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馬岳:雨傘三領袖改判是政治動機的審判

2017年8月17日,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學生領袖羅冠聰和黃之鋒抵達高等法院聽候裁決。路透社/Tyrone Siu

【要聞解說】:2014年香港發生的大規模爭普選、爭民主和平抗爭運動和平落幕近三年之後,香港司法當局17日以非法集結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名,判處三名學生領袖入獄服刑,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因此分別被判處6個月、8個月和7個月刑罰。事實上,在此之前,三人已經在2016年以同樣罪名被判處社會服務令和緩刑,三人均已完成相關刑期。但港府律政司認為刑罰過輕,提出上訴,要求對刑期複核。17日,上訴庭宣布裁決,將三人立即收監。雖說三位年輕人對這樣的判決結果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在港府推動下的這次改判裁決意義非比尋常。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高級研究員王松蓮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對裁決結果感到震驚,認為此舉更顯示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

王松蓮:“我覺得這個判決結果很令人震驚,因為首先他們三人不應當因為和平抗議示威的行為被起訴,甚至入獄。其次,這樣的和平示威行為過往在香港都是被允許的,也是以一種比較寬容的態度來處理的。因為和平示威行為被投入監獄,這之前在香港從未聽說過。所以,這也是香港回歸之後的歷史中,一個很令人震驚的時刻,也說明香港的“一國兩制”制度已經名存實亡了。雖然(港府)律政司有權就刑期提出申訴,但這樣的舉動也不是太尋常,令人認為這樣的決定不是基於公共秩序方面的考量,而是一個政治行為,目的是阻止這三個人去參選立法會,也同時阻嚇未來其他人的抗議活動。“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系教授馬岳先生也認為,這次判決完全是出於政治動機,影響香港作為自由城市的國際形象:

馬岳:“我覺得(這項判決)給人一種很強的政治審訊的感覺,好像特區政府要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些抗爭者關進牢里。(同時,)對於很多香港人來所,這只是一連串的政治監控的一部分,因為這之後,應該還會有類似意義的(包括此前東北撥款案的重申判決)判刑,這些都給人很強的感覺,就是過往一些非暴力抗爭未來都可能會被判監。”

法廣:在此之前,其實他們三人已經(因為同樣罪名)有過刑罰。從法律角度講,如何理解已經做出的裁決可以被推翻重判?

馬岳:“香港法律一直是允許律政司對刑期提出上訴。但問題是這一次,原訟庭已經做出判決、已經定罪、判刑以後,律政司去上訴,給人感覺就是特區政府有很強的政治決心,要把他們關進牢里。我覺得這對香港在國際上整體的自由城市形象有蠻大的破壞,因為與以前不一樣的是,首先,佔領運動是一次引起國際關注的事件,其次,像黃之鋒現在已經成為香港抗爭者的一個象徵,這事實上也對香港的國際形象有一定影響。"

法廣:就是說這次新的判決是一次政治的判刑決定?

馬岳:"對,我覺得整個動機都是政治性的,而且是要阻嚇以後同類型的抗爭。另外,也是因為這些學生領袖如果現在被判刑三個月以上,那麼未來五年他們都不能參加各級議會的選舉,這對他們的政治前途,或者他們在政治運動中的未來前途有一定影響。"

法廣:港人一向給人的印象是不太關心。2014年的雨傘運動因此而震驚世界。這次對當年的學生領袖人物重新判刑,而且,在此之前,已經有雨傘運動參與者面對司法追究,這些秋後算賬式的舉動,是否會對未來香港的社會運動產生震懾性的影響?

馬岳:"我相信對普通人來說,如果未來想要參與街頭抗爭,心理壓力會比較大,因為經過這個星期的兩宗判決(8月15日反對東北撥款案13人被改判入獄8至13個月;8月17日,黃之鋒等三名前學生領袖被改判入獄6至8個月)以後,他們可以預計如果入罪,法庭會判刑多重,這與以前的判刑標準已經不同。但是,我覺得對很多抗爭者來說,這次判刑可能在很多社運人士引起很大憤慨,令他們更堅定,而且,他們可能不用街頭抗爭,難說不會選擇其他方法。"

法廣RFI瑞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瑞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