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從「抗美援朝」中得到了什麼?

朝鮮戰爭也打擊了國際共產主義的囂張氣焰,教訓了毛澤東。比如1950年代美國軍艦無數次侵入中國領海,中國海軍硬是不敢發一槍一炮,只是不斷抗議和警告。1958年炮轟金門,美艦進入中國領海,為國民黨護航,毛澤東的指令竟然是只許打蔣艦,不許打美艦,就是美國開火也不許還擊!

朝鮮戰爭的謊言和神話是許多“愛國”精英御用大衣櫃里最神氣最神聖的一套“皇帝的新衣”,喜歡從所謂美國人對這場戰爭的感受上,去挖掘出中國人民對“““新中國”””第一仗的榮耀和自豪感來。據他們考證:朝鮮戰爭是美國人的一場“遺忘的戰爭”,被美國人民認為是一場“錯誤時間,錯誤地點,錯誤敵人的錯誤的戰爭”;朝鮮戰爭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場沒有勝利的戰爭”,美國人從此怕了中國,如此等等。用美國人的口來講出中國人特別愛聽的話,是許多“愛國”精英的一大發明。

在某些有關朝鮮戰爭文章中,有人總喜歡引用歐瑪·布萊德雷上將所謂“錯誤的時間、地點、敵人、戰爭”一句證驗美國人後悔和中國打朝鮮戰爭,這是一個不顧前因後果及發言情境,胡亂斷章取義的結果。

事實上,布萊德雷的那段話是在1951年5月15日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外交關係委員會前作證的聲明,當時他是三軍參謀總長聯席會議主席。他之所以在國會作證,起因是麥克阿瑟。麥克阿瑟因為與杜魯門總統發生統帥權之爭,並且主張將朝鮮戰爭戰事擴大至中國,在1951年4月11日被杜魯門解職,由李奇微接任。

麥克阿瑟回到美國,在4月19日對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作證演說,主張將戰事延伸到中國本土,引起政府內外的震撼。不過麥克阿瑟的主張並不是派軍進攻中國本土,他所希望的是藉由海空力量施加壓力,迫使中國儘快妥協結束朝鮮戰爭。

他在演說中說:“沒有一個頭腦正常的人會想把我們的地面部隊派出進入中國大陸,而這種想法我們也從未列入考慮。不過,如果我們的政治目標是想要如擊敗舊敵人(按:指朝鮮)一樣地擊敗這個新敵人(按:指中國)的話,現時的新局勢會要求我們對戰略策劃做急遽而重大的改變。就我看來,除了依循軍事上的需求,取消(我們)給予鴨綠江北敵人的安全保護區之外,我認為在軍事上仍須做到下面幾點:1.加強我們對中國的經濟封鎖;2.對中國海岸進行海上封鎖;3.取消對中國海岸地區及東北進行空中偵察的限制;4.取消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部隊行動的限制,提供物資上的支援以讓其能對中國大陸進行有效的軍事行動。這幾點都是專業地設計來協助我們在韓國的部隊,以便在最少的延誤下結束敵對行動,並挽救無數的美國與聯盟國家人員的性命……”。

雖然麥克阿瑟並不認為該直接進攻中國本土,而且他行動的目的也在於儘快結束朝鮮戰爭,但是其主張仍然與美國政府政策大相逕庭;由於麥克阿瑟在美國人民心目中英雄的地位,他的突然去職讓人大感意外,在政黨推波助瀾下,造成了其後長達7周的大辯論,杜魯門政府不得不進行對現行政策辯護並消音的動作。

1951年5月15日布萊德雷應邀對國會作證,就是為了說明軍方的立場與主張,否定麥克阿瑟的主張。他是這麼說的:“雖然我們目前的戰略是不進行全面戰爭以達到對抗共產主義的目的,我並不認為這個戰略可以保證世界大戰不會被強加到我們身上。不過,保持耐性和決心,不引發世界大戰,卻又同時改進我方軍事力量的政策,是我們相信必須繼續遵循的……”,“在目前的情勢下,我們反對將戰事從韓國擴大到包括赤色中國。對赤色中國進行所謂有限度戰爭會增加我們所冒的風險,會將我們的力量耗費在一個並非戰略要津的地區。赤色中國並非尋求主宰世界的那個強大國家(按:指蘇聯),坦白地說,從參謀長聯席會議觀點來看,這個策略(按:指將戰事從韓國擴大到包括中國本土)會讓我們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敵人進行錯誤的戰爭。(Frankly,in the opinio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this strategy would involve us in the wrong war,at the wrong place,at the wrong time,and with the wrong enemy.)”

