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2.1億元!買下的是這個盤子

南宋宮廷舊藏西周青銅器兮甲盤,在2017年7月15日晚9點開始的杭州西泠春季拍賣會“南宋宮廷舊藏西周重器國寶兮甲盤專拍暨中國青銅器專場”上,以1.2億元人民幣起拍,1.85億元人民幣落槌,2.1275億元人民幣成交,創造了古董藝術品在中國拍賣的記錄。

青銅兮甲盤西周宣王五年(前823年)高11.7cm、直徑47cm。

兮甲盤是漢代到宋代其間出土的商周青銅器中唯一流傳至今的瑰寶。南宋初年即有著錄,其出版、著錄、論述的書籍、期刊多達百種。南宋宮廷舊藏,元代書法大家鮮於樞、清代金石學大家陳介祺都曾收藏。銘文一百三十三字,記載中央王朝西周倒數第二王周宣王的歷史,是已知國內拍賣市場中字數最多、級別最高、分量最重的青銅器。依據傳世文獻,器主兮甲就是尹吉甫,是當時的軍事家、政治家和大詩人,文武雙全。他是《詩經》的主要編纂人,保留和弘揚了中國早期文化,被認作“詩祖”。

銘文反映了四點內容:一,兮甲跟隨周王北伐匈奴獲勝。較兮甲盤稍晚幾年的另一件青銅盤“虢季子白盤”,同樣記錄北伐之事,是國家博物館(微博)鎮館之寶。二,兮甲治理南淮夷,維護了王朝東南邊疆的穩定。三,兮甲監督貢賦,規範商貿,嚴明法律,是治理國家的重臣,開啟了西周中興。四,南淮夷向周的進貢主要是絲織品,線路自黃淮到陝西,是早期的“絲綢之路”。正如王國維所說:“此種重器,其足羽翼經史,更在毛公諸鼎之上。”

吳鎮烽:析論國寶兮甲盤

兮甲盤是傳世的國寶重器,出土於宋代,南宋時藏於紹興內府,南宋末年戰亂,此盤流出內府,逐漸不為人知,遂湮滅無聞。元代流落民間,大書法家、鑒藏家鮮於樞在僚屬李順父家發現此盤,已被其家人折斷盤足,以作炊餅用具。哲人識寶,遂與收藏,兮甲盤重放光彩。清代又入保定官庫。清代末年,輾轉落入著名收藏家陳介祺之手,之後失蹤,不知收藏所在。

兮甲盤於元代流落民間,曾被折斷盤足,以作炊餅用具。

真器下落不明,於是贗品時有出現。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傳聞日本書道博物館收藏有兮甲盤。然而,經多位專家鑒定,令人失望,這是一件民國時期偽造的兮甲盤。八十年代,又傳香港中文大學也有一件兮甲盤,後經專家鑒定,發現這件所謂的兮甲盤,盤體確是周代的真品,但盤中的銘文卻是後人偽作,是依據《三代吉金文存》兮甲盤銘文拓本用強酸腐蝕而成,字口風韻與陳氏的原始拓本相差甚遠,也是一件贗品。

2014年11月在武漢舉行的中國(湖北)文化藝術品博覽會展出一件兮甲盤,中國文物信息諮詢中心邀請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數位專家進行鑒定,筆者有幸參加。經鑒定,不論從形制、紋飾、皮殼銹色、鑄造遺痕,以及銘文書體,都可以確定這就是失傳已久的赫赫有名的西周重器兮甲盤的真品,特別是這件兮甲盤銘文拓本與陳介祺的原始拓本絲毫不差。兮甲盤真器的重現,是學術界和收藏界的一件盛事,我們率先目睹了這件國寶的光輝風彩。

兮甲盤,現高11.7厘米、直徑47厘米。敞口淺腹,窄沿方唇,內底微向下凹,一對附耳高出盤口,兩耳各有一對橫樑與盤沿連接,圈足殘缺。腹部飾竊曲紋,耳內外均飾重環紋,簡潔樸實。

