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戒嚴部隊軍人兇狠殺人原因

關於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在六四血腥鎮壓事件中兇狠殺人的原因,當年在北京的學生和市民中流傳著兩種主要說法,一是說中共當局事先讓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服用了興奮劑,二是說許多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經歷了雲南省中越邊境老山戰區的輪戰,早在對越作戰中殺紅了眼。

第一種說法有很濃的傳說性質,筆者早在1990年5月撰寫《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一書的初稿時,就明確表示懷疑。這個說法一方面缺乏證據,另一方面與筆者的親身經歷不符。1989年6月4日凌晨4點30分至5點20分,筆者坐在紀念碑底座的最高一級台階上,近距離目睹了衝上紀念碑底座的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的神態,他們顯示出來的不是興奮,而是憤怒,一種對“反革命暴徒”的強烈而不可壓抑的憤怒。這應該與中共當局的欺騙宣傳和政治思想動員有關,不是因為服用了興奮劑。

第二種說法有所依據。包括衝上紀念碑底座的陸軍第27集團軍特遣分隊在內,不少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的確參加過雲南省中越邊境老山戰區的輪戰。而這些參戰軍人很粗野,也很兇狠,平時就讓部隊難以管理,不僅經常在雲南省中越邊境地區打架鬥毆,而且還時常在雲南省省會昆明市公然鬧事,連警察都不敢幹涉。陸軍第67集團軍在老山戰區參加輪戰期間,甚至發生過一名士兵端槍掃射集團軍指揮機關的惡性事件,軍長張志堅少將中彈受傷,軍參謀長粟戎生少將及時躲入桌子底下,才逃過一劫。

從1984年至1989年,解放軍七大軍區奉中央軍委之命,派遣部隊參加老山戰區輪戰,包括蘭州軍區的陸軍第47集團軍,瀋陽軍區的陸軍第16集團軍、陸軍第23集團軍,北京軍區的陸軍第27集團軍,南京軍區的陸軍第12集團軍、陸軍第1集團軍,廣州軍區的陸軍第41集團軍、陸軍第42集團軍,濟南軍區的陸軍第67集團軍、陸軍第26集團軍、陸軍第20集團軍,成都軍區的陸軍第13集團軍。此外,各大軍區先後組成十三個偵察大隊赴老山戰區參加偵察作戰。在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解放軍部隊中,陸軍第12集團軍、陸軍第20集團軍、陸軍第26集團軍、陸軍第27集團軍、陸軍第67集團軍都參加過老山戰區輪戰,其他陸軍集團軍和空降兵第15軍的偵察兵,基本上也都曾經以偵察大隊的番號參加過老山戰區輪戰。

參加過老山戰區輪戰,可以說是在六四血腥鎮壓事件中兇狠殺人的一個原因,但不是主要的原因,畢竟在老山戰區所面對的是你死我活的全副武裝的敵國軍人,而在北京城內所面對的則是本國的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

筆者在研讀了包括中共軍方在內的許多資料後發現,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兇狠殺人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被激發了仇恨,二是立功心切。

先說激發仇恨這個原因。一方面,由於學生運動深得人心,北京民眾普遍反對戒嚴措施,幾乎所有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部隊都遭遇到民眾的強力阻攔,軍民之間或多或少發生過言語和肢體衝突,以陸軍第38集團軍步兵第113師為例,1989年5月20日,就在北京市丰台區六里橋與民眾發生流血衝突,雙方都有不少人受傷。在北京全民“截”兵的情況下,解放軍戒嚴部隊的不少軍人覺得受了委屈,心裡憋著一股氣。後來正是步兵第113師部隊率先開槍射殺民眾,時間是1989年6月3日晚上10點鐘左右,地點在西長安街往西延長線上的五棵松路口。

