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黃琦首準會見律師 身體浮腫望能保外就醫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羈押8個月,首次獲准與律師會面。據代理律師隋牧青透露,患病的黃琦身體出現浮腫,認為他的病情理應得到保外就醫;而黃琦母親希望當局,能儘快讓兒子出外治病。

2017年7月28日,“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羈押8個月後,首次獲准與律師會面。(吳亦桐提供)

2017年7月28日,據黃琦的代理律師隋牧青(左)透露,患病的黃琦身體出現浮腫。而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右)就希望當局能儘快讓兒子出外治病。(隋牧青twitter圖片)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羈押8個月,首次獲准與律師會面。據代理律師隋牧青透露,患病的黃琦身體出現浮腫,認為他的病情理應得到保外就醫;而黃琦母親希望當局,能儘快讓兒子出外治病。(譚麗報道)

黃琦是在去年11月被指涉及“非法為境外機構提供國家秘密罪”而遭拘捕,案件本月中已經移送四川省綿陽市檢察院審查起訴。黃琦在被羈押8個月後,周五(28日)首次獲准與代理律師隋牧青,在綿陽市看守所會面個半小時。

隋牧青周六(29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黃琦羈押期間有超過36人先後對他進行審問,但黃琦一直否認控罪。隋牧青指案件疑點重重,似是當局刻意設置的陷阱。

隋牧青說:他(黃琦)說有超過36個人來審訊(問)過他,但是審訊當中涉及到案情的東西,他是拒絕回答。本身這樣的1個罪名,我就覺得很可疑。根據現在知道的案情,我的感覺很符合設(置)陷阱,讓他(黃琦)往裡鑽。如果按照黃琦零口供的說法,我們可以推測根本沒有這些事。(他)發表的那些東西,甚麽涉密的案件,根本沒有關係。

隋牧青指出,看見黃琦的精神狀態不錯,但有些浮腫,相信與黃琦本身患有多種疾病有關。而看守所的條件惡劣,亦可能令黃琦的病情加重。

隋牧青說:精神狀態就可以,但是感覺他的身體不行,因為他的手、腳、臉都浮腫。還是(因為)他的腎病,估計是因為看守所的生活條件還是不行,見過他的朋友都說,他明顯比以前衰老了很多。他的病是每天都要服9種葯,這樣保持著身體就還可以。但是看守所的條件,遠遠無法和正常情況相比,所以這樣的條件(令他病情)惡化得很厲害。

隋牧青認為,黃琦的病情完全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當局應該立即讓他保外就醫。

隋牧青說:最重要的是,黃琦現在病得這麽重,他是重病纏身的。像他這樣的人,就應當按照中國法律規定,是應當保外就醫的,或是取保在外,根本不需要把他關押,但是你(當局)不顧他的病。黃琦的這種情況,完全符合中國這個保外就醫的條件。

黃琦的母親蒲文清本月中曾分别致函給四川省委書記、公安廳長和綿陽市公安局長,希望當局能讓兒子保外就醫,但至今仍未得到任何答覆。她對本台表示,看守所要求黃琦每天站立4小時值班,是對重症患者的折磨,她希望當局基於人道理由,儘快讓黃琦保外就醫。

蒲文清說:現在有1個問題就是,每天要他站立值班4小時,以前是6小時。對於1個病人來說,我覺得對他來說是1種摧殘,應該讓他好好的休息。我們想保外就醫,曾經提過,他們(當局)沒有同意。我要求出於人道主義出發,釋放黃琦回家治病,但是我的信已經交出去大概1個星期了,直到現在還沒有回應。

黃琦的朋友、四川維權作家譚作人表示,黃琦並無提倡任何民主思想,只是單純為訪民發聲,當局這樣打壓為公義發聲的黃琦,是為了令訪民求助無門。

譚作人說:這個肯定是打擊報復的情況,黃琦長期從事的,其實很嚴格說也不叫政治反對,而是1種社會公益的情況。他的理念是與無權、無勢、無名的人在一起,幫他們做實事。這個並不是要做甚麽反對打壓,或者民主憲政自由,至少他自己不宣稱這個。這麽1種做公益人士被列為重點打擊目標,這顯然是不公正的。故意給他布局設陷,要來打擊他。那麽就是說,像他這樣為訪民做事的人,就把他打擊掉,也就是要讓訪民求告無門。

黃琦在1999年創辦發布維權訊息的“六四天網”,曾在2003年被當局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再到2009年被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判入獄3年。黃琦在第2次監禁期間,已罹患腎炎、腎功能衰竭、腦積水、心肺等疾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