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美「自由之家」:法輪功堅韌的非暴力反抗

美國華盛頓DC非政府機構“自由之家”8月22日發布中文版中國宗教自由報告,名為“中國靈魂爭奪戰”(The Battle for China’s Spirit)。報告表示,法輪功學員使用了多種非暴力策略應對中共的殘酷鎮壓。

“他們尤其注重與警察和公眾分享法輪功資訊、違反法輪功修煉者人權的事件資訊以及其它反駁當局宣傳的內容。”“中國境內的法輪功信仰者在應對共產黨迫害的過程中表現出了堅韌、非暴力和創造性。”

“近年來,中國有越來越多的非法輪功修煉者也加入了這些努力,如人權律師、家庭成員和鄰居等。”

這份報告的英文版曾在今年2月發布。以下內容節選自該報告的中文版(少數詞語翻譯略有修改):

中國境內法輪功資料點“各地都處於活躍狀態”

報告說,“研究中國宗教狀況的著名學者、渥太華大學教授André Laliberté說,‘對法輪功的鎮壓是自文化大革命以來(共產黨發起的)最糟糕的宗教迫害的例子。’”

“考慮到共產黨鎮壓法輪功之殘酷,沒幾個國外或中國國內的觀察者認為法輪功會挺過來。的確,許多學者、記者和政策制定者的一致看法是,法輪功在中國國內已經被打壓下去。”

報告估計,然而在法輪功被取締17年後,中國境內的法輪功修煉者很可能高達以千萬人計之多。

“據明慧網2009年5月的報導,使用者通過大約20萬個安全的網路連結點,即‘資料點’,從中國國內上傳和下載了該網站的材料。官方檔案顯示,這些登錄明慧的‘資料點’在中國各地都處於活躍狀態。”明慧網是一個海外法輪功中文網站。

“至於法輪功的發展趨勢,自由之家採訪過的多位律師指出,在法輪功1999年被禁多年後,他們接觸到多起近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例子。”

“2013年浙江和湖南當地政府網站公布的檔案中也談到法輪功在本地區的‘回潮’和‘擴展’。”

“儘管對法輪功的鎮壓在全國範圍內仍在繼續,但在一些地方,打壓顯然已有所緩和。如果未來幾年人們感到修煉法輪功受懲罰的危險在降低,許多人有可能會重新恢復修煉,或者首度開始修煉。”

海內外法輪功學員非暴力反迫害

“在法輪功被禁最初期,許多人到當地政府部門請願。當他們看到低層地方官員毫無反應,就開始給更高層政府寫信,或直接到北京請願。他們分享了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經歷,試圖說服官員,法輪功對社會不構成任何威脅。到了2000年,幾乎每天都有法輪功修煉者在天安門廣場拉橫幅、煉功,但大多數人馬上遭到逮捕。”

“2001年,當修煉者看到至上而下終止對法輪功的鎮壓是不可能的,他們將注意力轉向中國公眾以及地方警察,主動向他們講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敦促他們不要參與迫害。修煉者大量製作、分發傳單與自製影碟,一名學者將這種宣導活動稱為‘中國的私密出版物(Samizdat)’。”

“海外的法輪功修煉者設計了翻牆軟體,製作了供在中國境內散發的錄影,成立了報紙、電台和衛星電視,向中國境內的觀眾和聽眾傳播關於法輪功以及其它未經審查的人權問題新聞。”

“明慧網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是海外法輪功修煉者和中國境內修煉者之間的通訊管道,匯總受迫害經歷,並提供各種資料。這個網站有一個相當於工具箱的板塊,裡面有最新的翻牆工具、可供下載的錄影、如何掛橫幅的說明和如何錄製自動化電話的說明。”

(明慧網網頁截圖)

“(明慧網)這些內容不斷有調整。一些類型的內容是穩定不變的:如個人煉功得益的敘述;全國範圍內以及地方上發生的權利受侵害事件;法輪功在世界的傳播;以及對共產黨不實宣傳的反駁等。”

“過去十年,更多種類的資訊進入中國境內流通,包括中國古典舞蹈光碟以及《九評共產黨》。《九評》是2004年出版的一本文集,對共產黨的歷史進行了批判,並為中國如何從幾十年暴力的政治運動(包括對法輪功的鎮壓)中修復提供了一個道德先見。這些內容顯示,法輪功修煉者不僅局限於為法輪功正名,終結迫害,而是尋求復興傳統文化,為未來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做準備。”

“法輪功修煉者2012年以來的草根抵抗以及宣導活動可以分為以下五大類:

1.營救被捕的法輪功修煉者:

