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這兩個字 才是愛情里最動人的情話

五年前,固執地和前任分手的時候,所有人都勸我想清楚,條件這麼好的一個人,有學識、有見識、有氣度,對你還這麼好,你還不知足。以後有你後悔的。

連閨蜜也說,喜歡一個人不容易,這麼多年了,走到這會突然走不下去了多可惜。

我懂他們的意思,他們卻不懂我的心思。

分手前一年,我們是親人朋友羨慕的情侶,在這個人生地不熟,連點菜都費勁的城市,支持著彼此。從找房子到去學校註冊,從買書到置辦傢具。

從小,我就是一個沒離開過家的孩子,適應能力很差,可是他的存在讓這一次生活的巨大轉軌變得容易。

連滾帶爬地度過最初的適應階段,生活逐漸平穩,我也越來越獨立。

可美好的生活被一個意外事件打破了。

臨近期末,看著堆的滿滿得兩桌子書,想想辭掉工作、靠父母接濟的為難,我們兩個人的壓力都很大。

為了緩解壓力,一天晚上,我特意早些從圖書館出來,專門去超市買了很多菜,打算做一頓豐盛的晚餐。沒想到,切菜的時候割傷了手,血止不住地嘩嘩流,我下意識地按下手機的快捷鍵,打電話讓他回家。

電話接通了,他卻跟我說,我在實驗室出不去,你趕緊打911,割破手指小事情,我讓XX過去了。他叫來了一個我連難受都說不出口的人。

從那時起,我就下定了分手的決心。那可能是我人生里為數不多的幾次矯情。幾乎每個人都說我心狠,可我就是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是需要他時時刻刻的陪伴,只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刻,他卻不在。

後來,先生走進我的生命,他比我忙一百倍,吃飯睡覺對他來說都是奢侈的浪費,可即便如此,在我說需要他的時候,他一定放下手頭的事來到我身邊。

我永遠在他的微信置頂,他最喜歡說的話就是:沒事,有我呢。

有時想想,兩個人為什麼會在一起,又為什麼會分開?其實不是陪伴彼此多長時間,而是在那些最脆弱、最艱難的時刻,有一個人在。

每個人都很忙,可有些人就是忙得這麼不是時候。比陪伴更動人的告白就是:我在。

現實里,很多人懵懵懂懂地被分手,無辜地說自己根本無從得知哪一天,自己的一個舉動傷了對方的心。

以前,我覺得這話不假,誰也不可能時刻陪在誰身邊,人得學會自我救贖。可是,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我還是變成了矯情的人。

這些年,我一直有點隱隱的遺憾,每每回想,都問自己,是不是選錯了。但發生在朋友身上的一件事讓我明白,女人應該相信自己的感覺。

琳是我認識的朋友里少見的非常依賴別人的女孩。我一直都覺得她應該找個家庭為重的暖男,能經常陪在她的身邊。所以,她說要結婚的時候,我嚇了一跳。

據說,她老公是個工作狂,辦公室里牙刷、牙膏、毛巾、拖鞋一應俱全,還有一張行軍床。兩個人平均一周能吃一頓狼吞虎咽的飯,甚至有一段時間,她每天晚上去辦公室給他送飯,只為見個面。

傳聞可能有些誇張,但他的忙大概不假。幾年前,我只在婚禮上見過她老公一次。我們所有的聚會上,他來接送都沒出現過。

 

男人的事業心和女人的安全感是公認破壞婚姻的兩大殺手,可這兩個人的日子卻越過越美滿。更讓我驚訝的是,琳的精神上越來越成熟獨立,一個人吃飯、逛街、看電影都不在話下。我曾經問過琳為什麼會選擇這麼一個不太適合她的人。

她只是笑著說了一句:我需要的時候,他一直都在。

短短几個字,藏著滿滿的付出和愛。他們認識在一個下雨天,他只是幫她撐了幾分鐘傘,送她去公交車站。她大概也沒想到,之後每一個內心狂風暴雨的時刻,都是他給她撐起一把傘。從琳身上,我明白一件事,女人的安全感是可以養出來的。

去年,琳懷孕了,剛生完小孩的時候,她的情緒很不好,親戚朋友都說荷爾蒙失調導致的產後抑鬱是一種普遍現象。

她那個工作狂的老公整整休息了兩個月,從待產到坐月子一直陪在她身邊。琳就這樣舒舒服服地度過了女人最艱難的時期。

我去看琳的時候,忍不住對他豎起大拇指,這必然是個不容易的決定。每個男人都懂女人的不容易,但真的能做點什麼的始終是稀缺物種。

他羞澀地笑了一下說:“平時能陪她的時間少。關鍵時刻再不出現,老婆要苦死了。”

想來,感情里,最動人的一句情話莫過於:我在。

徐靜蕾在《金星秀》里評價黃立行的時候說:“他就像心理醫生給我開的葯。他從來不著急,所以我覺得自己的狀態越來越好。”

我經常和朋友聊起戀愛和結婚對於一個人的意義。現在的人大多很獨立,女人也不再像過去一樣,守著一個男人,等待著被愛。所以,陪伴應該被賦予一個全新的涵義。

順境時,我們可以各自安好,不必時時相見、日日守望;

逆境時,我們也能擁抱取暖,抵抗生活的苦澀和刁難。

我想,這個世界最溫暖的愛情並不是時時刻刻的陪伴,分分秒秒的相聚,而是我們在各自的空間里認真努力,然後在彼此最需要的那一刻,堅定地走過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360do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