刀割他們兩個人的肝,活割,都是活割,你是匪夷所思,你不知道文化大革命那種殘酷!而且割的還不讓他們早死,慢慢地割。那個屠殺不是為了結束生命,是為了享受殺戮中間的那種什麼呢,那種快感。”

“你再比如說,還有一個例子,他們強迫兒子殺父親,說把你父親的頭割下來說,我們就饒了你的命,結果兒子把父親的頭割下來以後,他們再把這個兒子打死。”

據2017年《華夏文摘》第一0七三期刊登的宋永毅《廣西文革絕密檔案中的大屠殺和性暴力》一文披露,兒子殺父親一事發生在1968年6月2日、廣西永福縣堡里大隊革委會召開的群眾批鬥大會上,打死父親黃廣榮後,逼其子黃明新用菜刀將其父的頭割下祭墓,然後又將黃明新打死。

宋永毅說:“所以這一類的事情比比皆是,我講這是一個大屠殺。”

(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