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瀾:觀看電影《敦刻爾克》隨想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金瀾:觀看電影《敦刻爾克》隨想

第二次世界大戰給整個世界留下來非常濃重的一筆,七十多年以來人們一直在追憶、反思,有的場景值得回味,敦刻爾克大撤退就是其中之一。

在工業革命與技術革新不斷給二十世紀的西方世界帶來物質和財富,又膨脹著野心和慾望的大背景下,1940年5月德國虎狼之師在橫掃波蘭之後揮師南下,四十萬英法聯軍抵擋不住其兇猛的氣勢,戰略性渡海回撤英國。敦刻爾克大撤退,並不是一場光榮的轉戰,英法聯軍丟下重型武器,頂著空襲,冒著海水的無情吞噬,在危機四伏中逃生。然而,它也不是一場恥辱的潰敗,四十萬人在生死危機的時刻,組織有序,民用商船、遊艇全部投入救援,十天成功救走三十三萬多人,也堪稱歷史的奇蹟。

影片卻非常細膩的表現了人在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刻自然流露出來的恐懼,本能的求生,在無望之中掙扎,在一次次的轟炸中,是死還是生,死神到底選擇了誰,每個人的命運都在大動蕩中飄搖。有鎮定自若指揮撤退的將軍,也有想方設法偽裝以求儘早登船的士兵;有在艦船中彈即將沉沒之中奮力打開艙門,使幾乎被湧入的海水淹死的同伴脫險的人,也有躲在甲板之下,被船外的槍炮聲驚恐到歇斯底里而自相殘殺的軍人;既有駕一葉小船意志堅定奔赴危險的對岸救人的老船長,還有被德機擊中落海遇救卻驚嚇到精神失控的英國飛行員….林林總總,形形色色的表現,這是真實的戰爭,真實的人心,所以才打動人。

電影要顯示出戰爭的無情殘酷,又在力圖表現了當年英國法國戰勝恐懼的戰爭意志,在表現戰場場面的視覺效果上也運用的非常成熟。77年過去了,敦刻爾克的海灘還是那樣的海灘,海水還是那樣的海水,而人世間已經走過了幾代人,這部電影的場面已經比不上1958年的電影《Dunkirk》那麼貼近真實,飛機船隻都動用的比較少,但是,影片依然吸引人,影院依然爆滿。

戰爭片既可以作為還原歷史的紀實,又起到了讓人們反思的作用。一戰、二戰給整個世界帶來巨大的傷亡和損失,這是世界為之驕傲的二百年工業騰飛所帶來的副面作用,使戰爭的屠殺效率非常高,非常可怕。二戰之後,參戰國深刻的反省,對戰犯的審判,以及對局部地區的膨脹一直保持警惕與壓制,避免了人類社會再次重蹈覆轍。影視界也並未間斷的從戰爭各個角度展示戰爭的真實殘酷,並且儘力的挖掘在戰爭中人性的善惡,也使大眾對歷史有了更真切的認識。

回顧中國近代史上真實發生過的與之相似的二次大撤退、大轉移,一次發生在1934年10月中共紅軍在國民軍圍追堵截之下,從江西‘蘇維埃共和國’撤出,繞走人煙罕至的雪山草地艱難逃跑至陝北,以期得到蘇聯共產國際的支持。另外一次是1938年10月日軍沿長江向上游推進,武漢失守,國民政府大批人員和戰略物資滯留宜昌。危急時刻,民生輪船公司實業家盧作孚挺身而出,承受著輪船少,江水急,日軍轟炸,冬季枯水期將至的重重艱險,指揮若定,成功救援並且運輸了大批軍用物資脫險,使民國政府在重慶的抗戰得以堅持。至於前者,我們都非常熟悉,一場關乎存亡的逃跑被中共美化成英勇的“北上抗日”,成為洗腦的教材,而真正救國救難的長江搶運,卻被久久的埋沒。

一部好電影也是一部好教材,甚至影響著幾代人的思想觀念,道德是非,反之亦然。而大陸幾代人都浸泡在對歷史的造假宣傳和愚蠢可笑的文藝作品之中,對歷史的真實恍若隔世。作為理性的人不能低估謊言的邪惡作用,因為它會使人失去判斷是非的標準,如同法官需要依據證詞和事實證據來進行審理和判決,醫生需要根據檢測報告和病史而不僅僅是病人對癥狀的口述來診斷疾病。因為大量影視作品的存在,在今天的中國,人們對二戰中的歐洲戰場和戰事以及領導反抗法西斯的軸心國的作為還多少有些了解,而對同時期國民政府的抗日史實卻片面和歪曲的了解,更沒有幾部真正反映近代史實的影片。在同樣進入了二十一世紀的背景下,相比之下,中國人的頭腦中裝載著中國近代史的謊言,那麼對當下戰爭的熱望和對世界的認知角度也同樣出於謊言所強調的出發點。

反思歷史上走過的的路能夠理清我們現實的思路,平和內心的焦慮。七十七年過去了,不可一世的德國機械化部隊的身影和聯軍日後反攻並終於贏得勝利的意志都留在電影里,敦刻爾克大撤退作為二戰的一個片段,今天又一次展現出來,又一次呈現了真實的歷史和人心,值得欣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