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你不了解的廣西文革:國家機器帶頭人吃人

十年文革中的廣西,竟有人以殺人為快感。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從四個角度介紹了廣西文革的血腥與殘暴,即軍隊武裝「剿匪」、大屠殺、人吃人與對女性的性暴力。本篇著力於後兩個角度。

廣西農村文革集體殺人的景象(網路圖片)

1979年至1981年間,廣西因要求解決文革的冤假錯案而上訪的人數是全國最多的,達十幾萬人。時任改革派的領導人胡耀邦決定派出工作組到廣西調查。於是從1981年到1983年,有近十萬的幹部在從事這一調查,前提是中央把廣西省省委改組,並撤換了舊的官員。因為被號稱“廣西王”的該自治區第一書記韋國清得到軍隊的支持。

但是經過五年調查,彙集成一部十八冊、760萬字的檔案——《廣西文革檔案資料》卻被中共掩蓋起來,還偽造了很多資料;在廣西公開出版的縣誌裡面,看不到該資料反饋出來的真相。

宋永毅說:“它堪稱是一部最詳實、最完整的、一個省的、十年浩劫的史料長卷,並且它具有官方聲稱的、無可置疑的權威性。但是都是共產黨的幹部、軍隊做的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為了不負責任,它要掩蓋歷史真相。”

失去人性的獸性發作

宋永毅:“最主要性暴力是什麼呢?是強姦所謂‘黑五類份子及其子女’的妻子和兒女,分他們的女人。大概當時女性被強姦的,千人以上。”

據《廣西文革檔案資料》顯示:在1967至1968年的大屠殺和政治剿匪中,性暴力是一種遍及全省的現象。宋永毅在《廣西文革絕密檔案中的大屠殺和性暴力》一文披露,性暴力不僅在各區、縣、市的大事記上被頻頻提及,在整套檔案里,完整的強姦、輪姦、性虐待、乃至以性暴力辱屍、毀屍的記載便有225個案例之多。

但是,最後回應廣西文革錯誤時,只正式槍決了十個人,“你想想看死掉15萬人,才槍決十個人;25000共產黨員被開除黨籍,因為這25000共產黨員殺人……”

至於對女性殘暴的性暴力,宋永毅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主要用了幾個例子來說明。

廣西文革發生“四二二”慘案,死亡人數高達10多萬,是中國最慘烈、血腥的地區。圖為中共廣西當局舉辦的文藝演出。(《開放》雜誌)

“有一個凌雲縣武裝部政委,後來擔任凌雲縣革命委員會主任叫王德堂,是個現役軍人,他的主要罪行是強姦或者誘姦被害者的遺屬數十人。他把你老公抓起來,然後就把這個人給殺了,那就你老婆給我睡,你不給我睡那不行……”

“還有一個被槍斃的叫李超文,那個人是廣西容縣一個鄉的民兵營長。他先是誣陷一個歸國華僑周恆志,說他藏有炸彈,然後把他打成重傷,又以搜查為名,強姦他年僅十六歲的妹妹。李超文為了防止周家人上告,想長期霸佔周16歲的妹妹,又把周和其父親都殺掉。這一類事情比比皆是啊!”

據宋永毅《廣西文革中駭人聽聞的性暴力》一文披露,周恆志的妹妹叫周惠炎,當時周恆志和他的父親被殺害後,其母親也被迫自殺,其妻也被迫致精神失常,而李超文卻達到了自己霸佔周惠炎的目的。

另外,宋永毅還講述了一個“家破人亡”的例子。

“上思縣農村有一個女的,他的老公在文革中被他們殺了,她被當作勝利品,分配給一個實際上就是殺他老公的凶手,但她不知道,她就嫁給了那個民兵幹部。因為那個事情發生在68年,等到76年以後啊,她跟那個凶手養了兩個兒子了,後來在76年處理遺留問題時,她發現原來她現任老公是殺人凶手,結果她就把那兩個兒子都給殺了,自己也發瘋了,自殺了,你看這種悲慘的事情啊……”

除了這些悲慘的事情外,宋永毅《廣西文革中駭人聽聞的性暴力》一文還披露了諸如強姦、輪姦幼女,強姦孕婦等;對於無法姦淫的,故意傷殘女性的乳房和陰戶,直接導致被害者慘死;而對被害女性死後,屍體更遭性暴力和侮辱。

融水苗族自治縣永樂公社東陽大隊孤女李兆仙被凶手強姦時只有十三歲;浦北縣北通公社的凶手們在殺害劉政堅父子後,九人對年僅十七歲的少女劉秀蘭輪姦了十九次,事後又勒死劉秀蘭滅口,還剖腹取肝,割去她的乳房和陰部食用;玉洪公社合祥大隊革委主任牙永庭,把農民班龍殺死後,兩次強行姦汙其懷孕3個月的妻子韋氏;欽州縣城武鬥,少數派的廣播員陸潔珍被抓獲刺死後,因為她長得漂亮,凶手就還把她的褲子扯掉,把大號電光鞭炮塞入陰道,點燃爆炸,慘況難以名狀。