兮甲盤的造型、紋飾簡潔,其內底133字的長篇銘文,內容十分豐富,價值彌足珍貴。銘文記錄有西周王朝與玁狁的戰爭,與南淮夷的貢賦關係,詔令諸侯百姓進行貿易的命令等,是非常重要的歷史文獻,其中反映了很多典籍中久已缺載的歷史事實,更是十分寶貴。不論是文體還是內容在西周金文中都不多見,這是歷代收藏家所看重之處。

銘文大意是說:在周宣王五年三月,國王親自率兵討伐玁狁,兮甲隨王出征,殺敵執俘,榮立戰功,宣王賞賜給兮甲馬四匹車一輛。又命令兮甲掌管成周及四方的交納糧賦。南淮夷本來就是順從周王朝的貢納之臣,不敢不繳納貢賦,不敢不運送通商貨物,否則將興兵討伐。凡屬南淮夷來的人,必須到指定的地方留住;做買賣的商人,必須到政府管理的市場營業,膽敢不服從周王的命令,則受刑罰處置。周王朝屬下的諸侯、百姓做買賣,膽敢不到市場上去,膽敢擅自接納蠻夷的奸商,也要受到嚴厲的懲罰。

銘文中的兮甲,亦稱兮伯吉父、兮吉父、伯吉父。該人名甲,字吉父,“兮”是其氏稱,“伯”是其在兄弟間的排行。該人是周宣王時期的重臣,也就是《詩·小雅·六月》“文武吉甫,萬邦為憲”中的吉甫,“甫”與“父”字相通。《竹書紀年》和《書序》又稱為“尹吉甫”。“尹”是其官職。“甲”是天乾的開始,“吉”也有始義。名與字含義相同,兩相呼應。

尹吉甫是西周宣王時代的輔弼大臣,武功文治都建有重大的功業,是對華夏民族發展有突出貢獻的歷史人物。他又是確鑿可信的西周大詩人。《詩·大雅》中的《崧高》、《烝民》、《韓奕》、《江漢》諸篇都是他的作品。他的多篇政冶抒情詩,或譽或刺,在思想上和藝術上已相當成熟,比戰國時代楚國的屈原要早四百多年。

尹吉甫的青銅器,歷代出土甚多,最著名的除兮甲盤外,見於著錄的還有清代出土的兮吉父簋,道光年間陝西寶雞縣出土的兮伯吉父盨蓋,1940年陝西扶風縣任家村銅器窖藏出土的吉父鼎、善夫吉父鼎,善夫吉父鬲(10件)、善夫吉父簠、善夫吉父盂、善夫吉父(2件),1972年陝西扶風縣北橋村銅器窖藏出土的伯吉父鼎、伯吉父簋和伯吉父匜等。

兮甲盤自宋元以來,有宋張掄的《紹興內府古器評》、元鮮於樞的《困學齋雜錄》、清代吳大澄的《愙齋集古錄》、近代羅振玉的《三代吉金文存》、郭沫若的《兩周金文辭大系圖錄考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殷周金文集成》、嚴一萍的《金文總集》、吳鎮烽的《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等35種圖書著錄,方浚益、王國維、郭沫若、楊樹達、李學勤、連劭名等十多位專家學者進行了考釋,足見其重要程度。

總之,兮甲盤是迄今所見傳世青銅器中,流傳年代最久遠的國寶重器,從宋代至今,屢遭不幸,時隱時現,實屬不易。它是漢代到宋代其間出土的商周青銅器中唯一流傳至今的一件瑰寶。兮甲盤鑄造於周宣王五年(公元前823年),年代明確,銘文所記內容,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齊全,涉及的人物為周宣王及其重臣尹吉甫,涉及的事件包括宣王伐玁狁的戰爭、尹吉甫司政成周及四方績,以及貿易管理等,對於研究西周王朝與北方玁狁、南方淮夷等少數部族的關係,西周的賦稅制度、市場管理等方面,均具有重要價值。正如王國維所說:“此種重器,其足羽翼經史,更在毛公鼎之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