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英國人為什麼愛說「對不起」

福克斯表示:‌‌「我們有些濫用這個詞,有時候不合時宜,有時候還會誤導人,讓事情變得很不好理解,外國人也難以適應我們的方式。‌‌」她還補充道:‌‌「我認為總是把‌‌『對不起』掛在嘴上也不是什麼壞事。在負面禮貌策略背景下,這在情理之中。要說有一個詞能讓全國人都肆意使用的話,‌‌『對不起』可不是最糟的選擇。‌‌」

在英國,‌‌“對不起‌‌”sorry)可能是最常使用的辭彙:無論是對天氣感到抱歉還是對撞到自己的人,普通英國人時不時就會冒出一句對不起。

最近一次對一千多名英國人的調查表明,普通人平均每天要說約八次‌‌“對不起‌‌”,而其中有八分之一的人一天會道歉高達20次。

亨利·希欽斯(Henry Hitchings)在題為《對不起!英國人及其禮儀》(Sorry!:The English and their Manners)的文章中寫道:‌‌“英國人隨時都會為自己並沒有做錯的事情道歉,而他們對自己真正做錯的事情卻不願道歉,這可真是不同尋常。‌‌”

但英國人真的比其他國家的人更頻繁地感到抱歉嗎?如果是這樣,使用這種奇怪的口頭禪原因何在呢?這種習慣有多不好呢?

研究不同國家的人使用抱歉字眼的頻率,想得到可靠的數據可比您的想像難得多。對抱歉和原諒行為有深入研究的美國匹茲堡大學心理學家卡琳娜·舒曼(Karina Schumann)表示,‌‌“雖然大家都認為,加拿大人和英國人說抱歉的次數要比美國人多,但研究卻難以提供令人信服的證據。‌‌”

有一種研究方法是,詢問人們在某種理論情況下的做法。例如,在最近一次YouGov的調查中,有超過1,600名英國人和1,000名美國人參加。調查結果顯示,在有人打噴嚏,或是糾正對方的錯誤、抑或有人撞到自己時,表示抱歉的英國人和美國人的比例為15比10。

但調查也發現,受訪者中英國人和美國人具有相同點:兩個國家對打斷別人說話說對不起的人都不到四分之三。84%的英國人為開會遲到表示抱歉,而美國人的這一數字則為74%。

說一套,做一套

不過,在理論情況下詢問某人的做法與他們在實際生活中的表現卻大相徑庭。以上面的例子為例,在最近一次YouGov的調查中,36%的英國受訪者表示,他們會為別人的笨拙行為感到抱歉,而美國人的這一比例為24%。

社會人類學者凱特·福克斯(Kate Fox)在《瞧瞧這些英國人》(Watching the English)一書中描述了自己在英國各地故意撞到他人時的體驗。她還鼓勵同事們在國外做同樣的研究,以便作為比較。

福克斯發現,在被撞到的英國人中,約有80%會說‌‌“對不起‌‌”,即使撞人顯然是她的過錯也不例外。道歉的話往往是嘟噥出來,也許說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但與其他國家遊客碰撞時的情況相比,差別還是很明顯的。福克斯寫道:‌‌“似乎只有日本人對英國人說道歉的話沒什麼反應,甚至他們也有類似的做法。‌‌”

‌‌“對不起(sorry)‌‌”這個詞的起源可追溯到古英語‌‌“sarig‌‌”,它的意思是‌‌“憂慮的、傷心的或充滿了悲傷‌‌”,但大多數英國人用這個詞的時候自然會更為隨意。這就涉及另一個問題的研究——語言中所反映的文化差異。南俄勒岡大學語言學專家、《我對此抱歉》(‌‌“Sorry About That‌‌”)一書的作者埃德溫·巴蒂斯特拉(Edwin Battistella)認為:‌‌“我們使用‌‌‘對不起’這個詞的方式各不相同‌‌”。公開道歉的語言英國人說對不起的時候多,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懊悔的時候多。

巴蒂斯特拉表示:‌‌“我們可以用對不起表達同理心,比如,我可以說‌‌‘下雨真讓人抱歉’,英國人和加拿大人說的‌‌‘對不起’更多可能是這種意思,而不是他們本身要道歉。其他研究人員也談到不同社會階層之間使用‌‌‘對不起’的意味,這實際上是對自己所擁有特權的一種道歉。‌‌”

英國社會崇尚社會成員為他人留出私人空間,不要吸引他人注意自己,以示尊重,這種特點被語言學家稱為‌‌“負面禮貌策略‌‌”或者‌‌“負面面子策略‌‌”。但美國是崇尚一個正面禮貌策略的國家,其特點是友好而渴望融入群體中。

