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健林好像要跑路? 中共權貴資本家的蜜月期結束了!

——中共權貴資本蜜月是江時代 權貴代表王健林好像要跑路

最近大陸出現多起企業家賣資產的事情。時政評論家鄧聿文認為這是習近平打壓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結果。尤其是在江澤民統治時期,權貴資本已是登峰造極。而現今在節骨眼兒上的權貴資本家萬達老總王健林在賣手中的最後一張王牌——萬達廣場,其是否會跑路的話題自然成了關心的問題。另外,江澤民不僅改變了中國資本的運營模式,還改變了中國的版圖——跟俄國、越南簽署賣國條約。

江的“三個代表”讓權貴資本進入蜜月期

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先生研究並提出中國的模式是共產黨資本主義。他認為此概念指的是共產黨領導下的資本主義經濟體制,它用資本主義制度來鞏固共產黨的專制政權。

自由寫作者和時政評論家鄧聿文,近日在紐約時報撰文中提到另一普遍說法,即中國權貴資本主義。他說,資本與權力、資本與政治從來是孿生兄弟,這無關社會制度,不過,在當下中國,資本與權力或政治的密切程度要超過多數國家,學界有一種說法,中國是權貴資本主義國家,老資格的經濟學家吳敬璉多年來就一直把權貴資本主義視作中國最嚴重的問題。從某個角度而言,這是對的。

文章分析說,在中國,如果不跟權力緊密地勾結起來,參與一些骯髒的腐敗交易,資本很難做大。原因不在於資本想主動作惡──儘管不排除一些富豪在獲取第一桶金時或者以後主動投靠權力,而在於,這是一個讓人不得不作惡的體制。在當局壟斷主要的國家權力和資源的情況下,資本要想發展壯大,就不得不去行賄國家工作人員,和權力緊緊地捆綁在一起,以贏得不公平的市場競爭。

中共放行權貴資本以及權力和資本向各自的領域滲透,是有意為之。在喪失了意識形態的吸引力,又不肯放棄一黨專政的情況下,要想贏得民眾對政權的認可,辦法就是發展經濟,讓商品成為拜物教,使人們沉醉在發財夢中。

只要能使經濟得到發展,讓人們能夠發財,不管用什麼方式,無論白貓黑貓都行。不過,黨國雖然鼓勵全民致富,但從實際情形來看,並不是人人都能致富,黨國還是希望把發財的機會留給自己的子弟,所以才會有改革初期的“贖買”政策,即賦予官員或者官員的子弟一些特權和特殊政策,讓他們經商做生意,當然,這個政策有一個好的“目的”──減少改革的阻力。

鄧聿文還說,但這個政策一泛濫,在實踐中就不僅止於高幹子弟和下海官員,而必然波及權力本身,誰離權力最近,誰的發財致富機會就多。它打開了官商勾結的“潘多拉”之盒。現在回過頭看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實際上賦予了權貴資本一種“正當性”。

江的“三個代表”允許資本家入黨,導致權貴資本的壯大。這種政治身份必然會成為資本的護身符。所以整個江澤民時期,是權貴資本的蜜月期。

江之後的胡錦濤時期,權貴資本的後遺症開始顯現。社會對權貴資本的不滿增大,最突出的表現就是2004年出現的一場全民性的國有產權改革大討論。為回應社會矛盾的日益尖銳,胡提出了“和諧社會”指導思想,但“和諧社會”企圖通過調和方式來抹平資本和大眾的矛盾,並不能解決問題。實際上,權貴資本在胡時期並沒有受到真正約束,還在繼續壯大。

最近幾年,權貴資本通過將槓桿運作到極致化,已經觸發了中國的系統性金融危機。對中共來說,權貴資本是一把雙刃劍。雖然中共想把權貴資本限定在經濟和資本領域,但資本的本性是擴張,發展到一定時候,必然要向政治領域延伸,在國家機器中尋找代理人,何況權貴資本本來就是資本和權力結合的產物,擴張的慾望更加強烈,也更有條件,通過干擾國家的產業、經濟和金融政策以及人事安排等,進一步維持不公平的市場競爭優勢。可這樣一來,勢必使權貴資本和其他資本的矛盾加深,並從整體上損害黨國的利益,導致政權內部的權力鬥爭加劇。

