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14萬港人再出發

懷著對年輕受刑人的支持和惋惜,14萬市民冒著35℃高溫逼爆街頭。香港人的熱血又從沮喪中回來了。梁天琦說,所有的抗爭者「佢哋唔系鬼,系香港命運共同體,只要有人受苦,就系我受苦,所以我要行出嚟」。他說,當下一代回望和指向他時,也能抬頭挺胸說:「我有付出過。」

一位大學生在facebook上寫:“我想,這次遊行是確確實實掃除了雨傘後的不安吧。這幾年困擾著我們的,不但是越來越嚴峻的政治形勢,更是人心的沮喪無力。有多少次,我都會問自己,怎樣繼續下去呢?”

傘後中共港共不斷加強對爭取民主的抗爭者打壓,而抗爭力量則持續分裂和內鬥,對較為激烈的主張和行動,民主派部份政團則忙於“割席”,以至誣衊他們是“鬼”,旺角示威者是“鬼”,立法會宣誓亮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也是“鬼”。旺角示威的年輕人被判重刑,社會無聲;DQ兩議員,社會無聲;DQ四議員,社會回應不大;7.1遊行,人數稀落……。香港爭取民主和命運自主的力量節節敗退,中共全面操控香港內部事務越來越無視《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人大超越《基本法》原文任意釋法,並使香港法院拋棄法治社會的“不溯及既往原則”去跟隨。張曉明大刺刺地炫耀釋法權威在香港法庭得到彰顯。在強權之下,律政司對已經判刑的兩宗案件申請刑期複核,法庭也超越了刑期複核的範圍實行事實複核,一個“奪”字竟然成為“暴力”的依據,無視語文中的“奪標”“奪寶”“匹夫不可以奪志”的廣泛運用。在判詞中又多處用了“阻嚇”性判刑,而無視量刑須以犯案事實為依據,而不能讓現在的犯案者為未出現的事情服刑,否則同無法無天的社會以嚴刑峻法“從重從快打擊犯罪”的司法為政治服務有何分別?

在低氣壓之下昨天的示威遊行,事前無人估計人數會如此之多,捐款會如此踴躍,氣氛會如此熱烈。肆無忌憚的刑期複核,與粗暴地違反司法原則的重判,喚醒了無力感、無奈感以至茫然不知去向的市民:那些被判重刑的年輕人是如此純真,他們為了愛護香港、為了挽救崩解的社會而進行不顧個人利害與前途的抗爭。這些事情本來不是應該成年人做的嗎?他們不是應該留在課堂里為增長知識用功嗎?今天,他們為了挽救香港沉淪,成為第一批青年政治犯,在感受到他們之所以被判刑只不過因為他們的道德高於社會上對沉淪不聞不問的多數人,作為享受過香港這個社會的法律平等、繁榮穩定的成年人,難道我們不慚愧?

懷著對年輕受刑人的支持和惋惜,14萬市民冒著35℃高溫逼爆街頭。香港人的熱血又從沮喪中回來了。梁天琦說,所有的抗爭者“佢哋唔系鬼,系香港命運共同體,只要有人受苦,就系我受苦,所以我要行出嚟”。他說,當下一代回望和指向他時,也能抬頭挺胸說:“我有付出過。”

在所有的年輕抗爭者面前,我永遠自愧不如。我不會鼓勵年輕人為行正義而作出犧牲,要不要犧牲他們自己會衡量。但如果他們為我城的未來作出犧牲的話,我不認為成年人應該沉默,儘管我們的發聲效用低微。既然有許多人在他們身後丟石頭,也必須有人說“你們是對的”。不要再說大型遊行無用,昨日的街頭景象就是對受難者最好的支持,也是香港人抗爭的再出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