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扶不起的中國聯通為何引起極大的民憤?

縱觀中國聯通的歷史,其確實是扶不起的阿斗,中共已經4次出手相救。第一次是把電信的無線尋呼業務劃給聯通;第二次是把電信南北拆分,把北電信併入網通,之後又把網通給了聯通;第三次是把只有兩千萬用戶的聯通CDMA網路作出1100億人民幣的高價賣給了電信;第四次則在3G網路剛剛興起的時候,把3G給了聯通。現在這第五次則是特批圈錢,因為實在沒什麼好給的了,只好把中國互聯網四巨頭--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拉進來接盤。

中國聯通混合所有制改革引起各界關注。(圖片來源:* Images)

中國聯通混合所有制改革(簡稱混改)的消息,長期以來都是財經媒體頭條文章的主角。8月16日晚,聯通混改方案公告發出後又神秘消失,引發了各界的猜想,被質疑如此大事件的混改,處理的是不是太草率了?難道說和資本市場開了個玩笑?

港台時間8月20日晚,中國聯通的公告一直拖到了22點50分。大批財經記者、媒體人為此熬夜加班,在微博上大吐苦水,冷嘲熱諷也此起彼伏。聯通混改方案一出,投資圈都炸鍋了,紛紛質疑方案的合規性,這份混改方案至少存在定價基準日設定和定增比例這兩項違規,這違背了金融監管部門年初制定的規則。

隨後事態的發展更令人大跌眼鏡,中國證監會也加班了!中國聯通公告發出後,證監會也發文《中國聯通混改涉及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對聯通混改方案開後門放綠燈,特事特辦作個案處理,聲稱“適用2017年2月17日證監會再融資制度修訂前的規則”。

中國證監會發文自己打自己的臉。(圖片來源:中國證監會)

這相當於中國證監會自己打自己的臉,因為其否定了自己制定的規則,即“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數量不得超過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20%”的這條紅線。

中國大陸財經評論人士皮海洲的文章一針見血的指出,中國聯通混改“個案處理”破壞市場規則。他的文章寫道:“希望中國聯通混改能夠成為遵守市場規則的典範。畢竟中國聯通的混改,是中國股市的首例,而且中國聯通又是央企,所以中國聯通的混改方案,對A股市場來說,乃至對整個國企混改來說,都具有示範效應與指導意義。如果中國聯通的混改方案一開始就使用“特批通道”,就拿中國股市規則開刀,犧牲股市政策規定的嚴肅性與權威性,這種做法顯然是不可取的,而且對其他上市公司也不公平。”

縱觀中國聯通的歷史,其確實是扶不起的阿斗,中共已經4次出手相救。第一次救聯通,是把電信的無線尋呼業務劃給聯通;第二次救聯通,是把電信南北拆分,把北電信併入網通,之後又把網通給了聯通;第三次救聯通,是把只有兩千萬用戶的聯通CDMA網路作出1100億人民幣的高價賣給了電信;第四次救聯通,則在3G網路剛剛興起的時候,把3G給了聯通。現在這第五次則是特批圈錢,因為實在沒什麼好給的了,只好把中國互聯網四巨頭--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拉進來接盤。

中共這個史無前例的怪異政體,始終想彰顯它的特別之處,從特供到特批都要突出特權的存在。A股IPO進程中,特批是一直如影相隨的特色。在A股上市的眾多的“中”字頭股票,都是特批的產物。工農建中四大國有銀行、中石化、中石油、中國水電、中國中鐵……幾乎都是一個套路。可以直白點說,中國資本市場就是中共權貴們的特權市場,是他們的收割場。

不僅如此,聯通引發民憤的一個原因還和禍國殃民的江澤民有關。當年中國聯通成立時,江澤民還曾親筆題詞,稱要“辦好聯通”。但比較諷刺的是,經過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的巧取豪奪,中國聯通就成了江澤民家族瘋狂斂財的“搖錢樹”、“錢袋子”。

1994年,江綿恆僅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從而開始了他建立“電訊王國”的過程。之後入股中國網通、拆分電信、吞併北電信和網通....上面說的前四次救聯通的歷史,其實就是江澤民家族企業的發家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