一旦權貴資本坐大,在經濟上,它將扼殺市場競爭和效率;在政治上,加重權力腐敗,製造和大眾的對立。所以,權貴資本有利於整個權貴階層的利益,但不利於國家的整體利益。

以貧富差距的擴大為例,這幾年進入胡潤富豪榜的億萬富豪越來越多,與此同時,很多中產階級有可能再次滑入貧困階層。中國基尼係數一直維持高水平,制約了發展後勁,使中國難以跨越中等收入國家陷阱。不過,即使在權貴階層,這種利益也不是均分的,有些權貴獲益多一點,有些權貴獲益少一點,從而引發權貴內部的不滿和分化。

對最高統治者而言,一方面需要在權貴階層維持大體平衡,不能讓某個權貴勢力坐大,挑戰自己權威;另一方面,也多少要兼顧全社會利益。當某個權貴資本在他看來有坐大之勢,引發權貴階層其他勢力不滿,且也不利社會利益時,就需要對其清理了。

江澤民還改變了中國版圖

江澤民不僅讓中共權貴資本主義達到頂峰,還與俄國、越南簽署賣國條約,改變了中國版圖。

近日8964一代的朱韻和‏在推特上說,江澤民不但改變了中國,更改變了中國地圖。圖中是1991年5月江澤民在克里姆林宮出席中蘇東段邊界協定簽署儀式。

5月31日,據日本經濟新聞在題為《俄羅斯眼中的中日差異》的文章中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積極推動對俄外交的核心,就是解決日俄之間有關北方四島的領土爭議。

但普京往往以中俄的邊境劃界過程為例,斷然拒絕日方建議。

日媒經濟新聞報道說,普京提及的〝與中國40年的談判,最終達成協議是因建立了高水平的信賴關係,很遺憾日俄間不能〞一語,暴露了東北外興安嶺、庫頁島及新疆外圍等清末割讓、而中國歷屆政府一直對外宣稱不予承認的土地,已在多年前被江澤民簽署承認的驚人事實。

另外,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曾披露“2000年12月25日,中越雙方簽署《北部灣劃界協定》,將浮水洲島(即越方稱的白龍尾島)正式割予越南。而簽署這一協定將白龍尾島拱手相讓的正是當時中國的國家主席江澤民。

權貴資本代表王健林要跑路?

中國萬達集團先前出售旗下酒店及文化旅遊城資產,但減債風暴並未停息,周二大陸媒體再爆,萬達董事長王健林已經出售最後一張王牌——萬達廣場。

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稱,樂視老總賈躍亭“遁走”美國至今未回國,王健林也有可能要跑路。

分析稱,隨著賈躍亭的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負責到底到他輕率地一走了之,再到經銷商上門討債等等一系列刷新三觀的“鬧劇”,賈躍亭的逐夢人生也變得那麼“面目可憎”,進而賈躍亭整個模式是“龐氏騙局”的聲音越來越大,且越來越站得住腳。

因此,跟猜測賈躍亭一樣,王健林是不是要跑的論調悄然紙上。

報道稱,王健林的一系列賣資產的做法加劇了人們的猜測,並且他開始開賣他手裡的最後一張王牌。

根據自由時報引述香港媒體報道稱,鹽城萬達廣場及南昌西湖萬達廣場的法定代表人,都已經變更。萬達集團於今年4月到7月,將江蘇鹽城、南昌西湖的萬達廣場分別賣給中信信託、珠江人壽。公開訊息顯示,南昌西湖萬達廣場總投資30億元,鹽城萬達廣場總投資達60億元,兩間萬達廣場已在今年年中開始運營,正式進入收租階段。

萬達急忙出面滅火,否認“拋售”南昌西湖及鹽城萬達廣場兩項資產,而是與萬達的輕資產轉型有關,南昌西湖萬達廣場屬建成轉移,建設完成後把產權移交給珠江人壽。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