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不能說的秘密 誰的陰謀比四人幫強?

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前中共主席華國鋒病逝,中共為華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從出席者看,規格甚高,包括胡錦濤在內的所有應屆政治局常委均有出席,而包括江澤民在內的第三代領導層,除了卧病在床的李鵬,也都有出席,相關訃告和官方評語,顯示了當權者的複雜心理。

1951年任中共湖南湘潭縣委書記的華國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官方終於承認,華國鋒在整肅四人幫這場鬥爭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回想當年鄧小平把華國鋒趕下台時,為了貶低華的歷史地位,鄧及其控制的喉舌,曾一度否認華在整肅四人幫事件上的首要作為。而把所謂主要功勞,歸到葉劍英頭上,但私底下葉劍英和李先念卻都證實,是華通過李首先找葉,主動提出要解決四人幫,華國鋒說干就干,行動果敢,葉劍英汪東興等人所起作用,不過輔助而己。事後葉曾親口說,整肅四人幫這件事,我做不來。換了鄧小平也做不來,只有華國鋒。

華國鋒抓捕四人幫,在手段上,屬於宮庭政變或軍事政變,政變在民主國家,不合法,被視為大忌。但在極權國家確是天經地義,華看似愚鈍,卻膽略過人,頗有些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魄,照四川話說,是莽膽大。連中共元老陳雲都後怕的說,黨內鬥爭,下不為例。然而就是這種莽膽大,往往在關鍵時刻,開啟歷史新頁,所謂厚重少文,除呂安劉,當代周勃等溢美之詞,都被錯放在葉劍英身上,但顯然這個比喻,放在華國鋒身上才恰如其份。四人幫原本是毛指派的託孤人物,毛澤東的四大顧命大臣,竟被一鍋端,可見華之膽略非同尋常。四人幫中,有江青、張春橋等政壇老將,竟毫無防範。反襯華在動作之前的靜氣,全然不動聲色,江青居高臨下,張春橋老謀深算,王洪文曾為勇夫,姚文元筆杆子了得,竟不敵華國鋒。

為確證自己繼承大位的正統性與合法性,解決四人幫之後,華國鋒讓中央高層出示毛澤東寫給他的三張字條,也就是毛臨終前的三道手諭,照過去方針辦,不要著急慢慢來,你辦事,我放心,然而若干年後在四人幫受審法庭上,江青卻念出毛的完整手諭,你辦事我放心,有問題找江青。華腰斬毛的手諭,其厚黑,不可小覷。多年後鄧小平指控華國鋒堅持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做出了決策,我們要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但話並不符,事實上抓捕毛寵信的四人幫,讓鄧復出位職,平反一九七六年天安門事變等,證明華維護毛,又顛覆毛,在那個依然沉浸在對毛崇拜和迷信的年代,作為毛親近的接班人,短期內華就做出一系列改變,實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說華是凡是派,其實鄧也是凡是派,鄧竭力保毛,不亞於華。華有兩個凡是,鄧四個堅持就是四個凡是。華一當政就提出撥亂反正,抓綱治國,雖然那個綱還是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但有名無實。華的要旨就是治國,毛澤東式的激烈階級鬥爭,從華國鋒那裡暫時停了下來,重提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很粗糙,但華總算把那個瘋狂的黨扭轉到經濟建設方向上。可以說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始於華國鋒,儘管他沒有這樣表述。

通常解讀改革,只改革現行體制弊端。包括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真正的改革如果從華國鋒粉碎四人幫,抓綱治國算起是一九七六年,如果從胡耀邦主持平反冤假錯案算起是一九七七年,如果從趙紫陽萬里大膽嘗試農村改革算起是一九七八年。

改革伴隨開放,一九七八年華國鋒出訪南斯拉夫和羅馬尼亞,歸國後,感慨道:「南斯拉夫和羅馬尼亞對外經濟合作完全開放,搞補償貿易,吸收外國投資,合作經營,生產合作等,看來也沒有損害國家主權」,他批評說,中國關門一起搞,既不引進外國先進技術又由國家壟斷出口,因此華提出吸收外國貸款,結束閉關鎖國。

1979年,華國鋒在穆罕默德一場晚宴上講話。(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共新聞元老胡績偉指出,一九七八年初華國鋒派團到西方考察取經,應是中共對外開放的起點,換言之中共的「改革開放」在華那裡就提上了議事日程。

華國鋒與鄧小平最大區別,華不善於為自己謀,改革家的名義都被鄧包走了,中共黨內不少人說華老實厚道,對他頗有好感。但奸詐之黨豈能容下老實人?華被逼退位,應在情理之中。

華國鋒最大失策在於頂不住葉劍英等人的壓力,耐不住鄧小平的求情。而應允恢復鄧小平工作,等於放虎歸山,縱虎出籠,等出山後暗自結黨,反客為主。華的政治生命被亡於鄧之手,退位後華國鋒曾對陳永貴發感慨,搞陰謀詭計鄧小平比四人幫厲害多了,我們對付四人幫還可以,哪裡對付的了他呢?