當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被拘押時,特別是當此人在社群內比較知名時,中國境內外的修煉者形成了以多種形式向當地官員施加壓力促使該修煉者獲得釋放的策略。

比如說,境外的幾組志願者給當地警察、610辦公室官員、檢察官、法官等打電話。一個志願者小組的協調人說,他們在一個星期內可能會打多達3000個電話,試圖營救350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境內,修煉者給地方當局寫信,僱人權律師為被抓的修煉者辯護,越來越多地在非法輪功信仰者當中傳播請願,要求釋放某個修煉者。

儘管很難確定這些努力的實際效果,但的確有被抓的成員被釋放的案例,如陝西法輪功學員龐友。

2.根據新技術和言論審查情況而對公共教育進行調整(,包括手機、QQ、微信等渠道的講真相活動。)

3.用法律管道,對迫害提出挑戰:

中共的法律體系包含制度化的政治控制,更多的是一個壓迫工具,而不是一個保證公正的機制。

然而,一來出於原則,二來寄望於給體制內的人一個起積極作用的機會,法輪功修煉者經常進行法律宣導活動。

鑒於很多人權律師願意為法輪功案件辯護,越來越多的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雇律師進行無罪辯護,或者對判罪提出上訴。

自由之家對法院檔案進行分析後發現,在2014年1月至2016年6月間,二審法庭做出了至少275個法輪功案件判決,表明一定比例的被關押法輪功修煉者決定上訴,儘管二審推翻一審判決的機會極其渺茫,近乎不存在。

4.對江澤民提起訴訟,追究責任:

從2015年5月起,大量法輪功酷刑倖存者採取攻勢,利用法規中的一個變化,對江澤民提起刑事訴訟,指認他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

2015年5月1日生效的最高法院規定,要求司法部門接受公民個人所提出的刑事控告;在此之前,司法當局有空間拒絕這樣的控告。

明慧網的一系列文章指出了這一政策的改變,並建議修煉者利用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呈交他們被迫害的經歷,要求調查江澤民。不少江澤民的關鍵人馬在反腐中被拉下馬。

中國境內外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開始起草法律控告書,並將之寄到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個人寄或者聯合寄都有。一名發出控告書的受訪者說,他可以查到郵件確實已經寄達並被簽收,但他沒有收到任何進一步的資訊。

明慧網報告說,到2016年7月為止,有20萬以上修煉者寄出了控告材料,材料也常常投到網站上發表。

5.鼓勵其他公民退黨:

從2004年底至今,法輪功修煉者傳播的一份核心文獻就是前面提到過的《九評共產黨》,包括文字、錄影和錄音版本。

自由之家與法輪功活動人士的訪談以及中共官方檔案中多有提到《九評》,都表明‘退黨’已經成為法輪功在中國境內進行社區活動的一個焦點。

2011年對退黨活動的一項研究發現,參與‘退黨’的人,其目的並不是要推翻共產黨。‘退黨’是基於一個信念,即共產黨已經末日來臨,為了確保中國和平過渡到一個不那麼專制的政府,中國民眾必須經歷一個道德覺醒過程,並且堅持非暴力。

到2016年11月為止,追蹤退黨運動的網站聲稱中國境內和境外有超過2.5億人宣布退黨、團、隊的聲明。儘管這個數位無法被核實,但是從2016年初起,中共法院檔案確認了多例法輪功修煉者因為擁有呼籲退黨的材料而被捕並判刑的案例,這表明共產黨本身很重視退黨運動。”

中國民眾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支持告江

“儘管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面臨嚴峻的環境,但是法輪功在社區中的努力以及宣導活動看來至少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僅僅從法院檔案中也可以看出法輪功資訊分享的規模,修煉者經常被指控擁有幾百份傳單、光碟或電話卡。在受到眾多聲援後,一些修煉者獲得釋放,有些接到電話的警察據說改變了態度,對法輪功修煉者較有人性。”

“也許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大批非法輪功修煉者加入了法輪功的行動中。儘管中國政府2015年對人權律師發起了大規模打壓,但是很多人權律師繼續代表法輪功當事人。”

“中國境內有成千上萬人連署要求釋放法輪功修煉者,不僅限於要求釋放他們被抓的鄰居,而且支援對江澤民的控告。”

“法輪功在今天的中國仍然是一個禁忌的話題。每一天,仍然有很多法官、檢察官和警察參與逮捕、監禁、和刑求那些不放棄法輪功的中國公民。”

“然而在1999年7月,中國國內很少有幾個人認為,17年後的今天,鄰居們會連署支援法輪功的請願,江澤民會成為一連串刑事控告的目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辰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