因此,英國人有時說‌‌“對不起‌‌”可能對局外人顯得不合時宜,對美國人而言就是這樣。英國人想要向自己不認識的人了解什麼情況或者在其旁邊落座時,會說‌‌“對不起‌‌”,這是因為,如果不說‌‌“對不起‌‌”,就會構成對對方的私人空間的侵犯。

福克斯表示:‌‌“我們有些濫用這個詞,有時候不合時宜,有時候還會誤導人,讓事情變得很不好理解,外國人也難以適應我們的方式。‌‌”她還補充道:‌‌“我認為總是把‌‌‘對不起’掛在嘴上也不是什麼壞事。在負面禮貌策略背景下,這在情理之中。要說有一個詞能讓全國人都肆意使用的話,‌‌‘對不起’可不是最糟的選擇。‌‌”

說‌‌“對不起‌‌”也許還有其他好處,比如培養信任感。有趣的是,事實上,人們並非對自己做錯的事情感到抱歉,而是對情況超出自己的控制感到抱歉。

哈佛商學院的艾莉森·伍德布魯克斯(Alison Wood Brooks)在和同事進行的一項研究中,請一名男性在下雨天的一個美國火車站分別接近65名陌生人,並向他們借用手機。一半情況下,這名男性在請求前會先向陌生人表示:‌‌“下雨真讓人抱歉‌‌”。在他這樣做的情況下,有47%的陌生人借給他手機,而在他開門見山借電話的情況下,只有9%的人借給他手機。進一步的試驗證實,對天氣感到抱歉的確有用,它可不僅是個禮貌的開場白。

伍德布魯克斯認為:‌‌“對別人說‌‌‘下雨真讓人抱歉’,這句似乎多餘的抱歉話,表達了對下雨這種不幸情況的承認,這是從遭遇此情者的角度出發,表達對負面情況的同理心,儘管這種情況超出了人的控制。‌‌”

當然,英國人並非唯一喜歡道歉的族群。女性也往往愛道歉。

為了檢驗這種成見是否經得起考驗,舒曼招募了一群大學生做為期12天的生活記錄。他們列出自己遇到的各種值得道歉的情況,並註明自己是否真的得到了道歉。她發現,女性的確比男性更愛說‌‌“對不起‌‌”,但在她們認為需要道歉卻沒有道歉的情況下,她們也會更生氣,無論她們是要接受道歉的一方還是冒犯人的一方,情況都是如此。事實證明,這種情況下,男性和女性都同樣願意為自己的冒犯行為道歉。舒曼表示:‌‌“並非男性不願道歉,只是他們認為值得道歉的事情要更少‌‌”。

道歉是示弱的表現嗎?

在我們認識到自己的確需要向某人道歉的情況下,情況又是怎樣的呢?怎樣做更好呢?是收斂傲氣,向對方說對不起呢,還是像美國傳奇影星約翰·韋恩(John Wayne)說的那樣——道歉是示弱的表現呢?

伍德布魯克斯認為:‌‌“人們擔心,道歉會被當作承認自己對過錯負有責任,而不是僅僅向受委屈的一方表達同理心‌‌”。但她補充道:‌‌“有效的道歉能化解對方的感受,而不是要證明什麼。好的道歉結果不太可能適得其反,比起不道歉要更能增強彼此的信任。‌‌”

伍德布魯克斯針對怎樣道歉提出以下建議:‌‌“正確的道歉方式就是小時候母親教給您的方式。比如,您衝著兄弟姊妹扔了石頭。母親會讓您去兄弟姊妹面前,看著他們的眼睛說:‌‌‘對不起,我向你扔石頭了,下次我不會這麼做了’。‌‌”伍德布魯克斯說:‌‌“您必須說明自己做錯了,某種程度上表現出後悔,並表示下不為例‌‌”。

至於您到底要道歉多少次,不同地方情況也就各不相同。伍德布魯克斯和哈佛博士生格蘭特·唐納利(Grant Donnelly)收集到的一些原始數據表明,對小的冒犯只要說一次‌‌“對不起‌‌”就夠了。

伍德布魯克斯說:‌‌“如果冒犯很嚴重,道兩次歉似乎要更好,藉此表達同理心、悔恨之意,並恢復彼此間的信任和友好‌‌”。

當然,如果您是英國人,可能就需要加倍道歉了。福克斯說:‌‌“說一次‌‌‘對不起’並不能算是道歉:我們必須反覆道歉,還要加上很多形容詞修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