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平:政治犯將揭開香港民主新一頁

“雙學三子”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被改判即時入獄,是中共港共肆無忌憚地破壞香港民主、自由、法治的邪惡之作,香港“終於有了第一批政治犯”也備受國際輿論關注。“雙學三子”等年輕政治犯入獄是香港的屈辱,但也可能揭開香港民主的新一頁。一方面,國際上不乏經歷監獄磨難而成大器的政治領袖,香港越來越多政治犯,意味著會有越來越多具有反迫害勇氣和經驗的民主鬥士;另一方面,政治犯的誕生會讓市民更深切感受到香港核心價值淪亡的危機,喚醒更多人加入抗爭。

傳統民主派較因循守舊

香港主權移交20年,傳統民主派為爭取普選而努力不懈,但成效有限。問題既在於中共政治生態惡化,也在於香港民主派政黨較因循守舊。20年來,中共權貴家族面對執政合法性危機和權力鬥爭的無底線,迫不及待地要掠奪香港的政治、經濟利益,公然拋棄《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但民主派的抗爭理念、抗爭方式未能因時因勢改變,而且日益碎片化,形不成合力,也沒有眾望所歸的領袖。

被形容為政治溫室里小花小草的香港傳統民主派,對中共權貴的邪惡不只估計不足,也抗爭乏力,反而不時有寄望於中港再出明君、包青天的幻想。而青年世代的抗爭、激進派的抗爭,既打到了中共的痛處,也必然遭到殘酷的打壓。立法會6位議員被DQ,反東北發展撥款的13位示威者被改判入監,“雙學三子”入獄,香港這些政治檢控是中共特色依法治國的延伸,也將改變香港抗爭的模式。

袁國強昨日聲稱,由決定檢控到判決後複核刑期,都沒有滲入政治動機。能自欺欺人到如此程度,實在是無恥之尤。東區裁判法院和上訴法庭的判詞同樣塗滿政治色彩,分別只在於如何平衡公民運動的政治權利與法律責任。袁國強沒有否認路透社報道指他推翻檢控人員不建議上訴的決定,網民由此質疑他受命於梁振英和中共豈是空穴來風?

政治領袖經歷監獄磨難

中共權貴加速蠶食香港,催生了新一代抗爭者,中共港共的強力打壓,催生了香港第一代政治犯。這一代抗爭者、這一代政治犯,與曾參與《基本法》諮詢或香港主權移交的上一代民主派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他們親受政治迫害而非統戰,由此萌生的抗爭意志、抗爭理念、抗爭方式將有極大改變,不易受中共招安、不囿於常規、不囿於傳統,其中必能淬鍊出新一代的政治領袖、民意領袖。

從中外民主抗爭的歷史看,不少政治領袖、精神領袖都經歷了監獄的磨難。捷克的哈維爾多次被指控危害共和國利益、顛覆共和國並判囚;南非的曼德拉被指控密謀推翻政府等罪名,先後入獄26年半;緬甸的昂山素姬被軍政府以煽動騷亂罪名軟禁15年;中國的劉曉波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判囚11年,成為第一位至死未能獲得自由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由此可見,中共港共催生“雙學三子”等政治犯,短期會抑制香港的民主運動,但長期而言,更可能催生新一代的政治領袖。由於國際社會對中共採取的綏靖政策仍在延續,很難估量香港爭取民主、捍衛自由的里程有多長遠,很難估量香港社會由撕裂到團結抗爭要走過的里程有多遠,越是如此,香港越需要新世代的政治領袖,政治犯揭開香港民主新一頁的機會也越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