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酷吏是帝王工具,註定狗烹下場

核心提示:但是,來俊臣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工具,更沒有覺察到工具只能被用於一時,時間一過,兔死狗烹必然接而上演。

來俊臣檔案

雍州萬年(今陝西西安)人。唐代武周時期最著名的酷吏。歷任侍御史、左御史中丞。喜酷刑,擅逼供。在任期間,前後所破千餘家,冤死者眾。萬歲通天元年(696),遷升洛陽令、司農少卿。萬歲通天二年,伏誅。

來俊臣是一個代表性的病一個完美地體現了“正邪兩賦”理論的典型病例。

在《紅樓夢》中,曹雪芹曾借賈雨村之口說過這樣一段話:“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惡,余者皆無大異;若大仁者則應運而生,大惡者則應劫而生,運生則世治,劫生則世危。堯、舜、禹、湯、方、武、周、召、孔、孟、董、韓、周、程、朱、張,皆應運而生者;蚩尤、共工、桀、紂、始皇、王莽、曹操、桓溫、安祿山、秦檜等,皆應劫而生者:大仁者修治天下,大惡者擾亂天下。清明靈秀,天地之正氣,仁者之所秉也;殘忍乖僻,天地之邪氣,惡者之所秉也。”這就是著名的“正邪兩賦論”。

由於文獻不詳,賈雨村所提到的眾多“大惡”如何秉“天地之邪氣”而生已經不得而知了,但來俊臣秉了如何的邪氣出生歷史記載得卻異常詳細。

來俊臣本不應該姓來而應該姓蔡。但因為他有個喜歡賭博的爹爹,事情的走向就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對他最大的影響就是,讓他成為了來家的後代。

話要從頭說起。雍州萬年鄉下有一對好朋友,一個姓來,叫來操;一個姓蔡,叫蔡本。二人不務正業,喝酒賭博,無所不為。蔡本的妻子也許還有幾分姿色,來操便屢屢私下挑逗勾引,一來二去,來操就和蔡本的妻子勾搭成奸了。情場得意的來操賭場也有上佳表現,短短一段時間過去,就在賭場上贏了戴著綠帽子的蔡本數十萬錢。蔡本哪有這麼多賭資,最後只好把自己的老婆押給來操抵賬。來操和蔡本的老婆眉來眼去已久,見蔡本以老婆做抵押當然求之不得。

就這樣,蔡本的老婆成了來操的老婆。這還不算,對於來操來說還有另外的“收穫”——蔡本的老婆被抵押過來的時候已經有身孕在身。只是那時候人們的生育知識尚不豐富,算來算去,也算不出來蔡本老婆肚子中的孩子到底算誰的。但不論如何說,這個孩子卻稱得上是“應劫而生”,他既秉承了其母的風流淫蕩,又繼承了老來或老蔡的貪婪與狡詐。這樣異常的胎教環境註定了這個孩子未來的“不同凡響”。

這個孩子就是來俊臣。

然而,“天賦異稟”的來俊臣,其發跡卻十分偶然。

早年,來俊臣遊手好閒,不事生產,終於有一天因犯奸盜被捕入獄。也許是為了爭取寬大處理,也許是天性如此,犯罪分子來俊臣在獄中最大的愛好就是“妄告密”。有時是捕風捉影,有時乾脆連一點影子都沒有,來俊臣就會活靈活現地向監獄管理人員告發某某還隱瞞了什麼重大罪行。由於他所告發的事情多屬無中生有,獄吏查來查去,當然也不會有一點收穫。但是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妄告密”,告來告去,終於引發管理層的震怒,刺史王續將他痛打了一頓——“杖之一百”。來俊臣這才老實了一段時日。

然而不久之後,痛打來俊臣的刺史王續因事被朝廷誅殺,這讓來俊臣看到了希望之光。既然王續被朝廷誅殺,說明王續不是什麼好鳥,他既然不是什麼好鳥,按照邏輯推理,被他痛打過的人就一定不會太壞。來俊臣靈機一動,抓住機遇,繼續告密。這次他告的層次更高,直接揭發王續有重大罪行,並進而移花接木,在舉報信上編造自己因揭發王續曾被痛打的革命經歷。

據說武則天見到這份舉報信十分高興,馬上破例接見來俊臣。頃刻之間,來俊臣身價百倍,武則天“以為忠,累遷侍御史,加朝散大夫”。

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來俊臣終於由不名一文的雞鳴狗盜之徒成為了武則天所倚重的棟樑之臣。來俊臣不負武則天重望,短短一段時間內,就有一千餘家被來俊臣所抄。在審理案子時,只要不合他的心意,他必然會對犯罪人進行株連,長幼都要坐連其族。往往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案件就可以誅殺上千人。滿朝文武大臣朝不保夕,噤若寒蟬。

