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將被甩下!亞洲新製造中心的崛起

孟加拉國和越南相繼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柬埔寨緊隨其後。它們的驚人增長表明,新一代製造強國正在崛起。

過去20年里,孟加拉國實現了一個經濟奇蹟。幾十年前,該國曾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深受饑荒和洪水的困擾。如今,該國已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越南也是如此;柬埔寨緊隨其後。這些國家的驚人增長表明,對於“過早去工業化”的擔心是多餘的,新一代製造強國正在崛起,開始塑造21世紀。

孟加拉國取得的成就格外引人矚目,因為世界對該國給予的關注是如此之少。在紡織業這個低勞動力成本的經典起步行業的推動下,孟加拉國的增長率已穩步加速到6%以上。目前,它是全球第二大服裝出口國。強有力的增長齒輪開始轉動起來。這些紡織廠聘用了數百萬年輕女性,賦予她們經濟能力,推動農村家庭投資於教育,並帶來人口紅利。

這些新的製造業中心的增長是全球經濟中最令人激動的變化之一。它們提供了新的消費品市場,為投資者帶來巨大機遇,成為令數百萬人脫貧的一條途徑。然而,在孟加拉國起飛之際,人們對其他中心能否跟上心存疑問。

哈佛大學經濟學家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發現了一條貧窮國家裡製造業過早崩潰的規律:在這些國家裡,工廠消失時所達到的發展水平比在歐美要低得多。他從產出和就業量的角度,用圖表描繪了南美、非洲和亞洲部分地區自1980年代以來的工業下滑狀況。這對發展中國家而言是個壞消息。正如羅德里克所指出,製造業推動生產率的提高。沒有製造業很難致富。

自1960年代以來,人們有時把亞洲經濟體比作“雁行”。當日本在製造業價值鏈內向上攀升(比如進入電子領域)時,台灣或韓國可以進入日本留下的紡織品市場。結果就是像遷徙候鳥那樣的梯次發展。但是,如果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現在甚至可以跟最便宜的勞動力競爭,那麼這些機遇將永遠也不會顯現。發展中國家將被迫找到一條依靠服務的新增長模式,要不然就會陷入永遠出口大宗商品的境地。

此類擔憂是錯誤的。更有可能的是,孟加拉國預示著貧窮國家將開啟新一波工業化;最終這波工業化還將傳導到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

聯合國(UN)研究人員證實,在一般的發展中經濟體,製造業和製造業崗位的份額已下降。但他們發現,發展中經濟體作為一個整體而言,其製造業和製造業崗位的份額正處於創紀錄水平。換言之,並非目前製造業在減少或者機器人佔據了全部製造業崗位。而是,所有製造業越來越集中到一個地方,導致其他所有地區的工業減少。這個地方當然就是中國。大雁嘗試飛過中國向別處遷徙,但被中國在製造領域的巨大比較優勢一槍擊落。

如果其他製造業國家想要成長,它們必須取代中國這個工業大國,孟加拉國的經歷顯示,現在這是有可能辦到的。中國的工廠在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方面投入大筆資金,以提高生產率,並在國內工資升高之際保持競爭力。但是,我們幾乎沒有理由認為,中國這麼做的效果,會比中國自己在1990年代取代的富裕國家當初這樣做所取得的效果好。

機器人技術已在進步,但完全自動化的生產線仍極其昂貴,並且很難調整。正因如此,除了在產量足夠高的汽車和電子行業,使用機器人的情況很罕見。在像服裝業這樣顧客需求快速變化的行業,機器人要取代願意為每天幾美元而工作的熟練工人,要等到幾十年之後。

一個很大的決定因素是,中國是允許其低技術行業死掉,還是儘力保住它們。中國減少干預匯率加上人民幣走弱,直接幫助了新製造中心的崛起。另一方面,中國極高的儲蓄率和投資率,導致產能過剩,壓制了其他地區的工業增長。其他發展中國家應當祈禱中國經濟再平衡成功、向消費傾斜。沒有什麼比這更能加快它們的增長。

如果中國人不再生產廉價服裝,而是消費更多廉價服裝,那將意味著產生史上最大市場。在1980年代,中國可以把商品賣給歐洲、美國和日本的數億富裕消費者。如今,購買衣服、鞋子和玩具的消費者有數十億人。不論自動化發展到何種程度,更大的市場都將抵消其影響。

對全球經濟而言,孟加拉國等國家提供了新的增長,減少了對中國的依賴。這對發達國家的物價產生重要影響。全球低通脹的原因之一,是中國進入全球市場帶來的衝擊。孟加拉國的崛起意味著,物價將不會隨著中國自身收入的增加而上升。目前仍有很多其他國家希望通過製造業來致富——尤其是非洲國家。

自從工業革命在18世紀中葉啟動以來,製造業一直是從貧窮走向富裕的一條道路,儘管中國走上這條路後帶來一陣擁堵,但這條路一如既往是開放的。大雁又準備遷徙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FT中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