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 市場、菲佣、真理

菲律賓女傭可以進入大陸幾個大城市打工,而且好消息傳來,月薪規定不少於人民幣一萬五千。

早年的菲律賓,開辦了太多大學,今天的台灣也一樣。太多大學生,但真正精英的職位不夠,我推測很快的將來,中國的山西煤礦主,可以請一個菲律賓國立大學女高材生進駐蘇州杭州的別墅,皆工商管理或酒店旅遊學系畢業,劃分專業,連照顧一隻芝娃娃,也要一個全職負責洗澡,另一個只負責為小狗梳毛。

香港的中產婦女,會留不住身邊的瑪莉安,這個周末,來自中國的喜訊就會在中環的天橋和維多利亞公園傳遍,三個月內,香港的闊太,住在羅便臣道以上的,會收到許多辭職信。

但是,香港中產階級正好趁這個機會向文明進化轉型。西方人看不起香港的有錢和中產階級,一個主要的原因,是香港的中產父母會爭著把子女送進英美的名校,但從小就讓幾個女傭跟在小王子小公主背後,替他們綁鞋帶、剪腳趾甲,一直到十三四歲。

西方人是很偏見地認為,這不是正確的家庭教育。這種孩子將來或會取得哈佛的MBA,但不會跟英美的大學生和白人銀行家放假去尼泊爾攀山,也不會做得到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家。

把孩子教真正的黃皮白心,將來移民加拿大受到主流社會的尊重,首先是讓他在幼年時戒除菲佣、印佣、泰佣。不,我知道山西礦主很愛國,付出一萬五千元的高薪,穿上解放軍服,向她們嚴正提醒:到底南中國海整個是哪個強國的領海。

香港的師奶僱主不是老公不愛國——老公在珠三角二十年前就開廠了,愛國的,只是沒有這樣的知識和底氣。香港人沒有財力,也缺足夠的GDP做同一樣的事,最好做回真正的自己。

這是香港家長成熟一點、脫胎換骨向外佣告別的時候。也不要幫著西方人嘲笑中國的菲佣僱主,質問一個紅色國家當初以解放被壓迫婦女、打倒地主剝削為“革命”的理想,為什麼今天會從賓國輸入大量的丫頭,其中不知或會有白毛女的喜兒或紅色娘子軍的吳清華?這個問題香港人勿理會,或許也不會問。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郭台銘說,市場就是祖國;同樣,市場就是真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