白色恐怖籠罩大地,國人道路以目。

“酷吏”來俊臣終於橫空出世。

為了滿足事業的需要,來俊臣可謂絞盡腦汁,體現出來了極大地創造性。他所發明的刑具都代表了時代所能達到的高度。譬如他發明了一種叫做“突地吼”的刑具。凡是上了這種突地吼枷的,都要在地上不住地轉圈,於是,受刑的人先是上吐下瀉,接著四肢癱軟,如果還不認罪,那就繼續轉下去,直到受刑的人暈倒為止。不論怎麼說,突地吼還算比較溫柔的刑具,“鐵圈籠頭”就沒有這麼“體貼”了。顧名思義,鐵圈籠頭是用粗鐵絲做成的圈。這件刑具的獨到之處是,每當審訊犯人時,就將鐵圈套在犯人的頭上,如果犯人老老實實地承認自己的罪行還好,否則,來俊臣就指示手下往鐵圈裡加木楔,很多人因此腦漿迸裂。來俊臣的刑具就是這樣別出心裁,爭妍鬥奇。

來俊臣還善於進行心理戰術,在審訊囚犯之前,他的習慣動作是將所有的刑具撂出來,先向囚犯展示一番。據說,大多數囚犯見到刑具即已魂飛魄散,為了躲避酷刑,只好一切都順著來俊臣的意思來說。

在來俊臣的倡導之下,他的手下掀起了刑具研發熱潮,沒有發明能力的普通獄卒就比賽誰對囚犯下手更歹毒,誰更冷酷。而其中的“佼佼者”往往可以得到來俊臣的重賞,朝廷對此也是大力提倡。在這樣的氛圍之下,整個國家簡直成了人間地獄,來找來俊臣告密的人,絡繹於途。來俊臣與其手下“起告密之刑,制羅織之獄”,以致“生人屏息,莫能自固”。

於是,來俊臣與他的黨羽王弘義、侯恩止、周興等一起,不論是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殺人不絕。當時的監獄設在麗景門內,只要進入此門,一百個人里也難活下來一個人。因此,王弘義就曾得意地將麗景門戲稱為“例竟門”。“例”者,慣例也,“竟”者,結束也,“例竟”者,按照慣例即將結束也,“例竟門”三字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凡是進入此門者,依照慣例,必將為自己的生命畫上句號。

在這樣大的背景之下,朝官們人人自危,晚上脫下鞋子,都不知道第二天能不能再有機會穿上。早起去上朝更是憂心忡忡,說不定走到哪裡就會遭到襲擊,更說不定哪一天全家就會被誅殺。因此上朝前,朝官都會與家人告別時都會說:“不敢說再見!”

大將軍張虔勖、范雲仙等都被來俊臣審訊過。在洛陽州官署里,虔勖等不堪忍受痛苦,自訴對於國家有功,來俊臣就命令衛士把他亂刀砍死。范雲仙更是不識好歹,在被審訊時也是曆數自己一生侍奉先朝的豐功偉績,聲言自己遭遇司法不公,來俊臣就下令割去了他的舌頭。

如此的案例數不勝數!

同時來俊臣還是個好色之徒。如果看上了哪個女人,他就利用工作之便,先將所看中的女人的丈夫構陷入獄,然後取而代之。來俊臣的正妻就是這樣被逼娶過來的。

來俊臣是一個將“酷吏”當成事業來做的人,他不可能對任何人有惻隱之心,即使對待自己的“親密戰友”。

有一次,武則天接到舉報,內容是告發周興與人聯絡謀反。武則天大為光火,嚴令來俊臣查明此事。周興是來俊臣的得力幹將,心狠手毒,狡猾異常。來俊臣知道,僅憑一封告密信就制服周興實在有些難度。可是也不能因此放過周興啊,這可是皇上親自督辦的案件!眉頭一皺,計上來俊臣的心。

來俊臣在家裡置辦了一桌酒席,又是海參又是鮑魚,豐盛異常。他把周興請到自己家裡,兩個人你勸我喝,一幅推心置腹的樣子。三杯酒下肚,來俊臣愁眉苦臉地說:“我個人碰到了個技術難題,只好請兄弟你來幫忙出個主意。就是我剛接了個案子,皇上都親自批示了,要我一定審個水落石出,但是那個小子就是不承認,不知你遇到這樣的情況會有什麼高招?”

看到上司居然向自己請教問題,周興難禁喜氣洋洋,他得意地說道:“好辦,好辦!”他喝了一大口酒,不以為然地說道:“建議您先找一個大瓮,四周架上炭火,這樣那個大瓮就如同一個熔爐,這時候你再把犯人放到瓮裡面去,不論犯人是什麼材料製成的,他一定會老老實實地召認所有罪行。”來俊臣連聲稱高,隨即命人抬來一口大瓮,按周興說的那樣,在四周點上炭火,然後回頭對周興說:“宮裡有人密告你謀反,皇上命我嚴查。對不起,現在就請您自己鑽進瓮里體驗一把吧。”聞聽此言,周興隨即嚇得變成了一灘爛泥。還有什麼會不招供呢?

