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從鄧麗君王菲到劉若英 她養活了半個流行樂壇

提起中島美雪這個名字,你可能會比較陌生。

但你一定聽過鄧麗君的《漫步人生路》;

王菲的《容易受傷的女人》;

范瑋琪的《最初的夢想》;

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裡》,抑或是任賢齊的《傷心太平洋》。

這些歌曲的原唱就是中島美雪喔。

據說她有70多首歌被一大批知名港台歌手翻唱。

包括梅艷芳、徐小鳳、李克勤、楊采妮、鄭秀文、蘇慧倫、李翊君、容祖兒……

難怪會有“中島美雪養活大半個華語音樂圈”的說法。

那麼,傳說中的中島美雪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呢?

一個很漂亮的女生。

這是她給人的第一印象。

她面容清秀,不驚艷,卻又耐看。

宛如鄰家少女的感覺。

可這個明明可以靠臉吃飯的女人,卻偏偏要靠才華。

她5歲學習鋼琴。

小學二年級嘗試作曲。

對音樂天生有一種敏感和迷戀。

她被稱為日本的傳奇歌姬。

聲音如同寂靜森林裡傳來的空曠湛藍的鐘聲。

又如同一束濃烈的陽光攜帶一身風花雪月緩緩地行走過世間。

照在了世間的風生水起之上。

是40多年來日本唯一一個橫跨四個年代得過單曲榜冠軍的歌手。

而相比歌手的身份,她的創作才華更受矚目。

出道40多年,創作500多首歌曲。

她曾講述自己的創作方式,常常是歌詞、編曲、旋律同時出現在腦海中。

若演唱時能最大限度貼近最初的想法,就會很滿足。

她的創作,內容涉獵廣泛,風格多樣。

有民謠,有苦情,有搖滾……

多元化的風格中,不變的是她對人世間的觀察和思考。

是她那顆包容、敏感、大氣而又輕靈的心。

她的歌迷跨越幾代人。

日本電視台曾經在街頭做過採訪。

問及20幾歲的年輕人為何喜歡50多歲的中島美雪時。

他們說,聽她的歌,往往覺得在講自己。

毫無疑問,俘獲人心的,就是歌詞。

台灣詩人曾淑美曾說:

美雪信手拈來的歌詞,就像雪花飄於手掌,轉瞬就要消失似的,很深情又憂傷。

《時代》是她影響最廣的一首歌。

1975年,23歲的她大學畢業。

工作不順利,又逢父親中風,便作了這首歌。

輪替著,輪替著,時代不停輪替著,

重複著分分合合這齣戲,

今天不支倒地的遊子們,

總有洗心革面重新出發的那一刻。

彼時,日本正處於經濟危機。

帶著二戰引發的尚未撫平的隔代創傷,身處蕭條環境下的人們被這首歌深深地撫慰著。

這首歌成為了日本的時代之聲。

多年後,這首歌被全世界無數歌手翻唱。

後來還成為了無數畢業生爭相傳唱的首選歌曲。

而《騎在銀龍的背上》這首歌。

又流露著對生命的熱愛和對夢想的堅持。

騎在銀龍背上,

穿越生命的沙漠。

騎在銀龍背上,

帶走風雨吧。

就算因為失去的事物更加迷茫,

人們還會依賴他人的指引。

這首歌是日劇《小孤島大醫生》的主題曲。

劇中講述五島醫生窮盡一生救死扶傷的故事。

即使最初不被信任,依然堅守著理想和信念。

這首歌熬出了一杯濃濃的雞湯,那句:

高喊著,出發吧!

