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外交部惹大禍 中共以後不能制訂國際規則

提出來改變規則的那一方,他首先要讓人家相信改變以後的規則他會遵守的,那麼他就要有遵守規則的歷史,讓人家相信改變規則以後你會遵守。如果原有的規則都不遵守不尊重,誰會同意讓你來制訂規則呢?誰會來遵守你主導制訂的規則呢?訂了規則首先自己就要準備遵守,而不是說力氣大了你就能任性。

此前,中共外交部表示“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現實意義。不久後,中共外交部又表示“開羅宣言”是重要國際法文件,具有深遠歷史意義和重要現實意義。中共兩種不同態度,遭到網友批評,有網友表示“無恥無極限”,還有的稱“真流氓。如何在國際社會受尊重?”那麼,“中英聯合聲明“和”開羅宣言“有何不同,中共給出的理由是否存在,專家還分析指出,不遵守規則的人是不能制訂規則的。

中共兩張完全不同的臉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6月30日表示,“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的歷史文件,英方對香港特區無監督權。言論引起英國反駁,亦引來國際專家質疑中國對國際協議的尊重。

7月13日,台灣將在高中社會科的課綱中取消“開羅宣言”的例行記者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開羅宣言”是重要國際法文件,具有深遠歷史意義和重要現實意義。

當被記者問及“你提到“開羅宣言”有重要的歷史和現實意義,但外交部另一位發言人之前說過“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不具有現實意義。這兩份文件有什麼不同?為什麼會有兩個不同的解釋?”

耿爽回答說,“中英聯合聲明”和“開羅宣言”是兩個性質完全不同的文件。

但耿爽並未進一步說明,這兩個文件的性質是如何不同。

資料顯示,“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政府與英國政府就香港問題共同發表的一份聲明,於1984年12月19日由中共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在中國北京簽訂,當時在場的還有中共軍委主席鄧小平,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英國外交大臣傑弗里。豪等。兩國政府在1985年5月27日互相交換批准書,並向聯合國秘書處登記,“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生效。

專家分析:陸慷的兩個意思

7月14日,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在希望之聲的評論中表示,英國外交大臣在29日說:法治,獨立司法體系和自由媒體是香港取得成功的關鍵,香港未來的成功也將取決於“中英聯合聲明”賦予香港的權利和自由。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也談到了對香港公民自由和新聞自由的關切。“環球時報”就在30日的外交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提了這個問題,發言人就是這樣回答的。

橫河表示,陸慷的話可能就有兩個意思,一個意思是,歷史文件是沒有約束力的,就是說現在中共不管怎麼樣去影響,或者破壞香港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司法獨立,都不受這個文件的約束;另外一個就是,這個文件已經是歷史了,一旦香港已經移交給中國以後,英國和美國都不能對香港的問題進行發言就是這兩個意思。

實質上,他就是否定了“一國兩制”。但是他這個說法是經不起推敲的。香港是1997年移交,它移交的依據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因為在“聯合聲明”當中提出來,英方要把它移交給中國,然後中國要把主權接過來,也就是說現在香港的地位,就是說作為中國的一部分,包括“香港基本法”,都是基於那個歷史文件,也就是說現在的現狀依靠的就是那個歷史文件,所以和現實你就不能把它分隔開來。

第二,聯合聲明宣布“一國兩制”50年不變,現在才20年,也就是說“聯合聲明”管的不僅僅是1997年的移交,也管到今天法律上延伸至少50年既然。這個“聯合聲明“裡面講了50年不變,也就是說”聯合聲明“管50年,並不是說是一個事件的一次性的歷史性文件,說這個過了1997年就不生效了,它實際上是有效文件,它有50年的管轄權。這是雙方承諾的,不僅是英國方面提出來,也是中國方面提出來的,是跟現實有直接關係的有效文件。

不遵守規則的人是不能制訂規則

橫河表示,陸慷說中方強烈敦促美方恪守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中作出的嚴肅承諾。比較一下,“中美聯合公報”和“中英聯合聲明”,它都是雙邊條約,不是屬於國際上很多國家簽署條約,是兩個國家之間的關係。中美聯合公報實際上是中國大陸和美國之間的關係,“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國和英國之間的關係,而且它都是歷史文件,都是嚴肅承諾的。

在“中英聯合聲明”當中,中方是嚴肅承諾“一國兩制”50年不變;英國其實是沒有嚴肅承諾的,英國就是主權移交就可以了而中美聯合公報,美國從來就沒有承諾過不出售武器給台灣,所以中共確實是違背了自己的承諾,而美國出售武器給台灣並沒有違背承諾。

其實中共明白這一點,所以它說違反的是中美公報的“原則”,不是違反了中美公報,因為公報上條款很清楚,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他沒有說過不向台灣出售武器。而原則的話就可以選擇了,我認為這條原則,聯合公報的原則是不能出售武器,其實條文裡面沒這樣規定。

橫河認為國際條約就是國際條約,不能用機會主義的思維,就什麼對我有利,今天有利我就這麼解釋,明天沒有利了我又那麼解釋,你不能老變,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來說的話,基本上有保持你的前後一貫性,和自己的承諾自己要承擔責任的這種心態,這才能夠成為國際大國。

橫河表示,“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國自己訂的,當時就沒有人強迫你簽字,連那個你都不打算遵守,你怎麼可能去制訂新規則?仔細想想就可以想定了,就是不遵守規則的人是不能制訂規則的,不管這個規則對你有利還沒利。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強大了,那麼原來的國際規則可能確實有不合理的地方,確實可能有,當然它就有修改和改變的餘地。但是提出來改變規則的那一方,他首先要讓人家相信改變以後的規則他會遵守的,那麼他就要有遵守規則的歷史,讓人家相信改變規則以後你會遵守。如果原有的規則都不遵守不尊重,誰會同意讓你來制訂規則呢?誰會來遵守你主導制訂的規則呢?訂了規則首先自己就要準備遵守,而不是說力氣大了你就能任性。

特別像《中英聯合聲明》,《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國自己訂的,當時就沒有人強迫你簽字,連那個你都不打算遵守,你怎麼可能去制訂新規則?仔細想想就可以想定了,就是不遵守規則的人是不能制訂規則的,不管這個規則對你有利還沒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李宇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