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感謝林爸爸

網路上的熱點話題一般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少則一兩天,多則三五天就會被遺忘翻篇,但是杭州的保姆縱火案是個例外。

從6月22日慘案發生到今天已經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了,這件事仍然持續地引起大規模的討論和關注。這其中的一個原因,是那一家人里僅存的男主人林爸爸在苦苦堅持。

堅持什麼呢?他堅持想要的是一個公道。

在保姆已經作為縱火嫌犯被逮捕、等待法律做出判決之後,林先生在苦苦追問這樣一個問題:事發的藍色錢江小區消防設施是否完備、小區物業的日常管理是否遵循消防標準規範、火災發生後的消防滅火程序啟動又是不是及時合規?

林先生想要的公道,不僅僅是對縱火者的法律制裁,也是希望綠城的物業能夠就這些可能存在的問題作出調查和回答。

在6月29日的一封親筆信里,他這樣寫道:

‌‌“只要還是個人,遇到我這種極度的慘痛,我相信誰都會思考一個問題,就算是保姆放火,我的妻子、孩子們是不是必然會死亡?

如果小區內消防設施完備,日常維保、運行良好;如果物業公司平時盡到了消防方面的責任,火情發現和報警及時,應急處置得當有力,與現場消防員的配合良好,等等,這其中只要有一個地方沒有出問題,我的妻子和孩子們是否就有可能活著?‌‌”

綠城的物業是不是有責任?我們普通人沒有經過調查無從得知,一切需要留給權威的調查機構去作出判斷。但作為受害者的家屬,林先生有這樣的疑問、提出這樣的質疑,是天經地義、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

更何況綠城在火災後表現出來的許多疑點——包括篡改之前的消防記錄、被小區里其他業主拍到偷偷派工作人員去更換過期的老舊消防器材、補登消防器材檢查卡,更是給人留下了充分的想像空間,讓這些質疑顯得順理成章。

即使林先生的質疑可能因為立場或者角度的局限而存在偏差,也無需對他苛責。假如綠城認為林先生的質疑沒有道理,那把事實經過擺出來說清楚就可以了,細節呈現出來,疑點自然就能一一排除。

可是綠城的態度卻讓人非常失望,他們除了通過微博發了一則語氣冰冷、態度居高臨下、字裡行間極力撇清自己責任的公告以外,就再也沒有任何的表示。

給人的感覺,是他們想把這件事拖過去,拖過熱點期,等大家關注的熱情消退,綠城自然也就能全身而退——畢竟大眾的記憶也就只有那麼短短几天。

更讓人齒冷的是,網路上有一批人對林先生大潑髒水,反過來質疑林先生的動機。

一開始,有人造謠林先生和保姆存在不正當的男女關係,當然這麼低級的謠言很快就被識破了。

再接下來,就是一波更加高級的潑髒水——明裡暗裡地暗示林先生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向綠城訛詐高昂的賠償金,甚至連‌‌“一個孩子一個億‌‌”這樣的說法都出來了,說他之所以一直發微博的原因是因為和綠城沒有談攏賠償金,還說他是吃自己老婆孩子的人血饅頭。

要說吃人血饅頭,造這種謠的人,才是真正的吃人血饅頭。

所有這些謠言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林先生的聲譽受損,讓公眾覺得他說的話不再可信,自然也就沒有人再去追究綠城可能的責任。

這種對受害者進行污名化來進行議程設置的手法,在過去許多次熱點事件中已經用過很多次,並且每一次都屢試不爽,收到了潑髒水者想要的效果。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去年11月一個在麗江深夜擼串而無故被打造成毀容的女遊客。

當時在事情爆出後,有人暗示她深夜外出是背著男友用陌陌和三個男的約炮,從而成功地扭轉了網路輿論,甚至連麗江的官微都發微博嘲笑她‌‌“淫蕩‌‌”因而不值得同情。

所幸的是這一次潑髒水者沒有能夠得逞。

過去這幾個星期,我一直在關注林先生的微博,看到他痛失至親之後的傷心欲絕,也看到他在悲痛之餘竭力保持冷靜,有條有理地寫下自己的訴求。

即使是在被潑髒水以後他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仍然禮貌得體,仍然不卑不亢,仍然有理有據,仍然語氣溫和但是態度堅定。