這就是著名“請君入甕”典故的來歷。

來俊臣不滿足於事業上的巨大成功,他開始了理論的探索和創新,他的理論成果最後集結為《羅織經》。這是一部專講羅織罪名、角謀鬥智的書籍。言簡意賅,每個專題為一卷。全書字數不多,分為十幾卷。每一卷專講一個問題,譬如“治敵卷”、“問罪卷”等。它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部製造冤獄的經典,更是酷吏政治中,第一部由酷吏所寫,赤裸裸的施惡告白。傳說宰相狄仁傑閱罷《羅織經》,全身顫抖,冷汗迭出;女皇武則天面對《羅織經》,仰天嘆道:“如此機心,朕未必過也。”

在“瓜蔓卷”中,來俊臣這樣總結自己的經驗:“事不至大,無以驚人。案不及眾,功之匪顯。上以求安,下以邀寵。其冤固有,未可免也。”也就是說,不把案子搞成驚天大案,就不能引起大家的注意。不讓案子牽連住一大批人,就不足以顯示出辦案人的能力。而這樣做,會讓上級有安全感,更會讓下級獲得寵幸。在這一思路的指導之下,來俊臣揣摩著武則天的意圖,一旦發現蛛絲馬跡,馬上“招集無賴數百人,令其告事,共為羅織,千里響應”。有時來俊臣想整哪個人,就想方設法讓武則天注意自己要整的那個人。一般的方法就是,來俊臣指示手下把密告信投於匭院而讓武則天知道。武則天收到密報之後,往往會委派來俊臣前去審理,來俊臣接著就將被告的對象屈打成招。

慢慢地,朝野已經被來俊臣打理一遍,沒有人敢再和來俊臣及其黨羽對抗。此時的來俊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人容易自我膨脹,來俊臣也不例外。來俊臣太習慣於整人了,而現在卻找不到方向,為什麼,因為可整的人基本上被整光了。來俊臣在尋找新的獵物。他把目光停留在了武氏諸王以及平時不拿正眼看自己的太平公主等人身上,陰謀羅織罪名將這些人陷害下獄。

儘管所有的人都怕來俊臣,但武氏諸王和太平公主等根本沒有把來俊臣放在眼內,但是,因為有武則天的保護,外人想扳倒來俊臣卻沒有那麼容易。這時候,一個叫衛遂忠的人站了出來。

衛遂忠是來俊臣的摯友,有一天,衛遂忠酒喝得有些多,迷迷糊糊來到來俊臣家的門口。當時來俊臣正與妻子的家人聚會,門衛看衛遂忠有醉態,想打發他離開,就對他說來俊臣出去了。誰知酒後衛遂忠的耳朵特靈,聽到了院子裡面來俊臣猜拳行令的聲音,知道了是門衛在騙他,就硬闖了進去,趁著酒勁羞辱了來俊臣一番。

酒醒過來後,衛遂忠越想越後怕,他太了解來俊臣的為人了,來俊臣決不會這樣善罷甘休。為了自保,他決定投靠到武氏諸王那邊去。於是,他先發制人,向武則天和諸武揭穿了來俊臣的陰謀。

武氏諸王和太平公主豈是好惹的,他們聯合起來,抓住時機,將來俊臣斬殺於鬧市。長安市人早就對來俊臣恨之入骨,聽到他被武氏諸王所殺,大家無不拍手稱快,拍手稱快還不解恨,大家決定痛打落水狗,前去剮他的肉。須臾之間,來俊臣的屍骨就蕩然無存了。

後來,武則天下詔追認了來俊臣的罪行,並且決定將來俊臣家族予以剪除,以平民憤。“冷酷到底”的來俊臣以這樣的方式走向了自己的末日。

點評:來俊臣的出現是歷史的必然。

在武則天上台的初期,其合法性大受懷疑,對於這位剛走上高位的女皇,李唐宗室與勛臣們自然不服,整個社會也迷漫著一種抵制的情緒,甚至有人打著恢復大唐的旗號起兵。不殺一批死硬的頑固派,武則天統治的基礎就很難穩固。武則天必須通過白色恐怖保住自己的皇位,來俊臣因此應運而生。

我們注意到了來俊臣的殘酷和殘暴,但我們卻忽視了來俊臣的後台老板其實就是武則天。凶殘的來俊臣充其量不過是武則天的一個工具。

但是,來俊臣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工具,更沒有覺察到工具只能被用於一時,時間一過,兔死狗烹必然接而上演。當已臻瘋狂的來俊臣兩面出擊,同時指控李氏和武氏的皇室成員謀亂之時,他的死期也就到了。武則天將用來俊臣的死亡來樹立自己的光輝形象,營造各界大和解的溫馨氣氛。

應運而生的來俊臣自然也將應運而“滅”。

這是所有酷吏的必然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