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石濤:香港非建制派議員再失資格 共產黨本不該存在

劉曉波已經病逝一天多了,這件事情造成了軒然大波,這件事情和中共本身的邪惡完全匹配到了一起。劉曉波是近百年里,第一個死在服刑期間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二戰時,第一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德國人還是死在了被釋放的狀態下。中共的邪惡和納粹對等。

對於劉曉波的事件,中共政權做出答覆。在全球以人性的角度去探討的時候,中共的表現就是對人性的侮辱。即使是反共的人,當以滅絕人性的角度去思考的時候,不是這個人有問題,而是這個制度就灌輸了這些東西。在幾乎人人都從人性角度上看待這件事情的時候,中共仍然是表現出沒有人性。所以,那個制度是扼殺人的,邪惡的是這個制度。在這個制度中利益者,無論是擁護中共的,還是一部分反對中共的,同樣給中共注有活力。符合我們的,我就接受你,不符合我們的,我就打死你。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指,中國已向美國、德國、法國和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提出抗議。中共外交部周五(7月14日)曾凌晨回應劉曉波逝世的消息,指處理劉曉波案是中國內政,外國無權說三道四。〞

如果一個家庭,父親強姦女兒,鄰居該不該干涉?道理是完全一樣的,中國法律是內部政策,所以你可以以中國法律的名義把中國人都殺了,因為他們應該遭受著一份管制。被共產黨的理論洗腦之後,一些人也用共產黨的侮辱的方式打擊共產黨,那與共產黨有何不同?不能站在生命的角度理解現實中的現象,那就是站在利益的角度,傷害的同樣是自己。

〝外交部發言人指,劉曉波是觸犯中國法律而被判刑的罪犯,而中國〝從人道主義出發〞,向劉曉波提供肝癌治療。〞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劉曉波應該感謝黨。所以這個社會的制度是真正殺人的制度,如果不殺你,那就很對得起你了。你應該感恩戴德。這份罪惡表現得淋漓盡致。這個社會讓人承認自己是高級動物,是齷齪骯髒的,用邪惡的做法去反對邪惡,埋葬邪惡,反倒成了邪惡的助紂為虐者。共產黨讓很多人失去了基本的道義和準則。共產黨已經那麼邪惡了,你還能用邪惡的方式推翻它,你不是比它還邪惡?

關押劉曉波的錦州監獄,一位監管人員上吊自殺,〝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13日不幸逝世引發諾貝爾和平獎評審委員會批評中國對劉曉波病情惡化得不到應有治療負有重大責任的批評之際,中國傳出曾負責劉曉波醫療事務的錦州監獄副監獄長王洪博離奇上吊自殺消息。不過該名副監獄長傳前年11月就上吊身亡。最新消息傳出,曾負責劉曉波醫療事務的錦州監獄副監獄長王洪博上吊自殺。

設址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資訊中心今(14)日指出,劉曉波在前年下半年發現肝硬化,但監獄方面為了不讓他保外就醫而篡改報告。

該資訊中心表示,他們剛開始時接觸一名錦州監獄管理人員親屬,透過對方了解劉曉波健康狀況,但後來這名家屬突然失聯,負責劉曉波醫療的王洪博也在前年11月在家自縊身亡。〞

查出劉曉波肝臟有問題是2015年11月,消息傳出的時間又符合了某種環境,這一切需要時間給予答案。

劉曉波病逝一天多的時間裡,香港還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很具有現實意義。

BBC報導《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高院裁定非建制四議員喪失議席》中說:〝2016年立法會開議之際,一些民主派與〝港獨〞派議員的宣誓被認為不莊重,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聯同律政司司長先後提起兩起訴訟,要求撤銷合共六名議員資格,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也針對香港《基本法》的公職人員宣誓條文頒布〝釋法〞決定。

香港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星期五(7月14日)頒布判決書,裁定四人宣誓時不莊重,因此失去議席,有效期追溯至去年10月12日宣誓當天生效。〞

BBC報導(網站截圖)

