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印小天首度回應被騙婚風波 感慨曾經心智幼稚

結束一天戲份拍攝的印小天在傍晚時分坐下來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他前幾天得了感冒一直沒好,時不時咳嗽,沉默下來調整聲音。話題聊了很多,從成長、現狀到最近的風波,他坦誠地打開自己,直言曾經的晚熟、年輕與遺憾,也展露了如今更加成熟、更加看得開的自己。無論工作還是生活,他顯然還有很多事情要投身其中去忙碌,還有更多的未來重新準備著開始。

采寫|關敏薏(南都娛樂周刊記者)

錄音整理|王書婷(南都娛樂周刊實習生)

印小天2015年微博大方公開戀情。

嘆氣過去太傻

“在30歲之後我才慢慢成熟”

去年10月開拍的獻禮香港回歸20周年的電視劇《我的1997(電視劇)》正在播出,印小天在劇中飾演男主角高建國,他直言在拍戲過程中把高中時父親送自己的“有志者事竟成”六個字放在了角色身上,又數次感謝了“在這部戲中能夠與陳瑾老師合作”,“有幸在《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之後又跟我們的製片人、編劇合作”。他口中有很多的感謝、讚美他人的話,感謝合作過的導演、編劇、製片,感謝對戲的演員,卻少於提及自己,這位24歲時便憑著《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而在當時大紅大紫的藝人,在爆紅期過後迎來一段沉潛低落期,印小天語氣加重:“當時其實主要是自我膨脹,因為出名太早太容易了,沒怎麼吃過苦,然後趙寶剛導演選中了我演這個角色之後迅速紅了,我就覺得是應該的,沒有去努力地健身,保護自己的形象,包括在劇組的合作,都沒有特別地去注意言行舉止。”

印小天婚禮高調甜蜜。

16歲考上中戲,是當時中戲歷史上最年輕的學生,又從小生長在部隊家庭,家教嚴格,被保護得很好,印小天直言自己的“晚熟”,他不易察覺地嘆氣:“幾次不成熟就會引起很幼稚的事情,當時確確實實是太簡單了,包括心智如此幼稚。”在《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後,他曾長達七年沒有和該片導演趙寶剛聯繫,“2009年的時候我都31歲了,我就想自己再也沒有碰到過趙寶剛這種跟我說戲的導演了,沒有遇到這麼嚴格要求的老師了,我很想念他。”當年拍攝時,趙寶剛因事斥責他而隨手砸了個杯子在地,“2009年大年初一的時候我去他家裡去看他,買了一整套水晶杯還給他,他前年過生日,我又送給他二十幾個杯,還是表達那種恩情,也不知道怎麼用言語表達,在30歲之後我才慢慢成熟,開始覺得,他當年對我是那麼好。”他怪自己太傻,“正常人當時都會馬上送,或者隔兩年(送)。我這隔了七年才送,確實是太傻了,太不成熟了,但趙寶剛導演大人有大量,要是怪我的話後來也不會來參加我的婚禮當我證婚人,找我拍戲了。”

趙寶剛當時來參加印小天婚禮。

“通過角色和戲來證明自己最重要”

如今只想“把每件事做好”

印小天在2012年愛上了跑步,如今無論去哪裡拍戲,都要堅持跑步。《我的1997》劇組輾轉北京、佛山、深圳、香港等地拍攝,他就在佛山的河邊跑,在深圳的海邊跑,在香港的山上跑,還想著:“在北京找個有河的地方長期在那兒跑步。”別人跑步喜歡戴耳機聽音樂,印小天聽的是評書,最喜歡聽《三國演義》,“袁闊成老師的評書,我聽著書評跑步感覺很強壯,哈哈。因為拍戲拍了一天嘛,老在說老在講,跑步的時候就放空大腦,就聽聽評書放鬆一下。”他喜歡在說完一段話後加上一句“哈哈”,像是放鬆心情,也像是與對談者保持親近,“我覺得我好像是有點老派,因為傳統。”

