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岐山親自出馬拿下大內鬼 但最大內鬼沒有抓

8月2日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稱,日前,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被立案審查。張是中共落馬級別最高的紀檢官員之一,也是首個落馬的中央巡視組長。分析認為,江澤民悶聲發大財,帶動腐敗的中共官場更加一日千里,而反腐的中紀委官員更具腐敗勒索的條件。

中紀委內鬼張化為

8月2日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稱,日前,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被立案審查。張是中共落馬級別最高的紀檢官員之一,也是首個落馬的中央巡視組長。港媒披露,王岐山親自宣布對張化為留置審查,張簽字後癱倒。陸媒曾盤點中紀委8大“內鬼”,個個腐敗頂風作案。

為什麼反腐重地的中紀委的內鬼這麼多呢?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江澤民悶聲發大財,帶動腐敗的中共官場更加一日千里,而反腐的中紀委官員更具腐敗勒索的條件。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利用江澤民的權力,幾乎是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把中國電信資產竊為己有,幾年時間就建立起他自己龐大電信王國。據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2014年的公開舉報,江澤民的二兒子江綿康在上海擔任了6個官辦房地產相關單位的最高職務,每個職務都能掙錢,還不被公眾知道。中紀委雖然一直在抓內鬼,但中共最大的內鬼、中國最大的賣國賊江澤民並沒有被抓。

中紀委網站8月2日消息稱,日前,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被立案審查。據悉,作為中紀委的“內鬼”,張化為是中共落馬級別最高的紀檢官員之一,也是首個落馬的中央巡視組長。港媒披露,王岐山親自宣布對張化為留置審查。

中紀委通報:張化為立案調查,開除中共黨籍

8月2日,中紀委網站通報,中紀委對張化為嚴重違紀問題進行立案調查,開除中共黨籍,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繳所涉款物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通報說,經查,張化為嚴重違規,長期利用巡視權違規干預插手被巡視單位相關工作,對抗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收受他人出資購買的汽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身為高級領導的張化為,長期從事中共紀律檢查工作,理想信念喪失,宗旨意識淡漠,知紀破紀、執紀違紀,並涉嫌違法犯罪,且在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

4月17日,中國最高反腐機構宣布,中共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專員張化為“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審查”。

嚴防燈下黑中紀委嚴打內鬼

王岐山

港媒:王岐山親抓內鬼,張化為簽字時癱倒

《爭鳴》雜誌5月號報道稱,4月16日,是張化為政治生命及尋歡作樂划上句號的一天。當天下午,中紀委召開「中央巡視工作總結會議」,特派人用專車帶張化為到場,與會者有170多名局級、部級紀律高官,張化為一進會議室便全身發抖用紙巾抹汗。

報道說,在會議專題開始前,王岐山做開場白,說“今天有一項人士審查的批覆要宣布,宣布這樣的類似事件,我個人心情是很沉重的,作為中紀委書記,我是負有一定的政治責任的,敗類出現在中央紀委內部,而且能存在這麼長時間,值得深思反省”。

王岐山又說,組織給予了張化為時間、條件,讓他能爭取主動向組織和有關部門交代個人涉嫌違紀、瀆職犯罪的情況,但是張化為繼續在演戲、搞串聯、攻守同盟、湮滅罪證等活動。

王岐山問張化為有什麼話要說?張結結巴巴與語無倫次的說,我交代,我有罪,我一定會徹底交代,爭取立功折罪......當宣布其留置審查之後,張化為簽完名就癱倒了。

今年4月BBC刊文認為,習近平上任以來致力於“老虎蒼蠅一起打”的反腐行動,最近數月的著力點似乎延伸到了反腐敗隊伍內部。

較早前,官方中央電視台播出的中紀委反腐專題片中就曾顯示,2017年的反腐重點是“清理門戶”,即對中紀委內部腐敗官員的調查。

為什麼反腐重地的中紀委的內鬼這麼多呢?悶聲發大財有多大影響力?

“中國第一貪”江綿恆

八十年代時江澤民地位不穩,便讓江綿恆去美國留學、拿綠卡,觀望中國形勢。19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於是江綿恆帶著全家回來,1993年1月他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工作,四年後擔任所長。隨著江澤民地位的穩固和權勢的增大,江綿恆投入商海,當官發財兩不誤。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

在沒有“中國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他揚言說要吞併“北方電信”,其實“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他根本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

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江綿康是“悶聲發大財”的典範

江綿康利用江澤民的權力瘋狂斂財,但很少公開露面,最符合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的家訓。

據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2014年的公開舉報,江澤民的二兒子江綿康在上海擔任了6個官辦房地產相關單位的最高職務,每個職務都能掙錢,還不被公眾知道。

其中最主要的一個職務就是〝上海市建設交通委員會巡視員〞,另一個職務是〝上海市經濟研究會副會長〞,該研究會是事業單位,有國家全職撥款,許多國營和私人團體加入這個研究會,還需要交會費。

還有一個職務是〝上海房地產信息研究中心主任〞,這個研究中心壟斷政府信息,地產商到上海,要找地塊和估價,都需要付錢給這個單位。另外,江綿康還有一個職務,是〝上海市城市建設雜誌社〞的社長。

此前外媒披露,江綿康被認為是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的典範。江綿康不學無術,其高等學歷是當年陳良宇為巴結江澤民給拼湊起來的;而他的少將軍銜則是江的心腹徐才厚送的。他還涉西門子賄賂案金額高達20億美元。此外,他涉嫌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江綿康長期把持上海最肥的城建部門,周正毅為江家哥倆做白手套免費圈地。

盤點中紀委8大“內鬼”

除張化為外,此前已有中紀委8名“內鬼”落馬。據《南方都市報》梳理,分別是中紀委第十一紀檢監察室原副局級紀律檢查員、監察專員劉建營;中紀委第九紀檢監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級紀檢專員、監察專員明玉清;中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副處長袁衛華;中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局級紀律檢查員、監察專員羅凱;中紀委第十二紀檢監察室原處長申英;中央紀委第八紀檢監察室原處長原屹峰。

袁衛華曾經參與查辦過慕綏新、馬向東、武長順等大要案。但袁衛華一邊想著當大官、一邊又想著發大財,多次拿工作秘密來做交易,透露給對口聯繫地方的官員。

在袁衛華到中紀委工作後,他的這種交易為其父承攬到總金額超10億元的工程項目,而袁衛華則要求其父訂立遺囑,寫明“家庭財產全部給大兒子袁衛華”。

據披露,天津市委原代理書記、原市長黃興國,曾趁著袁衛華在天津查辦案件期間,主動與其接觸,請袁衛華喝酒、吃飯,贈送名貴手錶等貴重的禮物,打探武長順案、楊棟樑案的相關信息,同時套取、打探關於黃興國本人一些問題線索,袁都一一奉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李宇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