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64罪孽,能消隕於強制忘卻嗎

89,64血債的罪孽,這共產極權的重大負資產,豈能重刑關押天安門四君子之一的見證人劉曉波,就咽住喉?通緝學生首領王丹、周鋒鎖等,便封住口?江澤民將抗拒鎮圧學生的總書記趙紫陽囚禁到死,就可消聲滅跡了嗎?

28年前,那20萬軍隊血洗北京,這屠殺,可比史上揚州十日與嘉定三屠的屠城,而這次屠殺的,儘是當年公車上書的大學生文化精英,與民主覺醒者呵!兇狠地屠戮,既震驚全國,也震驚劊子手自己,還震驚全世界!

儘管,天安門與長安街上的血跡與彈痕,除凈滅凈了,世界各囯記者鏡頭留下的現場記錄,天上衛星攝下的恐怖血腥,仍在檔案與世界傳播,還陳列於展覽館,並宣講於課堂。詩人廖亦武以“大屠殺”為題滴血寫的詩,仍在光碟與書籍傳播,隻身擋坦克群那漢子的照片,已成震憾世界的64圖騰,永垂千古,還活著失去雙腿的北京體院方政,仍在海處控訴那場鎮壓的野蠻與凶殘!

亊後,鄧小平與陳雲看中江澤民接班,是看中江在上海鎮壓欽本立《世界經濟導報》的堅決,選中胡錦濤掌印,也看中他鎮圧拉薩藏人毫不手軟。且策劃他們紅二代的梯隊來接班掌權,認為:就可保住他們祖墳,不會遭挖了。

但鄧小平還是恐怖自己罪大惡極,叫撒自已骨灰下海。到今年這2017年,鄧陳兩人的策劃,豈不仍落空了嗎?因為有決定:全世界共產黨在莫斯科的宗祖墳與宗主祠,已決定挖除。要恢復歷史真象:十月革命,非革命,而是十月政變。革命導師列寧非導師,真實身份,是領德皇威亷5千萬金馬克的俄奸,用他顛覆俄國沙皇與克寧斯基與孟塞維克的民主聯合政府。並且,對共產極權鎮壓的無辜者平反,為冤死的政治殉難者豎紀念碑,如耶路薩冷的哭牆,在莫斯科建一座悲傷牆。

這不是徹底地挖了共產極權主義與制度的祖坆,鄧小平與陳雲的策劃全部落空了嗎。祖師列寧、史大林的坆已挖,其中國的徒子徒孫的坆還能永保不挖嗎?

這還是前共產黨員現總統普金與總理梅德韋傑夫共同簽署的決定。並已進行著將在今年10月7日前落成。

這破天荒的亊說明:罪孽,不可能按罪犯的意願,任意篡攺與毀滅其罪證,便逃過歷史公正的審判,即便正義遲來,中國古訓說的:天道好還,頑抗到底,也是徒勞。

64鎮圧留下的罪孽,就是在當今中國,也掩不住,隱不了。28年來,眼前我們仍看到:

丁子霖教授等天安門母親,喪子之痛,永凝於心。今年母親節,他們又發表聲明:對他們監視、騷擾、恐赫及不準去坆前祭拜的白色恐怖,發出怒吼的抗議!

在成都,當年絕食天安門的北農大學生陳雲飛,頭上受傷縫了8針,傷口癒合,心上的傷口,仍未癒合。他的64情節,使他成了竇娥喊冤,又如祥林嫂說兒子被狼吃掉,那麼去訴說自已同學被殺掉,他對天安門殺戮的反抗,寫成兩句話:“僕人,別對主人動粗”做成標牌,背在身上,走過衙門。他將“向64遇難者的母親們致敬”花錢登在《成都晚報》廣告欄中,驚動北京上層,風傳全世界。顯然,共產極權的強制忘卻,陳雲飛就以行動戳破,證明無效。

陳雲飛是64鎮壓的受害者。隔了28年,下一代青年,如四川陳兵、符海陸、羅譽富、張雋勇,仍未忘記89,64這血債,他們在陳雲飛用廣告效應提醒64又10多年後,繼續推出“銘記八酒六四”的酒商標,接過不遺忘64的接力捧,再掀起對64的記憶,引大洋彼岸紐約的胡平先生也喝采:為有這麼頑強堅持64真象的四川老鄉驕傲,並著文稱讚。

看來,權力者們發的豪言:殺20萬,穩定20年!認為自已可壟斷一切,請問:你們想一屁股坐滅天安門血泊,不是坐在火山口上么,從此,就再也穩定不了呀!

從這20多年上訪的冤民如潮湧,被拆遷被奪產的平民,到下崗被奪職的工人,擠滿條條上訪路。近來,又添民辦教師不說,還有上萬轉業軍人請願,神出鬼沒包圍了軍委大樓。而習近平兩次出訪美國,也遭鳴冤訪民圍阻,這些亊實證明:所謂穩定20年,不是又落空嗎?你們的暴力,正是製造不穩定的發動機呵!

