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蔡曉穎:中國傳銷都有些什麼套路

‌‌「北派是傳銷的初級版,也就是比較低端,就是吃大鍋飯、睡地鋪、上大課……這種傳銷居住條件比較簡陋、投入的錢也不多、門檻比較低。‌‌」 ‌‌「南派傳銷相對條件比較好。有一個講法是‌‌『北派打地鋪,南派住別墅』。南派主要是在一些高檔小區,參與的人群以三、四、五十歲的年齡段,有經濟能力的人為主。‌‌」

中國東北大學畢業生李文星疑因通過互聯網招聘平台求職,誤墮傳銷陷阱而死,屍體在天津靜海的一個水坑中被發現。對於李文星之死,91年生的路先生(化名)感受猶深。‌‌“挺可惜的一個人。‌‌”路先生也曾在天津靜海加入傳銷公司,幾乎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2014年,路先生畢業後,在工廠當實習生。不過,他對在工廠幹活並沒有很大興趣,反而想做一點生意。剛好那時有一位朋友告訴他,在天津開了一個皮具店,邀他聚聚。

路先生出發前,還囑咐朋友們留意他有沒有被控制。但他抵達天津之後,慢慢便放下警戒心。

他的朋友帶他到了小區的一個樓房,介紹其他朋友給他認識。房裡面有六七個人——有男有女,也是年紀相若的年輕人。

雞魚、機遇

剛來到天津靜海的幾天,這些新朋友帶著路先生去遊玩,也在房間內玩撲克等遊戲,氣氛融洽。他們給路先生的飯菜也很不錯。‌‌“我記得第一天好像是土豆雞塊,第二天好像是有魚啊。對於新人來說,一般都會給他們做雞和魚……雞魚、機遇嘛。‌‌”

這些‌‌“新朋友‌‌”讓路先生參與公司介紹會、推廣會、講課,後來路先生意識到他們乾的是直銷,賣的是化妝品、保健品之類的東西。

路先生對他們說,沒有興趣參與直銷,要買票回家了。‌‌“新朋友‌‌”沒有阻止他離開——路先生說,他當時並沒有受到人身控制,也沒有受到威脅,這大概就是與李文星遭遇不一樣的地方。不過,他自己最後改變心意,決定留下。

‌‌“我這個人也比較愛交朋友,當時說反正這兩天確實跟這些所謂朋友在一塊兒嘻嘻哈哈,玩遊戲甚麼的,就挺開心的,也無所謂啦。‌‌”

‌‌“其實在中國,只能說百分之二三十(傳銷)有強制、控制你的。剩下的大部分都是通過感情呀、靠面子這樣留你。‌‌”

‌‌“傳銷是鍛煉‌‌”

路先生認為,陷入傳銷陷阱的人並不一定貪心、求財心切。尤其是年輕人,對錢的慾望沒有很大。

‌‌“很多人說賺好幾百萬、上千萬,甚至上億。其實對錢來說,大家也知道實現的可能性不大。‌‌”

‌‌“我們裡面就講,產品只是媒介,發展人才才是硬道理……其實產品可有可無,或是說是甚麼東西都不重要,最重要是發展人,才是最關鍵的。‌‌”

‌‌“在傳銷裡面感覺到,都是積極向上的,認為能學到東西的……第一個是想到能鍛煉自己、能學到東西。‌‌”

在靜安待了一個星期後,傳銷組織要求路先生付兩三千塊的入會費。之後的半年多,路先生總共買了五套產品,約花1.5萬元。他們也一直轉換基地,從天津靜海跑到廊防三河,再搬到保定涿州。

路先生的家人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一直勸路先生,但不得要領。‌‌“當時我不認為自己被洗腦,而是家人被別人洗腦了啦。‌‌”

有一天,大伯、兩位表哥等數名親戚在中國反傳銷協會的人員陪同下,從山西跑到保定涿州,希望他不再參與傳銷。一開始,路先生還是不相信自己被騙。但離開傳銷集團、回老家後,他與‌‌“朋友‌‌”失去聯繫,就慢慢覺得沒有必要再與他們有任何瓜葛。

南北派傳銷

路先生遠比李文星幸運——沒有遭受暴力對待,算是全身而退。相對來說,路先生的例子更典型。

中國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說:‌‌“李文星這個案子不是個例,但也不是說所有傳銷都是這樣。傳銷有很多種,暴力傳銷所佔的比例還是不大。‌‌”

中國傳銷組織很多,數量不好估算。但李旭解釋,中國傳銷組織分兩種:南派跟北派。他估計,李文星所遇到的傳銷組織屬北派,由於李文星與組織起衝突,所以遭受到人身危險,最後送命。

李旭說,北派跟南派都是‌‌“異地傳銷‌‌”,專門把人騙到外地去。不過,兩者還是有差異。

‌‌“北派是傳銷的初級版,也就是比較低端,就是吃大鍋飯、睡地鋪、上大課……這種傳銷居住條件比較簡陋、投入的錢也不多、門檻比較低。‌‌”

‌‌“南派傳銷相對條件比較好。有一個講法是‌‌‘北派打地鋪,南派住別墅’。南派主要是在一些高檔小區,參與的人群以三、四、五十歲的年齡段,有經濟能力的人為主。‌‌”

李旭說,南派傳銷打的旗號比較高檔,譬如是連鎖經營、陽光工程等等,投資金額也更高。另外,他說南派組織會印刷非法出版物或偽造公眾文件以取得民眾信任,‌‌“洗腦手段高明‌‌”。

他認為,北派傳銷有向南派傳銷學習,南派傳銷技巧未來大有機會成為主流。

‌‌“人人都有風險‌‌”

李文星之死引起大眾對傳銷的關注。有一些人認為,大學生和入世未深的年輕人最容易受騙,但李旭指出實況並非如此。‌‌“參與傳銷的人群不分年齡,也不分學歷……只要你對現狀不滿意、想改變的人都容易陷入傳銷。‌‌”

李旭指出,傳銷流動性大,而且警力有限,難以連根拔起傳銷集團。

‌‌“法律方面,確實對傳銷量刑還是偏低。‌‌”根據中國刑法,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的,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根據界面新聞報道,相關傳銷組織人員刑期多為5至7年不等。

天津公安機關終於在周日(8月6日)進行為期二十天的‌‌“嚴打‌‌”行動。根據《新京報》周二(8月8日)報道,行動兩天以來,發現傳銷窩點420處,清理傳銷人員85人。

不過,這一切行動都是以李文星的死換來的——這一切一切,能否阻止下一個李文星出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