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他下令「六四」開槍!

“六四”慘案亡靈沉冤,可有昭雪的一天?圖為天安門廣場前門。

1989年的“六四”慘案發生至今超過28個年頭了,可有昭雪的一天?當年堅決開槍的鄧小平、李鵬等人成為歷史的罪人,中共也將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趙紫陽丟官坐牢也不下令開槍

據趙紫陽回憶,當年要求開槍鎮壓態度最堅決的是李鵬、陳希同和不在位的王震,鄧小平是最後階段拍板的。“除了鄧小平,(中南海)沒有人能下這個(開槍)決心。”而堅決反對開槍的趙紫陽不願當歷史罪人,拒絕下令,因此被從總書記的位子上拿下。

對此,趙紫陽並不後悔,事後也拒絕做檢討。他如此說道:“寧肯丟官坐牢,我也不能下令開槍。”“在‘六四’之後召開的四中全會我堅持不做檢討,只是說明自己的態度,是因為在毛澤東的時代,我幾乎年年都要做檢討,當時是真的認為自己錯了。但是這一次不認為自己做錯,所以不能檢討,這決不是分裂黨。”

蔣介石不會下令向學生開槍

在如何看待“六四”開槍問題上,趙紫陽指出:“軍閥政府,甚至蔣介石在‘一二九’學生運動時都不敢下令向學生開槍,(‘六四’)出動了幾十萬軍隊,調動了幾個軍區,沒有這個必要。”“如果你開槍是問心無愧,為什麼不願年輕一代人知道這件事?你們是幹了一件好事就要宣傳十年二十年的。”

誠如趙紫陽所言,一直被中共宣傳如何不堪的軍閥和國民政府,對於學生運動也是不敢下令開槍的。就以“五四”運動、“三一八慘案”和“一二九”運動為例。

根據台灣公布的史料,1919年爆發的“五四”運動,實施暴行的恰恰是喪失了人性的學生,他們不僅衝破了北洋政府貼在曹汝霖家大門上的封條,而且端起石頭狠砸曹家癱瘓的無辜老人,其後火燒曹家,並將在其家做客的章宗祥打成腦震蕩。而當時負責保護曹家的警察們因上面有“文明對待示威學生”的命令,只能坐壁上觀。

據說,學生打人的驚人消息一出,時任北京衛戍司令的段芝貴立即放話要派部隊進京,嚇唬嚇唬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徒學生。北洋政府總理錢能訓聞訊,立即發表異議:“中華民國的國防軍隊,是一支對外的武裝,怎麼可以用來對付自己的老百姓?!”北京市警察局長吳炳湘也說:“國內的治安,是我公安警察的事兒,怎麼可以動用國防軍隊?!段芝貴竟敢出兵鎮壓學生!老子我不管了!”動用軍隊一事隨之不了了之。

“三一八慘案”段祺瑞下跪

而1926年的“三一八慘案”,在中共的宣傳下,則成為了“北洋軍閥武力鎮壓人民群眾的反帝愛國運動”的“明證”。但事實又如何呢?

當年袁世凱死後,軍閥陷入混戰。1926年春,直奉大戰,日本介入,並袒護奉系軍閥,同時聯合美英等8個國家向中國政府發出“最後通牒”,逼迫馮玉祥的國民軍撤退,並撤除大沽口的防務。北洋政府外務部接到“最後通牒”後,經緊急磋商即於當日午夜答覆,稱“最後通牒”的內容“超越《辛丑條約》之範圍”,所以“不能認為適當”。

然而,在北洋政府對外交涉尚未明朗之際,在中共地下黨員的鼓動下,3月18日,包括大學生在內的四、五千人來到天安門廣場集會抗議,其後又來到鐵獅子衚衕(現為北京張自忠路3號)的北洋執政府,要求政府對此做出強硬姿態。

時任執政的段祺瑞當天並未上班,而在東廠衚衕的家中。群情激昂的示威者並不知曉,而是強烈要求進入執政府內,面見段祺瑞本人,並遞交抗議書。護衛執政府的士兵因未接到上邊之命,當然是按照例行“閑雜人等不得擅入”的規定執行。因事出突然,抗議人群眾多,且有示威者手拿帶鐵釘子的棍子搶士兵的槍枝,擔任守衛的衛隊營長遂下令開槍(註:下令開槍之人還有其他說法),由此造成47人死亡(包括兩名警察、一個士兵和若干學生)、一兩百人受傷的慘劇。

慘案發生之後,國內外輿論一片嘩然,諸多報刊紛紛譴責此等暴行,痛批劊子手,北洋政府均未加干涉。而在慘案發生第二天,上台不久的內閣總理賈德耀即宣布內閣全體引咎辭職。第三天,段祺瑞發布執政令,對於青年學子,要“優加慰恤”,並召開特別會議,通過了屠殺首犯“應聽候國民處分”等決議。

此外,在不久後的“三一八慘案”死難同胞大會上,令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身為執政的段祺瑞在面對47個亡靈時,竟然當眾長跪不起,表示謝罪。試問,屠殺了那麼多中國人的中共黨魁們,哪個曾跪在人民面前?

國民政府如何對待請願學生

至於在1935年12月9日,全國各地爆發的由大中學生髮起、中共幕後策劃並參與的“一二九”運動,更是被中共冠以“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名義。對此,蔣介石也未敢下令鎮壓學生。其結果就是“一二九”運動挑起了民眾對國民政府的不滿,並成為西安軍事叛變的間接推手;它使得無數年輕人被利用,並相信了中共的謊言,從而走上了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不歸之路;它亦破壞了國民政府的備戰計劃,使日本全面侵華戰爭提前;而中共亦由此獲得了喘息的空間。

不妨再看看1947年的國民政府是如何對待請願學生的。1947年因教育經費刪減,上海交大3000學生要進首都南京上訪。為了阻撓學生上訪,上海當局下令進北站的所有火車停開不賣票。學生們就在廠房找到一個車頭和27節車廂,由機械工程系自行動手組裝並開出車站。政府大驚,遂拆掉一段鐵路。學生就利用路邊工具材料重新鋪好。政府又拆掉一段並收走材料,學生則拆後段補前段開進南京。上海交大學生的上訪也成為“史上最牛上訪”。

重溫歷史,再重溫趙紫陽的清醒認識,國民黨和共產黨孰高孰低不是立判嗎?中共的謊言可以欺騙人民一時,卻無法永遠欺騙民眾。

(文章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