最近,暴出一新聞,是原武警司令王建平的,他是鎮圧天安門學生立功將領,晉陞上將與軍委副總參謀長後,幾月前,因貪腐被捕,成為繼郭伯雄、徐才厚又一軍委上將落馬。審查中,他磨尖筷子戳入動脈血管自殺。豈不也是對他64罪孽變形的懲罰嗎?相反,那拒絕受命領軍去鎮圧學生的38軍軍長徐勤先,官運毀了,不僅人格高尚了,退休後日子過得極快樂哩!王建平的身敗名裂,徐勤先的格高名馨,不仍證明:老天有眼嗎?

極權者夢想壟斷輿論與信息流通,便可割斷人的記憶,使人們忘卻六四血債,在北京,我發現人們追蹤袁木的故事,有如猶太人追蹤納粹的再現,十分有趣。

袁木者,何人?出身新華社的國務院新聞辦主任也。他在鄧小平屠殺天安門請願絕食學生後,賣弄他巧舌如簧唇舌於多次記者招待會上,矢口狡賴殺人,舉出證據,他賴不掉了,又在被殺的人數上狡辨。敷衍中外記者很賣力,幫劊子手逃避罪責很效忠,比今日喊絕對忠誠口號官僚,弔詭多了。據說:他這麼無恥,是想以此獲得中宣部寶座,誰知,他仍然是用作去抹天安門血泊的工具,如抹布用後,就拋棄了。他的企圖仍落空。

可是,袁木這人,就總與天安門屠殺聯繫起來,人們對天安門罪孽的不忘,也就對他這64的辨護士不忘,不準人們對鎮壓學生髮怒,難道可禁止對袁木義憤嗎?袁木走在街頭,便成千夫所指的壞蛋,魯迅可橫眉冷對千夫指,袁木只有低眉萎對眾人責了。他悄悄地搬了家。可是,他那張臉難逃眾人眼睛,有人在他門上寫出:袁木住此!嚇得他再搬家,仍逃不過民眾眼睛,因為幫主子文過飾非,落得一個耗子過街的下場。〔袁木的下場,頗值得今日5毛參考〕直到近來,有人發現他躱在美國,又像以色列人發現納粹在阿根廷那麼暴料,筆者就見他這鼠輩在網上曝光!64鎮圧28年後,袁木這狼狽象,不是他為虎作倀的後果嗎?

從人們對袁木之窮追不捨,不也說明:專制者逼人們遺忘89,64這血債,多麼困難!

比64血案更早幾十年的台灣的二,二八血案,筆者見陳儀造此罪案時,馬英九還未出生,可他在總統任上,還在低頭為前人認罪賠罪。韓國的光州血案,也是同樣的懺悔。只北京的64天安門血案,想混過抹過。竟然,有謬論反果為因,稱鎮圧帶來經濟繁榮。實是鎮壓不僅造成孤立與封鎖,且促左傾出現經濟困窘,直到鄧小平看見當年整他那反擊右傾翻案風,幾乎重臨他頭上,才以南行講話和發狠話:誰不改革,誰下台,再遇美國打伊拉克,目標轉移中東,方暫解中共之危,獲GDP發展之機呵。

殺人可殺出經濟繁榮的生產力來,這種經濟學,可能只是老毛那階級鬥爭,一抓就靈謬論的翻版。當年,只見殺與斗破壞生產力,破壞到文革,稱國民經濟崩潰呢。

殺人的64鎮壓,只告訢世界:中共自已撕下那張人民子弟兵的皮,哪有人民子殺人民的,裸現出法西斯黨衛軍的本質。且在今日反貪中,再暴露為:他們從匪軍變腐軍的過程。

其實,歷史罪孽,往往是造罪者比遭罪者,更緊記難忘。他們總想弄些掩蓋罪孽的手段與詭計,卻是再造新的罪孽,毛澤東不正是這麼在文過飾非的頑固到底中,堆壘出罪孽圧得他喪失攺錯的機會與勇氣嗎?他用軍亊手段指揮經濟工作,把大兵團作戰變為全民鍊鋼,樹木砍光,農田丟荒,餓死數千萬,還想以文革來抹掉罪錯,結果,鑄成更大的罪孽,對文化的毀壞,造成3千年未遇的大浩劫。

毛澤東留下的罪孽,既在物質世界,更在精神世界,不否定他,他造就的互斗互害機制,既在官場也在巿場還在中共高層運行。中國人缺德失信,與他用謀略代替道德文化無關嗎?他用個人崇拜製造億萬愚民,不是為公民生長設下障礙嗎?豈能武斷地不準否定毛的30年一句話,就可肯定他.。也非用健忘症就可忘卻歷史罪孽,將老毛那些可悲的所謂馬克思加秦始皇破爛包藏起來,在電子網路信息時代,那些罪孽,對什麼偉大復興夢,只會是定時炸彈,把那夢炸得粉碎。

今年64又到了,當局那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緊張,只說明他們的64罪孽,未認罪與悔罪前,便永在發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公民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