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浩然:揭秘中共控制合資企業最終目的

憑著中共幾十年來的內鬥、整人、統戰的過程中積累的挑撥離間、設計圈套、威逼利誘等等經驗,它會把整個過程進行得有條不紊、不露痕迹。其形式可以五花八門,期間也會有合資公司、中方合資方、外方合資方的三方博弈過程,中共地方政府也會適時給予「優惠政策」來推動新的投資和技術引進……

近期有報道,中共對境內合資企業的滲透與控制進一步加劇。(見《中共在外企設立黨支部西方高管抵制》一文)

從最初的象徵性地規定要設立黨支部,到現在不但要“認真執行”而且要對合資企業的運營和投資決策擁有決定權。此外還將黨支部的管理費用納入公司預算,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和黨支部書記由同一人擔任等等要求。

從文中可以看出,中國歐盟商會組織發起(關於中共黨支部要控制合資企業)討論會,完全是被動的,事先沒有任何準備。許多合資企業的中方已經把修改合資協議的要求提到檯面上了,他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才組織多家合資企業的外籍高管了解情況。

這種局面的出現,暴露出了這些技術專家和職業高管對中共發家史的無知,那麼在這種無知之下做出的判斷就很難不陷入中共的圈套。其實這只是一段中共歷史的翻版,如果弄清了那一段歷史,就不難看出中共目前出招的真實用意,應對時才能不陷入它的陷阱。

那就是1925年發生的第一次“國共合作”。那時許多的共產黨員加入了國民黨,並在國民黨內任重要職務,其中包括: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部長,農民部部長、宣傳部代部長、工人部全權部長秘書、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副主任、軍法處處長、多位政治教官及教職人員;國民革命軍各級黨代表,並規定沒有這些黨代表的附屬簽名一切命令均不生效……

當年的那一切與當前共產黨要求在合資企業內實行的政策何其相似?那麼當年那次國共合作的結果如何呢?

從1925年到1928年,中共黨員從不足千人,暴增到三萬人,3年擴充30倍。壯大後的共產黨不但在北伐軍的後方大搞農民運動,工人運動、破壞北伐軍後方的穩定和補給,動搖軍心,甚至直接發動武裝叛亂,如南昌暴動、秋收暴動等(中共美其名曰“起義”)。

那麼如果目前的合資企業的外方委屈求全答應中共的“奪權”要求,結果會怎樣呢?

作為外方的職業經理人,他們通常關注的目標是任期內的公司業績是否漂亮,這關係到他的當年獎金分紅,如果能在任期內獲得一段漂亮的履歷還可以對自己今後的升遷或跳槽增加要價的砝碼。所以對一些目光短淺的職業經理人來說,他們擔心的還僅是:支部書記決策不當會造成資金浪費、黨務辦公費用增加……影響公司當期利潤、影響短期業績。

但是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中共只是想佔一點便宜,找個地方開銷費用,它還真犯不上這麼大費周折地修改合資協議。它只要讓稅務局出面或利用“客戶投訴”“員工投訴”等借口來敲敲竹杠就夠了。那麼它的真實目的是什麼呢?

正如國共合作期間一樣,當年打著國民黨幌子的共產黨員們,利用國民黨的人力財力物力發展出的國民黨黨員,同時也都秘密加入共產黨。這些人等到時機成熟,立刻倒戈,不但帶走現成的訓練有素的部隊而且武器彈藥也照單全收。最可怕的是,當他們對國民黨的“兄弟部隊”反戈一擊的時候,準確、兇狠、直擊軟肋、要害,造成普通敵人都無法達到的殺傷。

那麼回到現在。一旦共產黨完全控制了合資企業的運營和投資決策權之後,他們也可以如法炮製,比如:製造機會加大在大陸的投資力度,引進國外母公司的最先進的技術,但這些新增的投資項目和新增企業就會成為它將來與國外母公司競爭的王牌。一旦時機成熟,反戈一擊,用相同的技術,低廉的價格搶佔國際市場,最終將國外母公司置於死地,自己則鳩佔鵲巢,以最小的代價、最快的速度成為世界級的大企業。

當然憑著中共幾十年來的內鬥、整人、統戰的過程中積累的挑撥離間、設計圈套、威逼利誘等等經驗,它會把整個過程進行得有條不紊、不露痕迹。其形式可以五花八門,期間也會有合資公司、中方合資方、外方合資方的三方博弈過程,中共地方政府也會適時給予“優惠政策”來推動新的投資和技術引進……

此外中共非常善於利用人性的弱點來誘騙、脅迫重要的當事人,比如:職業經理人的短期業績目標和外方公司的長遠經營戰略不一致,就是中共能夠拉攏合資企業的外方高管的軟肋之一。其他還有利益輸送、色情手段等等一系列中共早已運用嫻熟的控制人的技巧。

總之,一旦讓中共取得合資公司的控制權,在中共這個成熟的流氓面前,那些信守商業規則的西方企業管理者一定是難逃此劫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