另一方面,中共當局不許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接觸民眾,避免在了解學生運動的真相以後產生同情,對所有進京部隊實行封閉式的管理,嚴格規定官兵們不能私自走出駐地。在此期間,一邊對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進行所謂的政治思想教育,反覆灌輸“學生運動是一場動亂”的說辭,一邊對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進行欺騙宣傳,極力宣揚所謂的“暴徒”毒打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的惡行,激發軍人的仇恨心理。為了突顯所謂的“動亂”、“暴亂”,中共當局極力製造軍民衝突,例如本來可以利用北京地下戰備通道將參與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的部隊安全地運送到人民大會堂等地,陸軍第65集團軍等部隊就是利用地下戰備通道進入了人民大會堂,但故意讓部分官兵棄地下戰備通道而不用,在地面赤手空拳地向人民大會堂等地徒步開進,引誘民眾予以阻攔,造成軍民衝突,達到激發軍人對民眾的仇恨心理。不得不承認,中共當局的這一招數使用得非常成功。在六四血腥鎮壓行動中,確實有不少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將民眾當作誓不兩立的敵人對待,下手毫不留情。

例如在西長安街上,一位解放軍戒嚴部隊軍官二話不說,近距離,以行刑似的方式,用手槍對準清華大學學生段昌隆的胸膛開槍,將他打死。當時段昌隆手無寸鐵,沒有任何暴力行為,只是希望勸解對峙的軍民雙方。

例如在西長安街上,解放軍戒嚴部隊官兵不放過連中三槍的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吳國鋒,一名士兵將刺刀捅進他的肚腹,使勁往下拉,造成長大7、8公分長的傷口,一位軍官又往他的後腦勺補了一槍。

例如在天安門城樓西側的南長街南口附近,解放軍戒嚴部隊不準民眾救助中槍倒地的、年僅19歲的北京月壇中學高中學生王楠,一位老太太跪地哭求,遭軍人端槍威嚇;途經的救護車被強行趕走,最終導致王楠不治死亡。

再說立功心切這個原因。事實上,這才是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兇狠殺人的最主要原因。在開槍命令下達之前,中共當局已將北京學生和市民的和平請願行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將六四血腥鎮壓行動說成是“平息反革命暴亂”,為解放軍戒嚴部隊開槍殺人製造了依據,同時也為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提供了立功受獎的機會。中共當局有關參戰軍人待遇的文件規定,:“平息反革命暴亂”屬於戰爭性質,參與平息反革命暴亂行動等同參戰,凡立功受獎、受傷致殘者,均享有參戰軍人的優厚待遇。凡立功受獎者,國家負責優先安排工作,農村戶口可以轉為城鎮戶口。這項規定對於來自農村的士兵具有極大的吸引力,而大多數士兵又恰恰都來自於農村。以陸軍第38集團軍為例,在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1萬多名官兵中,就有8名官兵被中央軍委授予“共和國衛士”榮譽稱號,有4名官兵被北京軍區授予“衛國勇士”榮譽稱號,有27名官兵被授予一等功,有131名官兵被授予二等功,有1311名官兵被授予三等功,逾十分之一的軍人立下戰功,可見中共當局為了達到鎮壓目的,是如何大方地獎賞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的。

由於上述這兩個主要原因,幾乎是所有的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在接到部隊開進命令後,都迫不及待地殺出封閉已久的臨時駐地。當天安門廣場清場命令下達之時,幾乎在每一個解放軍戒嚴部隊的臨時駐地都是歡聲雷動,磨刀霍霍,官兵們的普遍心理是:終於等到了報仇和立功的機會。據現場目睹者說,1989年6月3日晚上,陸軍第38集團軍和陸軍第63集團軍等部隊在解放軍總參謀部通信兵部的機關大院舉行出發前的誓師大會,全體官兵殺聲震天,令人不寒而慄。對絕大多數來自於農村的解放軍戒嚴部隊士兵而言,既能報仇雪恨,快意殺人,又能立功受獎,複員後留在城裡工作,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呀。例如北京衛戍區警衛第1師第9連士兵劉加林,就是因為獲得“共和國衛士”的榮譽稱號,破例提拔為少尉排長,後來轉業到公安部門工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