正是在林先生的堅持發聲之下,這件事情的輿論走向並沒有按照潑髒水者所設想的方向演進,反而激發了更多還保留著一點良知的圍觀者內心的同情和想要找出真相的巨大渴望。

於是在這幾天,隨著官方和調查記者的再一次介入,真相和細節開始一點點地浮現。目前來看,林先生一直質疑的幾個關鍵點上,綠城的物業確實有很大的責任嫌疑。

比如,火災發生時16樓的消防泵處在什麼狀態?林先生懷疑當時消防泵處在手動狀態,導致水壓不夠無法滅火;而按照國家的相關規定,消防泵應該一直設置自動狀態。

綠城一直堅持說23號水壓一切正常,但對22號的情況卻避而不談。昨天,杭州消防接受媒體採訪,證實火災發生時消防泵的控制開關確實沒有處於自動狀態。

希望隨著更深入的調查和更多的細節公布,這件事的真相也能最終大白於天下,告慰已經去了天堂的林太太和三個可愛的孩子。

還記得在火災發生後的頭幾天,大多數媒體和公眾的第一關注點都是這個保姆實在太惡了,有人說這是一個現實版的‌‌“農夫和蛇‌‌”故事,有人感嘆‌‌“人心可以有多毒‌‌”,有人分析她恩將仇報放火作惡背後的‌‌“希區柯克式‌‌”殺人動機。

可是保姆是這個新聞里最值得關注的點嗎?當然不是,絕對不是。

人心毒不毒,我真的不關心,我們都不是生活在童話世界裡,都知道這個世界既有心地善良的好人,也有惡到無法理喻的壞人——這不是新聞。

保姆再惡也只是極端個例,事先沒有什麼徵兆可以防範,事後也沒有太多經驗教訓可以吸取。而且這種小概率事件,一般人遇到的機會很少。把重點放在保姆身上,無非是提供一些談資,滿足下獵奇心理。

普通人談這些無可厚非,但是如果新聞報道也只是停留在這個層面就太沒有意思了。這不是真正的新聞,這是《知音》、《故事會》和車站地攤小報才熱衷的題材。

而綠城物業的消防規範是否存在問題,林先生是否能夠得到真相,才是和我們每一個看起來置身事外的看客都切身相關的一件事:

藍色錢江小區在杭州算是一線豪宅,假如連這樣的房子都存在消防隱患,那全國又有多少小區可能會有同樣的問題?

在出事以前,林先生的生活堪稱是人人羨慕的模範樣板——

家庭美滿,三個孩子甜美可愛;

一家人善良而有社會責任感,林太太的哥哥還曾經跳進河裡就落水的陌生人;

林先生自己奮鬥創辦企業,才住得起幾千萬的房子,幾乎已經是一個白手起家的普通人所能爬上的最高一級社會階梯;

他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意義上的中產階層——連他那個拿7500元月薪的保姆都可以算是中產了。

如果連這樣的人,出事以後也不能維護自己的權益,那更多的普通人該怎麼辦?

想想就讓人有點害怕。

但是消解可能的擔心和害怕,解決之道不是裝作不知道,而是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林先生不僅僅是在為自己、更是在為我們每一個人要公道和真相。

再說回物業和消防。按照我自己的經驗,中國很多城市的小區,無論多高檔,確實都可能存在對消防安全不夠重視的問題。

在美國的時候,我遇到過很多次在公共場合——比如圖書館——突然發生火警警鈴大作的情況,要求所有人立即跑到室外避險。事後才知道這是消防演習,雖然當時感覺不堪在出事以前,他的生活,但確實提供了一個模擬突然險情的真實情景,一旦真的發生火災,就不至於手忙腳亂。

美國每一套公寓里都有強制安裝的煙霧探測器,這些探測器無法輕易拆除而且異常靈敏,哪怕是在室內點一根煙都會觸發高分貝的警報聲——雖然同樣也有點煩,但也讓人感到安心,證明了它們能夠探測到最細微的火情。

我見到過的幾乎每一棟居民樓和辦公樓里都有醒目標記的消防樓梯,而且從來不會堆積著任何一丁點雜物。

相比之下,國內城市在這些方面,還有很多可以學習的空間。

有一件可以作為旁證的事是,前陣子我一個朋友入住就在藍色錢江小區隔壁、同樣由綠城開發並且隸屬喜達屋旗下的尊藍錢江酒店,竟然發現酒店裡的逃生示意圖是一張鏡像,也就是說和真實的路線是正好相反的——火災時如果按照這張圖逃生,可能根本找不到逃生的通道。

林爸爸的死磕,客觀上也已經促進了一些進步。微博上就有很多人都在說他們的小區里,本來鎖起來的滅火器打開了,本來被佔用的消防通道也開始清理了。

而林先生自己,在尋找真相的同時,還在計劃籌建一個公益基金會,致力於中國高層住宅的防火減災——他真的是一個心中有大愛的人。

希望每一次不幸的事件發生,都能夠像這樣帶來一些切切實實的改變。

也感謝林爸爸,感謝他在悲痛之中的堅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