注意他用的“would”字,這是假設語氣,代表可能發生的事;所以他談的絕不是當時中國已經參戰、還在進行中的朝鮮戰爭,而是擴大到中國本土的戰爭衝突。

這些人所說的所有內容歸結起來只有一句話:我們曾經和美國人打了一仗!打了一仗本身不是目的,是否通過戰爭取得了積極性的結果更重要。很顯然,對於美國人而言,跟中國的農民軍隊打了一仗也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但美國軍隊畏懼了嗎?當然沒有。事實上,如果今天中美之間再次交戰的話,結局可能對美國軍隊更有利,這一點,從近年來的局部戰爭中美軍所顯示的實力就可以看到。

或許有人還要說:美國人眼看著就要打過鴨綠江,侵略到我們祖國的領土了,不抗擊能行嗎?其實,所謂的“保家衛國”只不過是為了出兵朝鮮假託的一個借口而已。早在美軍參戰之前,毛澤東和斯大林就已經預見到美國即使參戰,也不會以中國為目標。這個判斷是正確的。但中共領導人只是判斷美國可能會派遣日本陸軍部隊參戰,而沒有想到美國兵直接參加了戰鬥。戰後李奇微將軍的著作中也提到,這場戰爭來的非常突然,美國的準備也非常倉促,甚至連國會的必要討論都沒有完成就直接進入了戰爭狀態,所以,說美國人意在通過朝鮮半島侵略中國,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被迫害妄想。

有人津津樂道於美國人自己的那句話:“我們在一個錯誤的時間,在一個錯誤的戰場上和一個錯誤的對手進行了一場戰爭”。有人認為這是美國人認輸服軟的表示。平心而論,中國又何嘗不是這樣呢?現在,當我們站在歷史的回顧角度再度審視它的時候,唏噓多於豪情。看看今天那個我們曾經傾力相助的國家是個什麼模樣,更讓人覺得我們的犧牲毫無價值,那場戰爭讓我們倍覺窩囊。

朝鮮戰爭真的被美國人遺忘了嗎?事實證明,60多年都過去了,美國的領導核心也不知道換了多少代,但他們的政府和人民至今仍然念念不忘當年失蹤的士兵。在美朝雙方隔絕幾十年之後,第一次會談時,美國人急切要知道的,不是什麼政治軍事經濟,而是他們大兵的下落,美國人願用萬金換取忠骨還鄉。如此善待自己的軍人,連朝鮮人都為之感動。

實際上,這些士兵,很多已經沒有什麼親人了,他們可能既不是美國的高幹子弟也不是民主黨共和黨黨員,但他們都是美國的軍人,是美國政府派他們出去,為美國利益而戰的,不管過去多少年,不管什麼黨在執政,美國政府始終認為他們有責任要尋回這些士兵的下落。美國人可以遺忘朝鮮戰爭的榮譽與輝煌,可以遺忘朝鮮戰爭中與中國人的仇恨,可以遺忘朝鮮戰爭中危難時刻挺身而出,用生命保衛日本、韓國人民自由的大恩大德,但美國政府絕不會遺忘那些曾經為國奮戰的勇士,美國人民也不會遺忘他們。為他們,美國人甚至可以放下高貴的身段,請求敵國的幫助。什麼都可以忘,政府責任不能忘,價值準則不能忘,這就是美國人!

不僅美國人沒有遺忘朝鮮戰爭,幾乎所有的朝鮮戰爭參與國,除中國外,都沒有遺忘朝鮮戰爭,在所有國家重大慶典中,幾乎都能看到朝鮮戰爭老兵的身影,他們永遠是國家最受尊重的一群人。每年的戰爭紀念日,我們看到,許多加拿大人自發地戴起了罌黍花,全國人民都放下手中工作,靜默1分鐘,悼念歷次戰爭中的陣亡將士,其中就包括朝鮮戰爭在內。各級政府官員也都紛紛出動,從沒忘記過向朝鮮戰爭烈士紀念碑獻花。在西方,朝鮮戰爭越戰退伍軍人的地位一直是崇高的。

美國人如果真的認為當年介入朝鮮戰爭是“四個錯誤”的話,那麼在朝鮮戰爭結束後,就應該儘早脫身,採取措施以避免自己再捲入下一場同樣的戰爭。但朝鮮半島都停戰半個多世紀了,美軍至今仍然駐紮在韓國。雖然美軍只有3萬多人,但美軍的存在是決心書,它向世人表明,誰要是再膽敢動韓國一下,就是直接同美國開戰;美軍是宣傳隊,宣揚的是西方自由民主的價值觀。美國人留在韓國,就是證明自己不懼怕任何時候再次捲入朝鮮戰爭!

