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輝:20多位清華大師 無一人出自1949後

——百年清華出大師 多人被侮辱戕害 (下)

為何中共建政後出不了大師,我們從百年清華這些大師的不堪遭遇就可以得出。而中共迄今都欠被他們侮辱的這些大師、乃至更多遭受其迫害的中國人一個真誠的道歉。在中共垮台之前,這樣的道歉大概不會出現,真正的大師也不會再有。

從百年清華這些大師的不堪遭遇就可以得出。而中共迄今都欠被他們侮辱的這些大師、乃至更多遭受其迫害的中國人一個真誠的道歉。(網路圖片)

清華大學是中國大陸與北京大學齊名的著名大學,自其1911年成立以來,業已走過了百年。百年中,清華共產生了具有重大影響力的20多位大師,值得關注的是,這些大師不僅無一人出自1949年中共治下的清華,而且留在大陸的大多數大師都遭中共凌辱,一些人被迫害致死。

兩彈一星功臣下場

“兩彈一星”指的是核彈、導彈和人造衛星。根據中共官方資料,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於1964年10月16日爆炸成功,中國第一顆裝有核彈頭的地地導彈於1966年10月27日飛行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1970年4月24日,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成功。

中共能在建政後短時間內掌握“兩彈一星”技術,除了有蘇聯的幫助外,還主要依靠大多是從海外歸來的23名科學家,當局將他們視為“兩彈一星元勛”,這其中就有早期畢業於清華的錢學森、鄧稼先、趙九章、王淦昌、錢三強、郭永懷、周光召、彭桓武。為中共做出重大貢獻的他們,在遭遇文革時,除了錢學森受到特別保護但不得不違心說假話外,其他人和他們家人的命運都相當不堪。

如1971年,核子物理學家鄧稼先等人被集中到青海基地遭受批鬥。鄧稼先的夫人、北京醫學院的教授許鹿希說,那時“四人幫”有個計劃,就是要把搞核武器的人打掉。當時有個口號是:“會英文的就是美國特務,會俄文的就是蘇聯特務”,可見迫害之烈。

而許鹿希則在文革伊始就被打成了彭真、劉仁“黑市委”的“黑幫分子”,貼大字報的漿糊弄了她一身,使她精神幾乎崩潰。當時鄧稼先不見妻子回家,就到北京醫學院尋找。當他看到妻子被批鬥後的慘景,心都快碎了。其後,鄧稼先甚為敬重的三姐,因忍受不了造反派無休止的折磨,選擇了自殺。

把數學、物理引入中國氣象學第一人的空間物理學家趙九章,在文革爆發後,每天都被押到大街上遊街,而且脖子上還要掛一塊方方正正的看板,上寫“反動學術權威趙九章”幾個大字。遊街完畢,再回到科學院接受批鬥,晚上還得趕寫檢查和交待。1968年初,他又被押送到北京郊區的紅衛大隊勞動改造。造反派在他脖子上掛起一個大牌子,上寫“打倒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趙九章!”然後再在上面打上一個大黑叉。同年10月26日,趙九章在凌晨寫完檢查後服安眠藥自殺。終年61歲。

著名物理學家王淦昌文革時也被打成“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活命哲學”、“擾亂軍心”等罪名數不清,甚至同情和支持王淦昌的人,也被抓了起來,還用假槍斃逼嚇,要其交代與王淦昌的關係。

著名核子物理學家錢三強在文革前被要求到河南搞“四清”,連名字也被改成了徐進。“四清運動”是文革的前奏,短短的兩三年里就有500多萬人挨整,7萬7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文革爆發後的1969年10月,年逾花甲的錢三強又被下放到陝西合陽“五七幹校”勞動,他的三個孩子也被下放到陝西農村。

此外,著名力學家、應用數學家、空氣動力學家郭永懷,因留學美國的經歷成為“美國特務”,在單位接受審查。1968年因飛機失事喪生。理論物理、粒子物理學家周光召文革幾次被抄家,並遭到批判。幫其照顧孩子的岳父母也被趕走。理論物理學家彭桓武亦被打成“資產階級反動權威”,被審查。