可見厚黑學華國鋒略略勝於四人幫,卻遠遠輸於鄧小平,華的厚黑水準至多接近厚黑學的第一層次,也就是厚如城牆黑如煤炭,而鄧的厚黑水準超過李氏厚黑學的第二層次,那就是厚而堅硬,黑而發亮,民間盛傳華國鋒是毛澤東的私生子,對此傳言中共官方始終沒有出面否認,毛、華二人先後做古,歷史謎團依然無解。

毛澤東死後的中共領導人外界劃分,通常有改革派和保守派二大類。被劃為改革派的人物先後有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萬里、喬石、李瑞環等,至於華國鋒雖早就被鄧小平排擠在梁山排座次之外,但其開創時代的作為,卻無可否認,仍然算上改革派,按照中共正史鄧小平被封為開改開放的總設計師,然而1978年當萬里在安徽,趙紫陽在四川施行農村改革時,鄧小平卻不敢表明態度支持萬里和趙紫陽。

聯產承包的實驗很快見效,四川、安徽二個農業大省的農民迅速獲得溫飽,要吃糧找紫陽,要吃米找萬里的民謠,頓時成為天下美談。隨後四川、安徽的經驗推廣到全國,短短几年時間就解套了幾十年公社化所禍害的農民溫飽問題,顯然這是趙紫陽和萬里對「改革開放」事業立下的頭一樁功勞,而且他們的開創在鄧小平之前。

至於政治上撥亂反正,平反冤公錯案,首功則推胡耀邦,先任組織部長,後任總書記的胡,大力排除干擾,高調開展工作,昭冤雪恨不留餘地,對照之下鄧大有保留,他說對57年反右不能完全否定,對有些右派還是應該反的,只予改正不予平反。

1980年也就是「改革開放」全面展開的那一年,趙紫陽升任國務院總理,主持全國的經濟工作。1981年胡耀邦出任總書記,80年代也是鄧小平邁向權力顛峰的年代,鄧大權獨攬,於其說是憑藉新功勞,不如說是依仗老資格,鄧全權委託由胡、趙負責黨政一線工作,尤其趙,涉及面更廣,先任總理後當總書記,在此之前趙還先後主管沿海大省廣東和 大陸大省四川,鄧本人基本上屬於怡養狀態,抱孫子,打橋牌,冬眠上海灘,夏遊北戴河。

正是趙紫陽和胡耀邦實際擔當了「改革開放」的重任,成為關鍵時期的關鍵人物,繼農村改革出現績效後,1984年他們又開起了城市經濟體制改革,黨政分家,政企分離,胡趙曾擔任中共最高領導職務,中共大染缸里的厚黑風氣對他們二人不可能完全免疫,胡耀邦曾被鄧小平當棋子,充當攻守華國鋒的急先鋒,其間或許也用過一些厚黑技術。

例如在會議上臨時動議,改變會議主題或議程,對華發動突然襲擊,趙紫陽本人曾對其老戰友杜道正坦承,老杜你知道我過去也是很左的,現在我痛定思痛,改弦更張,很顯然胡趙二人從共產黨的冷血官僚變身為親近民眾的開明派和改革派,經歷了一個轉變過程,這二人身上的厚黑成份,相對而言到底要低的多,甚至說的上不善權謀。

典型的例子是鄧小平假意提退休,胡耀邦竟不知是試探,一口同意,令鄧不滿而且疑懼,胡被鄧為首的老人幫逼退時,竟不做抵抗,還諉心認錯,甚至於嚎啕大哭。這些都反映胡在政治上的稚嫩,也就是罷楚的生活會上鄧一語雙關的對胡說,你對華國鋒始終恨不起來,鄧的意思至少有這麼一層。胡對華沒有厚黑到底,在鄧小平的哲學裡厚黑不夠,竟也成為胡耀邦的一條罪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中南海厚黑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