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樂視上半場結束:630億元的總負債和深不見底的虧損

隨著賈躍亭辭去樂視控股董事長一職,樂視的上半場也正式宣告結束。在其帶領公司“蒙眼狂奔”7年之後,留給“樂視系”的是高達630億元的總負債和“深不見底”的虧損。

這一幕似曾相識。

回望互聯網企業發展歷史,記者發現,在1995年至2001年間的那場互聯網投機泡沫之中,因為現金流面臨枯竭,而且股價下行+高管套現+投資風險厭惡上升+市場資金縮減+再融資市場的冷卻,在多重效應疊加之下,許多公司的再融資問題無法得到解決,最終面臨行業的大洗牌,破產加重組。

興於泡沫

資料顯示,2010年8月,樂視網以公開發行股票2500萬股,發行後總股本為1億股,發行價格29.20元/股,募集資金7.3億元登陸A股創業板,成為中國首家上市的視頻網站。

在上市的頭幾年裡,樂視網並未引起投資者的太多關注。雖然公司經營狀況可圈可點,但其股價卻一直是不溫不火,未有明顯的變化。

然而,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中國股市迎來了新一輪的牛市,上證指數從2014年10月27日的2279點,一路上升至2015年6月12日的5178點,漲幅高達127%;而同期創業板的漲幅也超過了180%。

站在風口,豬都能飛。在這段時間裡,樂視網股價也迎來了“黃金時代”,從2014年12月23日低谷時的28.2元,上漲至2015年5月12日的最高點179.03元,上漲幅度高達535%。

在此期間,賈躍亭配合著樂視網估值的不斷攀升,通過講“故事”以定增、股權質押、減持等一系列手段將融資用到了極致。據不完全統計,包括樂視網在內的樂視體系近幾年融資額(直接融資+間接融資)高達728.59億元,從樂視網2010年上市以來計算,樂視平均每年的融資額為104.05億元,遠超過絕大多數上市公司。同期,在對外收購、購買版權、硬體補貼、圈地買樓及打造樂視汽車方面,樂視整體投資額及投資計劃或達1500億元。

嘉御基金創始合伙人兼董事長衛哲認為,互聯網改變了投資人的理念,互聯網公司有兩種泡沫“啤酒泡沫”和“肥皂泡沫”。其中,肥皂泡沫雖然五彩斑斕,卻最可怕,一旦破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我願意接受一杯啤酒20%左右是泡沫,也就是估值暫時比它的實際估值高20%左右,但只要過了50%,那你買的就不是啤酒,而是泡沫了。”

毀於故事

中國結算中心的數據顯示,樂視網在停牌日4月17日的股票質押比例在31.06%,無限售股份質押數量為5383萬股,有限售股份質押數量為56573萬股,質押筆數為1363筆。截至7月8日,樂視網的質押比例提高到了32.65%,無限售股份質押數量為63929萬股,有限售股份質押數量為1194萬股,質押筆數為1258筆。

也就是說,無限售股份質押增加近10倍,而有限售股份質押數量驟減98%。雖然在不久前樂視網有2199萬股的增發限售股得以解禁,但數量遠遠少於有限售股份質押減少的數量。

這意味著,有機構股東在停牌期間,將其限售股份的質押進行了大規模贖回,而流通股股東進行了大份額的股份質押。如果樂視網復牌連續大跌,擊穿質押平倉線,那麼無限售股將會優先被質押機構所拋售進行止損。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12日,至少已有25家公募基金公司加入了下調樂視網估值的隊伍。其中,大部分基金公司將樂視網股票估值按照4月14日的收盤價30.68元/股,下調了3個跌停板,至22.37元/股。而華安基金等幾家上市公司更是將估值下調4個跌停板,至20.13元/股。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對記者表示,不斷推陳出新的故事和難以為繼的資金或成為壓垮樂視的最後一根稻草。

目前在樂視的七大生態中,僅樂視網和內容生態中的樂視影業處於盈利狀態,其他生態均屬虧損。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9月末,“樂視系”總資產約為670億元,總負債為630億元,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約400億元,整個體系虧損高達97.3億元。其中手機為最大虧損源,約虧損56.6億元,其次是樂視體育虧損26.3億元,還有一直燒錢的樂視汽車虧損13.4億元。

2017年一季度財報顯示,雖然樂視網的收入依舊呈現增長,但隱藏在利潤增長的情況背後,卻是現金流以及資產收益率的危機。數據顯示,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達到-7.41億元,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僅為1.21%。樂視網股價仍存在下行風險。

樂視相關人士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隨著融創的進入,其所帶來的資源能夠讓樂視的上市公司體系更加安全,讓公司有更好的未來。

時至今日,樂視緊繃的資金鏈條依然沒有鬆懈的跡象。在此期間,無論是裁員還是債轉股乃至賣地自救,進展似乎都不太順利。據了解,目前仍有大批討債者聚集在樂視門口。

7月6日,賈躍亭發公開信,指出:“樂視至今日之巨大挑戰,我會承擔全部的責任,會對樂視的員工、用戶、客戶和投資者盡責到底。”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目前有消息稱,中國證監會正在對樂視網相關信息進行收集,涉及樂視網的財務數據、公司陳述、信息披露等情況。此外,中國銀監會也在排查銀行和信託公司等金融機構對樂視以及樂視網等相關機構的貸款情況。

記者致電證監會詢問有關情況,對方告知不予置評。

上述樂視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我們的所有舉措,都是為了穩定市場、恢複信心,更好的維護上市公司全體投資人、廣大用戶以及供應商們的切身利益。

某公司今天公告了2017H1的業績,巨虧6億多,史上首次。再結合業內多年來的各種所聞所見,整個集團體系的遊戲模式基本可以很清晰的還原了:

1)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股票作為集團全系統融資功能的核心平台和核心抵押品,以及非上市業務進行證券化、各路投資者變現退出的平台,維持其市值最為關鍵。該目標主要靠非上市的關聯公司給其輸送利潤來實現。——科普過多次,關聯方花費1億真金白銀給上市公司輸送利潤,換來的回報可以是牛市高峰的80億市值。TMT行業輕資產的公司搞這種利潤換市值的遊戲有無可比擬的優勢。當體外再也沒有資金輸送維持的時候,上市公司自然有如失去了腐肉供應的屍香魔芋,只能衰敗。

2)非上市體系的業務都是現金流吞噬大戶,經營現金流和投資現金流巨額流出,只能依靠融資現金流來維持生存。加之業內人所共知的管理粗放、四處高價挖人、大手大腳和內部腐敗,發展到後期,一個板塊的現金流黑洞實在太大,竟然只能靠另一個板塊的融資現金流來彌補日常經營支出(一年多前就聽人講,說影視欠人製片人的錢,一直都不付,突然有一天體育完成80億融資了,影視那邊的欠賬沒幾天就結清了)。所以到後來,整個體系只能每隔幾個月半年就開闢一個新的“生態”,來進行高額融資,供養原有業務。而且為方便各“生態板塊”之間互相倒騰,高調強調“化反”,強調互相融合的“生態系統”,將本應分別對各板塊投資者負責的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的防火牆機制完全拆除。而且,強調“生態系統”的好處,給了資本市場一個未來將有大量時髦、顛覆性、新興業務注入的預期,幫助塑造題材和概念,最終為維持上市公司市值服務。

歷史上總是驚人的相似。藍田、德隆、安然、世通,都用著這些招數,絲毫不難看穿。不過放在今天,套上了互聯網的時髦外衣而已。時移勢易,物是人非,故事的劇本永遠不變,出場的主角和配角卻在一代又一代人中更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夏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