我相信還有上訴的可能,〝法院宣判時,四人正在立法會參加委員會會議,有關會議被馬上暫停,會議主席其後宣布四人已喪失參加會議的資格。

這是繼此前被裁決宣誓無效的兩名年輕當選議員游蕙禎和梁頌恆之後,另外四名被禠奪資格的立法會議員——六名議員全為非親北京派議員。〞

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就是泛民主派議員失去了在立法會的多數,後面會不會補選還是會怎麼樣,只能看進一步發展。但這種壓縮空間把香港變成深圳的做法,是顯而易見的。在我看來,共產黨在崩潰前,把人性的一面壓制到極致。有朋友問我,共產黨什麼時候崩潰,我說當你翻不出牆來的時候就崩潰了。當逼得大家沒有任何迴旋餘地的時候,共產黨基本就完蛋了。

〝周五被撤銷資格的四人在宣誓當時被監誓人裁定有效,但之後政府向法院提請司法覆核,法院最終作出撤銷資格的裁決。

四名議員被指宣誓時不莊重:姚松炎在第一次試圖宣誓時在誓詞中間加入了額外字句,劉小麗以每字間隔長達六秒的超慢速讀完誓詞,梁國雄攜帶像征2014年民主抗議運動的黃色雨傘宣誓,羅冠聰則將誓詞中〝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字提高聲調。

法官在判詞中指,四人的宣誓方式清楚顯示,他們沒有打算作出真誠的宣誓,無意履行宣誓的責任,有違宣誓的原則。〞

這個用詞,〝真誠的宣誓〞挺有意思,這是主觀的評判標準,不是客觀可以衡量的東西。作為法院和香港,司法是獨立的,但這個司法獨立卻遭到人大釋法、張德江出現的做法的影響。習近平在訪問香港的時候拒絕跟梁振英握手,梁振英接機被踹下來。在香港包括司法獨立,包括一國兩制,都處在了大變革的年代,極其衝撞的年代。有人說,司法獨立已經確立了香港本身還是擁有自己的自由度的,但人大釋法本身就是對司法獨立的直接傷害,以及權力的干涉。法官本身也是人,同樣在利益中,同樣在那樣的環境中。很難確保法官不違法。

〝無意履行宣誓的責任〞這個東西就很難說了,法律的本身如何去解讀,人中有著相生相剋的道理,當這些年輕人宣誓的時候,法官以這種方式解讀,那就是自己的道理了。我認為這是中共對香港政權直接的傷害。

這一切事件表明,政治改革已經死亡,共產黨不該存在,現在問題是轉型的過程中用什麼樣的方式,我個人認為中華民國是不可或缺的。

《紐約時報》登了一篇非常長文章,談到世界末日,一些組織從民間籌集了資金,把地球上能到找到的物種基因,包括人、植物、動物,留下基因。大洪水的諾亞方舟是把動物的物種留下來。現在是把基因留下來,以後可以用這些基因繁衍物種。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他們認為地球上的生命要遭受到末日式的災難。西方和東方的宗教和民間的傳說都提到了這樣的災難,所以人們想留下物種。人們都意識到這一點,但現實的利益就在那裡,就沒有想到現實的利益就促成人類災難的根本。

《封神演義》中跟大家講過,西伯邑周文王本來可以逃出紂王的控制,結果有人設計,讓他給紂王算命,讓他說出紂王不得好死,紂王是商紂的最後一個王。紂王要殺他,有人給他求情,說他只是使用了伏羲的演演算法,不是真是有什麼本事。商紂的命運那時就定下了,否則他算不出來。然後,紂王讓他算一件事情,他算出太廟會起火,太廟供奉的是商紂歷代祖先,為了避免明火,紂王都沒給祖宗上香,結果第二天真的應驗了,太廟起火。所以,周文王沒有被殺。換個角度來解釋,伏羲的八卦那時候就算出那時候將要出的事情,已經算出商紂有多長時間。所以,一切都在造化中。在造化中,就是要精華人的靈魂。人生命的永恆在這種過程中,到底是善和惡。在人的低層的角度講,叫得到和失去。但再高層次中,其實就是一個過程,開車出門,下車回家,就像人出生到死亡。人越是看重現實,現實就越給人帶來災難。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NT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