大氣而有力。

中島美雪受到很多音樂人的崇敬。

這其中還包括被譽為“中國神曲教父”的張超。

這個創作出《最炫民族風》、《自由飛翔》、《荷塘月色》、《不要在我寂寞的時候說愛我》等一系列膾炙人口的音樂作品的男人說:

中島美雪是我最喜歡的兩個音樂人之一。

日本作家松本侑子說:

中島美雪歌中的女人乍似溫順,然而骨子裡絕非自艾自憐,反而是抵抗和冷靜。

而這種兼具感傷而又冷峻的女性,無疑是現今最具魅力的表徵。

她之所以被觀眾所認同是因為她在音樂世界中對‘自我意識’的強烈表現。

聽她的歌會抵達生命的底色又遠離於底色。

她歌曲里的那種抵抗和冷靜。

大概源於她的低調、獨立和倔強吧。

宮崎駿曾說:

如果一個男孩大跨步的走路,我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

而如果一個女孩走的氣宇軒昂,我會覺得那太酷了。

而中島美雪就是那種氣宇軒昂的女生。

她出生在北海道札幌市,一個充滿著濃濃的文藝氣質的城市。

作家渡邊淳一就是在這裡寫出了名聲大噪的《失樂園》。

她自幼受母親的影響,對文學、藝術產生濃厚的興趣。

學習鋼琴、芭蕾。

在那個老師和家長都重視學習的社會環境下,父母給了她愛音樂的自由。

在升入高中時,父親還送給她一把吉他作為開學禮物。

她的首次公開演出是在高三。

園遊會上以吉他自彈自唱的方式表演了自己的創作。

大學並非學習音樂相關的專業,而是選擇國文學系。

這也為她的創作奠定了文學基礎。

讀大學以後,她常常參加北海道大學的民歌社團活動,還參加了全國歌謠音樂祭。

以一曲《我時常這樣想》而引起關注。

卻受到當時的評審、日本名詩人谷川俊太郎所出的題目“我之所以身為歌手的意義”的刺激。

婉拒了出道的機會。

直到1975年。

一曲《時代》讓她奪下當年的流行音樂賽“Pop Con”的冠軍及第六屆世界歌謠祭“Grand Prix”的大賞。

奠定了在日本音樂界的盛名。

得到了山叶音樂的社長川上源一的賞識。

被納入為旗下藝人,才正式出道。

身處紛紛擾擾的娛樂圈,她卻不喜歡曝光。

從不炒作,不宣傳。

40多年來,私生活被保護的很好。

她也終生未嫁,一直跟母親生活在一起。

感情生活唯一被提及的。

就是年輕時候與“日本民謠之父”吉田拓郎的那段戀情。

分開多年後,對方向她邀歌。

要求是“像遺書一般的歌曲”。

她寄給她這首《給我一個永遠的謊言》。

這也是她為他創作的唯一一首歌。

想聽你對我說一個永遠的謊言,千萬別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請給我一個永遠的謊言,告訴我無論如何這一切都是因為愛我。

想聽你對我說一個永遠的謊言,千萬別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請給我一個永遠的謊言,笑著說你從不後悔我們相遇的一切。

據說吉田拓郎收到歌曲以後,很是疑惑:

不知道為什麼要寫這樣的歌給我,我不是完全明白裡面想說什麼……

作家黃佟佟曾說:

這首歌大概是一個曾經愛過的女人的獨白。

和真相相比,我更愛你對我說一段謊言,因為如果還有謊言,那證明我們曾經有過的糾纏仍有意義……

這也許就是女人對未能實現的愛情的看法。

像遺書一樣絕望。

但既然寫了遺書,這絕望就是可以接受的絕望。

所以才能如此安然且明朗。

十年後,他60歲的演唱會上邀請她出席。

她身著白襯衣,牛仔褲,蓬鬆的長髮。

和昔日的戀人同唱這首歌。

帶著少女的羞澀,卻又堅定而自信。

一曲唱畢。

兩人握手、鞠躬。

她微笑著走向幕後。

任憑他在舞台上大聲喊她的名字,卻未回頭。

像極了《東京愛情故事》中的莉香。

多年後,她與完治在街頭重逢。

說聲再見。

她毅然離開,不再回頭。

所以,你好,再見。

若有詩書藏於心,歲月從不敗美人。

如今65歲的中島美雪依然保持著創作的熱情。

貢獻著自己的音樂才華。

也依然保持著那份少女般的倔強,堅定而自信地活著自己的人生路。

說了這麼多,大家還是去聽聽她的歌比較實在,嗯,周末愉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每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