沒想到今年被爆離婚並遭遇騙婚。

1994年考上中戲的時候,他以為“我這一生就解決了”,“實際上人生才剛剛開始。”他帶著笑稱遺憾自己沒有在讀大學時談一場校園戀愛,“沒什麼閱歷,演個丈夫什麼的就很不像,基本上彙報表演都沒有我。感謝陶虹當年還給我排了一個戲,我演丈夫她演老婆,雖然那戲後來也被斃掉了。”學校里有老師不太記得他,“後來我畢業後拍趙寶剛導演的戲,遇見了一位老師,老師說我沒見過你呀,你是那班的嗎,我說是,當時很慚愧。”慚愧與遺憾這兩個詞常常出現在他口中,“有時候拍的戲都播不出來我覺得很遺憾”“以前太幼稚沒做好很慚愧”。年輕時拍戲他會在意戲份、片酬,現在都看得很淡,被誇“演得好”就特別高興,“去年《解密(電視劇)》我都不算男二號,因為前12集我就犧牲了,但沒想到就是這個配角讓圈內圈外都對我很認可,說我演戲好,這是對我最大的肯定。所以說還是要通過角色和戲來證明自己最重要。”

印小天與父母。

前段時間,印小天年初已離婚、並同時被前妻騙婚的風波被曝光,令大家都十分關心他如今的狀態。採訪中提及此,印小天首次面對媒體回應了此事。他沉默了一會兒,“現在的狀態有所調整,有跟導演說盡量不影響拍戲,前兩天拍戲稍微受影響,現在拍戲正常不受影響了,狀態還不是很好,希望早日見到孩子吧。”他頓了頓:“這個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也不做過多評價。我現在爭取化成動力,把每件事做好。”

南都娛樂 X印小天

“現在的狀態有所調整”

南都娛樂:聽說《我的1997》里有用英文唱樣板戲的設計,是你自己唱的嗎?

印小天:對,因為我從小也有聽樣板戲,會唱。高建國是那個年代的知識青年,他到香港之後學了英文嘛,硬要用英文唱《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確確實實是我覺得很好玩兒的一件事情,跟一個黑人、一個白人騎著自行車唱的。

南都娛樂:你1997年已經在中戲上大三了,那時想過自己的未來嗎?

印小天:我記得我高考的作文題目是“嘗試”,是記敘文,我就記敘我從頭改行這麼一個經歷,怎麼就考上中央戲劇學院。當時有過明星夢,我原以為考上中戲我這一生就解決了,實際上人生才剛剛開始。那時候看到師哥師姐們有留在北京的,我覺得是很難的,當時師哥師姐班裡三分之一的人都沒有留下,現在就更難了。

南都娛樂:你現在接戲的標準和要求是什麼?

印小天:因為演戲是綜合實力,我覺得一個劇組的綜合能力強很重要,比如說導演、編劇、整個製作團隊要很好。現在拍的這個戲我不是男一號,但是我能跟安建導演合作特別高興、榮幸,還有搭檔的演員,都很不錯,我很開心。當然我也拍男一號的戲,拍《我的1997》很開心,因為這個戲的製片人、編劇,都是《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的製片和編劇,我們是二度合作,很感謝他們對我的認可,又跟王偉民導演合作,還有很多演員也是第一次合作,包括我的女神偶像陳瑾老師。我最近看中的戲,會(看)一個戲的整體水平,不像小時候覺得機會好,或是價錢好,我就去了,最後都播不出來。

南都娛樂:觀眾都覺得現在熒幕上都是老戲骨徹底碾壓小鮮肉的演技,你怎麼看?

印小天:還是需要磨練,劉德華早期演戲的時候也不是特別成熟,其實我當年也不太會演戲,對吧?現在的大環境都商業化了,當年趙寶剛導演帶我們拍戲,23集的戲拍了四個半月,現在不可能了。現在的戲可能跟大環境有關係,給演員很細緻地指導戲的導演越來越少了。

當初甜蜜二人,如今形同陌路。

南都娛樂:前不久,圍繞著你的家庭問題發生了一些風波,你現在的狀態如何?

印小天:現在的狀態有所調整,有跟導演說盡量不影響拍戲,前兩天拍戲稍微受影響,現在拍戲正常不受影響了,還是有點狀態不是很好,希望早日見到孩子吧。

南都娛樂:當時你最擔心的是什麼?

印小天:怎麼說呢,擔心孩子吧,這個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也不做過多評價,就別提了。我現在爭取化成動力,把每件事做好。

南都娛樂:那你覺得在生命中什麼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印小天:很多東西都應該去承擔、去分擔。這個婚姻呢,我也有責任,不是一個人的事兒,以後儘力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南都娛樂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