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肖建華們外逃聚居的四季酒店 賈躍亭就是個笑料

我從十八歲起,便在四季酒店裡當夥計,經理說,我樣子太傻,怕伺候不了香港主顧,就給大陸客人做點事罷。這些個的大陸主顧,雖然容易說話,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他們往往要向我打聽酒店有沒有新入住的人,問我有木有大陸來的大人物經過香港。在這麼多嘮叨的問話中,我工作也很為難,因為我也不知道他們談的什麼中南海什麼中紀委的事,認不出哪個是他們所謂的大人物。

香港的四季酒店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當中環街一個曲尺形的大門,酒店裡面預備著兩間三星米其林餐廳,可以隨時敬奉美食。香港上流社會的人,晚上夜生活時間到了,往往一擲千金,依紅偎翠——這是97回歸之前的事了,現在依紅偎翠的大都是大陸客——在四季酒店的酒廳觥籌交錯,呼朋引伴的應酬著。倘肯多花幾個錢,就能去頂層的會所,點幾個公主,或者叫幾個模特,做下酒物,如果出到了十幾萬,那就能點香港有名的女星了。但這些顧客,大都是白手起家的富商,沒有這般的揮金如土。只有開著跑車衣著不菲的二代們,才昂首挺胸的踱進酒店的頂層,點酒點人,包下整個一層,盡情的開著party。

我從十八歲起,便在四季酒店裡當夥計,經理說,我樣子太傻,怕伺候不了香港主顧,就給大陸客人做點事罷。這些個的大陸主顧,雖然容易說話,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他們往往要向我打聽酒店有沒有新入住的人,問我有木有大陸來的大人物經過香港。在這麼多嘮叨的問話中,我工作也很為難,因為我也不知道他們談的什麼中南海什麼中紀委的事,認不出哪個是他們所謂的大人物。所以過了幾天,經理又說我幹不了這事。幸虧薦頭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為專管調酒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櫃檯里,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麼失職,但總覺得有些單調,有些無聊。經理是一副凶臉孔,主顧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賈躍亭到店,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賈躍亭說是白手起家而揮金如土的唯一的人。他身材不高大;五官稜角分明,皺紋間時常夾些傷痕;一頭順順的小平頭。雖然是有錢的主顧,可是少穿西裝多穿t恤衫,似乎說大陸那邊搞互聯網的都這樣。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概念辭彙的,叫人半懂不懂的。因為他姓賈,別人看他經常開的產品發布會發言,便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賈忽悠。賈躍亭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著他笑,有的叫道,‌‌“賈躍亭,你的樂視股票又跌了!‌‌”他不回答,對櫃里說,‌‌“來一杯Dry Martini,要一條高希霸雪茄。‌‌”便抽出一張黑卡。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拖欠了供應商貨款了!‌‌”賈躍亭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小米雷軍發朋友圈,樂視欠了供應商一百多億,不然你們樂視怎麼大裁員了?。‌‌”賈躍亭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裁員不能算裁員!……搞互聯網的,能算裁員么?‌‌”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企業小而美‌‌”,什麼‌‌“細分市場‌‌”‌‌“公司局部創新‌‌”之類,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家背地裡談論,賈躍亭原來也是有靠山的,但終於在去年冬至日倒了,又討不得招安;於是逃難到了香港望北樓,弄到各處找門路找靠山了。幸而忽悠的錢多,公司倒閉波動會不小,讓他在四季還有美人美酒。

可惜他又有一樣難處,便是靠山捅出來的禍天了嚕了。在香港找的各處門路,一看賈躍亭靠山的下場,不免紛紛搖頭。如是幾次閉門羹,賈躍亭在我這裡喝酒抽煙漸漸的多了。賈躍亭徒呼奈何,免不了偶然長吁短嘆著。但他在我們酒店裡,品行卻比別人都好,給我小費很多;總統套房也是,他間或沒有時間交,暫時記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還清,從粉板上拭去了賈躍亭的名字。

賈躍亭喝過半碗酒,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賈躍亭,你當真是中國版的喬布斯么?‌‌”賈躍亭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那你的樂視怎的連半個暢銷產品也搞不出來呢?‌‌”賈躍亭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全是‌‌“閉合生態‌‌”‌‌“顛覆者從來都是孤獨的‌‌”‌‌“大屏生態圈‌‌”之類不懂的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鬨笑起來:酒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賈躍亭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

有一天,大約是中秋前的兩三天,經理正在慢慢的結賬,取下粉板,忽然說,‌‌“賈躍亭長久沒有來了。還欠十九天的總統套房錢呢!‌‌”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一個喝酒的人說道,‌‌“他怎麼會來?……他攀上高枝了。‌‌”掌柜說,‌‌“哦!?‌‌”‌‌“他是命不該絕。這一回,是走了狗屎運,竟然搭上了廣東口十家的門路。南天王出手,這是能一般的嗎‌‌”‌‌“後來怎麼樣?‌‌”‌‌“怎麼樣?先拜碼頭,然後交投名狀,後來就回大陸去了,威風又抖起來了咯,還去了美國搞汽車。‌‌”‌‌“後來呢?‌‌”‌‌“後來為了拍新老闆馬屁,捧景甜拍了個大片。‌‌”‌‌“怎樣呢?‌‌”‌‌“怎樣?……保利俱樂部剛被封,賈躍亭現在不知躲哪裡哭著呢。‌‌”經理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

中秋過後,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看看將近初冬;我整天的靠著空調,也須穿上秋褲了。一天的下半天,沒有一個顧客,我正合了眼坐著。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Dry Martini。‌‌”這聲音雖然極低,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賈躍亭便在酒櫃坐著。他臉上黑而且瘦,已經不成樣子;不打領帶穿著西裝,盤著兩腿,看了我,又說道,‌‌“Dry Martini。‌‌”經理也伸出頭去,一面說,‌‌“賈躍亭么?你還欠十九天的房錢呢!‌‌”賈躍亭很頹唐的仰面答道,‌‌“這……下回還清罷。這一回好久沒來,酒要好。‌‌”經理仍然同平常一樣,笑著對他說,‌‌“賈躍亭,你的樂視股票又跌了吧!‌‌”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景甜捧紅了沒有啊?是不是你靠山又要倒的節奏啊?現在‌‌”賈躍亭低聲說道‌‌“裁員不會裁ppt員工的。‌‌”……‌‌“他的眼色,很像懇求經理,不要再提。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經理都笑了。我溫了酒,端出去,放在門檻上。他從衣袋裡掏出小費,放在我手裡,我見他桌子上一部手機,華為mate9,原來他自己也不用樂視手機。不一會,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後,又長久沒有看見賈躍亭。到了年關,經理取下粉板說,‌‌”賈躍亭還欠十九天的房錢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說‌‌”賈躍亭還欠十九天的房錢呢!‌”到中秋可是沒有說,再到年關也沒有看見他。

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大約賈躍亭的確不會回來了。

寫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