朝鮮戰爭,是美國在正確時間、正確地點與正確敵人進行的一場正確的戰鬥。朝鮮戰爭前,美軍是撤出韓國的;但通過朝鮮戰爭,美國回來了,牢牢控制了朝鮮半島中戰略位置最重要的韓國部分,打破了蘇聯太平洋艦隊和空軍在韓國獲得前進基地的夢想,消除了蘇聯對日本的潛在巨大威脅,使朝鮮對蘇聯失去了原有的戰略意義,蘇聯在這一地區的巨大投入也就竹籃打水一場空。

隨著中國對蘇聯的一邊倒,日本對美國已不僅僅是前沿陣地,而是美國在亞洲太平洋的一塊無法失去的安全基石,朝鮮戰爭的正確性也就越來越明顯了。美國的歷屆政府,不管持什麼立場,對駐韓美軍的撤出,都抱非常謹慎的態度,因為這首先關係日本的安全。美國在朝鮮戰爭的真正對手是蘇聯,至於蘇聯派誰出來當打手,朝鮮還是中國,美國是不能選的,也不能退的。正因為朝鮮戰爭中美國有巨大收穫,朝鮮戰爭的停戰協議也是按照美國的條件達成的。

朝鮮戰爭也打擊了國際共產主義的囂張氣焰,教訓了毛澤東。比如1950年代美國軍艦無數次侵入中國領海,中國海軍硬是不敢發一槍一炮,只是不斷抗議和警告。1958年炮轟金門,美艦進入中國領海,為國民黨護航,毛澤東的指令竟然是只許打蔣艦,不許打美艦,就是美國開火也不許還擊!

經常有人拿甲午戰爭比朝鮮戰爭,但這兩者中中國軍隊的角色是完全不同的:清朝李鴻章時代,中國是獨佔朝鮮的利益,也獨攬朝鮮的安全責任。朝鮮是中國的屬國,內政外交軍事經濟都掌握在中國政府手中。這種情況下,日本軍隊攻入朝鮮,當然侵犯中國利益,是蓄意挑釁,中國沒有不戰的理由。

毛澤東時代,根本談不上對朝鮮的什麼控制,中國沒有佔有朝鮮的一點利益。金日成在朝鮮戰爭前朝鮮戰爭後及朝鮮戰爭中,都是直接聽從斯大林的指示,志願軍和人民軍的協調作戰,也是有蘇聯顧問統一指揮的,中國根本就管不了人民軍。朝鮮戰爭是為蘇聯人爭利益,朝鮮人頂不住的時候,蘇聯才派中國上陣;中國的角色就是一個蘇聯僱傭的打手,招之即來揮之即去,即使碼頭打下了也根本沒份!

中國大陸現在的歷史書籍上,有這樣的記錄,毛澤東當年談到不能解放台灣時,曾沉痛地說:“斯大林發動朝鮮戰爭,是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這句話的真假,姑且聽之,但從這句話里可以得出以下結論:1,朝鮮戰爭,是斯大林作的最高決策,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朝鮮戰爭並不是一場內戰,否則毛澤東憑什麼就怪到斯大林的頭上?2,國際社會主義陣營和中國在朝鮮戰爭中是得不償失的,否則,何來嚴重錯誤這種話?何必沉痛呢?3,台灣問題決不是中國大陸想打就打,想什麼時候打就能什麼時候打的問題。

中國大陸大肆宣傳克拉克將軍關於朝鮮戰爭“這是一場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和錯誤的對手打的一場錯誤的戰爭”這句話,標榜自己是勝利者,不提布萊德雷將軍講話的前提,斷章取義,故意歪曲,一方面是打腫臉充胖子,阿Q式的精神法;另一方面是為了欺騙人民,將美國在聯合國的決議下參戰、維護世界公義,描繪成侵略者而在朝鮮慘敗。但歷史已經證明,最終誰是慘敗者。朝鮮戰爭最直接的意義,就是挽救了大韓民國,如果沒有國際社會仗義支援,大韓民國早已不復存在。韓國和朝鮮,幅員相當,發展基礎基本相同,一個是民主社會,一個是共產專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今天,韓國經濟繁榮、民主自由、國力強盛、活躍在國際舞台,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而朝鮮卻是封建世襲、專制黑暗、民不聊生、餓殍遍地。誰好誰壞,誰勝誰負,一目了然。

朝鮮戰爭在中國,除了官方每隔幾年搞一次紀念之外,也在漸漸地被人們淡忘。所謂“中朝人民用鮮血澆灌的友誼”更是淪為笑柄,也許只有在金二世跑到中國要大米要銀子時才會用得到。很多國人認識到,如果說當年中國軍隊的鮮血在朝鮮半島澆灌出了什麼花朵的話,金家王朝實乃是碩果僅存的怪胎。

所謂“抗美援朝”從頭到尾根本就是欺世謊言。在謊言中泡大的很多國人到今天仍相信是美國侵略了朝鮮,相信中國在朝鮮打了勝仗。但除了中國軍隊用“小米加步槍”同當時世界上最先進最強大的美軍對抗的事實,或許還可以顯示一點點“輝煌”外,中國從“抗美援朝”中,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