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嚴家祺:薄熙來老爸薄一波中南海發飆親歷記

就在趙紫陽、胡啟立這樣說後二個月,在一次「黨中央一級黨的生活會」上,薄一波又一次發飆,當面批判、責罵黨的總書記胡耀邦,歸納出胡耀邦「六大錯誤」。「文革」結束後,胡耀邦為薄一波平反出了很大力,薄一波竟恩將仇報。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把胡耀邦趕下了台。趙紫陽說「中國政治不可測」,一九八九年在處理天安門學生運動問題上,因對按鄧小平意思寫的一篇《人民日報》社論有不同意見,胡耀邦下台後新擔任總書記的趙紫陽也被趕下了台。

薄熙來垮台前,在2012年3月9日對中外媒體記者會上發飆,兩次說“一派胡言”、“一派胡言”。這使我想起二十六年前的他的老父薄一波的一段往事。我覺得,也許是老父的多年教導,也許是遺傳基因起作用,薄熙來和他父親都是“發飆”能手。

薄一波在劉少奇紀念館題詞

1986年,鄧小平提出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成立了一個“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由趙紫陽總理牽頭,中央顧問委員會、書記處、國務院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各有一人參加,由五人組成。薄一波是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參加了五人小組。另外三人是胡啟立、田紀雲、彭沖,是經鄧小平同意參加的。鮑彤、周傑、賀光輝和我是“五人小組”下面的辦公室(簡稱“政改辦”)負責人,也是經鄧小平同意的,實際上,“政改辦”的領導是鮑彤。

11月8日下午,在國務院第二會議室開會。會前幾分鐘,趙紫陽還沒有到,已經到的人坐在會議桌前聊天。會議桌是長方形的,一邊是彭沖、胡啟立、田紀雲、薄一波,另一邊是鮑彤、周傑、賀光輝、陳一諮、吳國光和我和一些人。這一天,我座位離薄一波很近,斜對著他。彭沖興緻勃勃地談起《深圳青年報》頭版頭條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我贊成小平同志退休》,說這篇文章發表後引起很大反響,有人怎麼怎麼說。我們大家聽著默不作聲,突然,薄一波發起飆來,繃著臉、大聲地、氣沖沖地說,怎麼能發表這樣的文章?這不允許,要追查!登時談笑風生的氣氛就一掃而光,彭沖也收住了笑容。

趙紫陽每次都是正時到會場,他坐下來就說,到時間了,我們開會吧。薄一波接著趙紫陽的話說:“讓彭沖先說一說,深圳要鄧小平退休。”這時,彭沖一反剛才的態度,嚴肅地重述了一遍《深圳青年報》的事情。薄一波要趙紫陽去處理這件事,趙紫陽對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周傑說,會後你了解一下情況,你去處理。

這次會議是“政改辦”向“五人小組”的“彙報會”,主要由鮑彤談“政治體制改革的涵義和重點”。在談到幹部制度改革問題時,“政改辦”建議改變過去“黨管一切幹部”的做法,在中國建立“文官制度”。趙紫陽十分了解西方的文官制度,他說,政治性官員與文官是不同的,文官是政府管的,政治性任命的官員,黨是要管的。趙紫陽說;“黨的領袖當首相、總理、總統,這個黨是要干預的。將來要研究,是否借鑒一下國外的文官制度?我看要借鑒一下。我們中國歷史上,幹部制度也有一些規矩,也可以借鑒。”在討論“幹部制度改革”時,薄一波話就多起來了,他講了許多話,我感到他對趙紫陽說的“文官制度”一竅不通、似乎沒有感覺。薄一波說去年開始實行“廠長負責制”,一個好廠長,還有一個好書記,都有能力,在一個工廠里,就會鬧起來。當他談到“幹部年輕化”問題時,他轉臉對胡啟立、田紀雲說:“現在青年人難以上來。我們活著,你們難以上來。啟立、紀雲你們也五十六、七歲了吧?我們不死,你們也上不來。”

這時,坐在薄一波左手一邊的胡啟立趕緊站了起來說:“我們希望老一代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健康長壽。”我當時奇怪,大家圍著一張桌子開會,是不好站起來說話的,我也奇怪,胡啟立口頭說話怎麼用“無產階級革命家”這樣的“書面語言”呢。這些會議所有講話都有錄音,後來我看到整理好的文件上,胡啟立的話改成了“希望老同志健康長壽。”薄一波接著說:“為什麽不可以從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的人中選拔?五十幾歲的,再過幾年就六十歲了。”薄一波又轉向右手的彭沖說,“你們委員長裡面,九十幾的也不算甚麼東西。”“年輕化是一個大問題,要一下子也不那麼容易。還要照顧到老同志。”

在談到《深圳青年報》要鄧小平退休事件時,薄一波說:“《深圳青年報》如果是非黨的,議論我黨誰該上誰該下,不大好。黨內的,這樣來講也不行。西單牆也不能這樣的。我看這些人膽子不小。這是不是合乎大家都要求?黨還沒有開代表大會,怎麼知道。國外還沒有要求小平同志下去,只講小平百年後的連續性。民主也是有界限的,那麼自由地提出問題是不行的。要服從共產黨的領導。”薄一波已經要求趙紫陽嚴肅處理《深圳青年報》後,又“建議常委過問一下《深圳青年報》的事情。”

這次會議,在鮑彤彙報完了後,研討小組的五位成員又進行了討論。趙紫陽似有預感,竟然冒出“中國政治不可測”這樣一句話來。當時,胡耀邦還是總書記,薄一波還沒有對胡耀邦下毒手。趙紫陽在談到了“黨內民主”問題時說:“黨內民主的重點,是解決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書記處之間的關係。這方面,你們看看其他國家有甚麼經驗。要真正依法辦事,按黨章辦事。我們現在實際上往往過分強調了核心,變成了政治局領導中央委員會,常委領導政治局、書記處。缺了另外一面,就是政治局要置於中央委員會監督之下,常委要置於政治局監督之下。這要立規矩,還要成為習慣。”他還說,現在這種制度,“沒有事很好。這種制度很難保證不出事。中國人背後計較,當面客客氣氣的。中國政治不可測。”

胡啟立補充說:“中國是先君子,後小人。如何保證文革不重演?紫陽講的這一條是關鍵。”胡啟立說,今後五年內,政治局如果出現分歧,怎樣解決?

就在趙紫陽、胡啟立這樣說後二個月,在一次“黨中央一級黨的生活會”上,薄一波又一次發飆,當面批判、責罵黨的總書記胡耀邦,歸納出胡耀邦“六大錯誤”。“文革”結束後,胡耀邦為薄一波平反出了很大力,薄一波竟恩將仇報。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把胡耀邦趕下了台。趙紫陽說“中國政治不可測”,一九八九年在處理天安門學生運動問題上,因對按鄧小平意思寫的一篇《人民日報》社論有不同意見,胡耀邦下台後新擔任總書記的趙紫陽也被趕下了台。

(文章中所引文字來自吳國光:《趙紫陽與政治改革》,太平洋世紀研究所1997年出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