國家機器帶頭狂吃人

廣西文革中,據《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顯示,有名有姓的、有細節記錄的,就有24個縣和市發生過吃人案件,而沒有細節記錄的,大概還有30個縣和市;這份檔案披露至少302個人被人吃掉,而據廣西的民間調查,至少有421個人被吃掉。“有名有姓的被害者都這麼多,那沒有名姓的……規模不得了……”宋永毅說。

廣西吃人案中,最厲害的是武宣縣,有75個人被吃掉;而採取的手法也是讓人瞠目結舌。殺人者選擇在武宣縣上萬人的集市上行凶。“反對派的人就把他們當場鬥了以後殺死,所有的群眾撲上去割他的肉吃,剖干啊……”

中共統治下發生的人吃人的事件,過去多年來在中國民間流傳。(網路圖片)

然而廣西人吃人狂潮並不是民間自發,而是國家機器行為。據宋永毅《廣西文革中的吃人狂潮》一文介紹,廣西當時的第一書記兼廣西軍區第一政委韋國清,是文革中唯一沒有被打倒的一把手,而以他為代表的,從省委、軍區、警察直到武裝民兵,整套國家機器保存完整。但是就是這部完整的國家機器下,發生了大規模的人吃人狂潮。

“那個(武宣縣)公社的武裝部部長就在(吃人現場),人家叫他阻止一下,他說群眾運動嘛,我們為什麼要阻止,也就是說,他支持這個。”宋永毅說,“武宣縣還發生什麼呢?一個班的學生斗老師,把校長吃掉,就把這個肉拿回去燒。而是紅燒,還是微烹啊……都有可能。”

據《九評共產黨》之七,記錄了廣西文革中吃人的“烹飪”方法,其登峰造極之形式是毫無誇張的“人肉筵席”:將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燴、煎,製作成豐盛菜肴,喝酒猜拳,論功行賞。

只是這個吃人狂潮,大道公社,各界代表都參與吃人肉,已經超越對階級敵人的仇恨,“而是出於一種卑劣的動機——吃心補心、吃肝補肝……為了自己的長壽無疆,武裝部長,即現役軍人帶頭吃。”

“它是個國家體系,因為文革中間這個派出所啊什麼都沒有,那主要是靠武裝部、軍隊、軍管來維持秩序的。你想這個國家機器它在維護社會穩定上有一定的中立性,不管是民主國家、專制國家它都應當是某種法律、某種秩序的維護者。但是像這種暴力,國家機器的參與,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宋永毅說。

宋永毅教授(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s Angeles)

另外,宋永毅還舉了另一個例子,正常人如何從不吃人到被迫吃人,到成為殺人剖腹高手。

“當時在那裡有一個縣,叫隆安縣布泉區,有一個民兵叫零有源,這個人他雖然也是殺人凶手,但是他開始沒有吃人,結果那個武裝部長姓黃的,就說‘你下去把那個什麼人給殺了,殺了以後你把他的肝給我挖出來,帶回來。我們要燒了吃。’那他當然說這個我怎麼能,第一次他抵制了。抵制了回來後,那武裝部就警告他說:‘下一次如果你再不執行這個命令,我們就把你給吃了。’”

“那他就去了嘛,後來他就成為殺人剖腹挖肝取膽的一個積極分子了。就這個民兵。這你就可以看到就是說,那個是有組織地吃人。所以你就可能覺得現在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發生,實際上事情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就很容易發生的。”

最後,宋永毅在他的《廣西文革中的吃人狂潮》一文尾聲,這樣寫道:

儘管毛澤東和中共的領導集團從沒有支持過吃人,也確實有過反對極端暴力的指示,但仍難辭其咎。正是他們建立的崇尚暴力的無產階級專政體制、提倡的“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理論,以及在文革中發動的一波波殘忍的政治運動,在群體暴力事件中被極端化和異化,結出了廣西吃人風潮的惡之果。

後記:文革,印象中的符號諸如是批鬥、打死人、紅衛兵、大字報、自殺……沒想到整理宋永毅先生的採訪,觸動很大。一場浩劫?哪能用一場浩劫來形容,那太輕,是中共在用“打你一巴掌,再給你揉一揉”的方式讓你忘記它的滔天罪行。現在才有些明白,為何對歷史,要宜細不宜粗。把中共對中國民眾迫害的歷史細節反映出來,誰還願意與它為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