“大師的大師”葉企孫的隕落

作為中國近代物理學的奠基人之一的葉企孫,創建了清華大學的物理系和理學院,並長期執教。他亦是李政道、楊振寧、王淦昌、錢偉長、錢三強、王大珩、朱光亞、周光召、鄧稼先、陳省身等知名科學家的老師,因此被稱為“大師的大師”。

文革開始後的1967年6月,葉企孫作為“反革命分子”被北大紅衛兵揪斗、關押,並被停發工資,送往“黑幫勞改隊”。葉曾一度精神失常,產生幻聽。

1968年4月,中央軍委辦公廳正式對葉企孫發出逮捕令,並連續八次對其進行審訊,迫其多次書寫“筆供”,但他只是回答“據吾推測……是因為吾對於各門科學略知門徑,且對於學者間的糾紛尚能公平處理,使能各展所長”。

1969年11月,因為缺乏實質證據,葉企孫被釋放回到北大居住,但仍以“中統特務嫌疑”受隔離審查。中共當局發給他每月50元生活費。這時曾經風度翩翩的他被折磨的兩腳腫脹,前列腺肥大,小便失禁,身體彎成了90度。他弓著背穿著破棉鞋,躑躅街頭,乞討為生。碰到熟知的學生便說:“你有錢給我幾個吧,所求不過三五元而已!”

1972年5月,北大對他作出“敵我矛盾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結論;6月恢復其教授待遇,也恢復了每月350元的工資,在北大中關園給他分配了一套一室一廳的住房。據說,有一次,葉企孫在馬路上遇上錢三強,錢過來打招呼,葉馬上叫他離開,以免影響到他。

1977年1月10日,葉企孫病情惡化,之後被送往北大醫院和北醫三院。1月13日,葉企孫去世。直到1987年,葉企孫的“平反”檔才正式被公布。一代大師就這樣殞落!

其他理工科大師的厄運

被認為是中國“近代力學之父”的錢偉長,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後,被迫遠離和告別了科技界。文革後,錢偉長再度遭到衝擊,並於1968年至1971年被下放到北京特種鋼廠勞動,經常遭到“革命分子”的“恥笑、挖苦、戲弄”。這樣的屈辱是那個時代每個被打倒的知識份子都要經歷的。

中國理論化學的奠基人唐敖慶,曾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文革期間,其被打倒,屢遭不測,當時的劉學銘老師(現吉大行政學院退休教授,)曾因為寫以唐先生為背景的小說,而受到批判。據說,文革時唐敖慶被學生打過耳光,該學生後來向其道了歉。

中國現代數學家華羅庚,據稱是中國解析數論、典型群、矩陣幾何學、自守函數論與多複變函數論等多方面研究的創始人和開拓者。文革期間,他曾在中國科學院和其他幾位“資產階級當權派”與“反動學術權威”一起,被開大會批判。據其學生回憶,有一次,他竟然上、下午連續8個小時被批鬥,並受到拉扯推搡,強迫彎腰低頭。華羅庚本來有腿部殘疾,在台上長時間罰站,受侮辱折磨,痛苦不堪。而貼大字報與上台“揭發、批判”先生的也有他門下的學生,他們誓言要與老師劃清界限。

至於歷任北京大學教授、副校長、校長的物理學家周培源,因帶頭在文革中反對江青等支持的聶元梓,差點被打成“美國特務”,還被抄家。所幸在同情他的學生的保護下,躲過了進一步的迫害。

還有中國化學家、“侯氏制堿法”的創始人侯德榜,文革時被“靠邊站”,最後在1974年抑鬱而死。

長期致力於小行星和彗星的觀測和軌道計算工作,和其所領導的行星研究室發現了許多星曆表上沒有的小行星和以“紫金山”命名的三顆新彗星的天文學家張鈺哲,文革也被“靠邊站”,所幸熬過了那段非人的歲月。

結語

無需多言,為何中共建政後出不了大師,我們從百年清華這些大師的不堪遭遇就可以得出。而中共迄今都欠被他們侮辱的這些大師、乃至更多遭受其迫害的中國人一個真誠的道歉。在中共垮台之前,這樣的道歉大概不會出現,真正的大師也不會再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