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我的前半生:紅樓一夢 轉瞬即逝

《我的前半生》劇照(視頻截圖)

當前中國的熱門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在社會上引起了非常大的反響,因為出軌與離婚已經成為當今中國社會非常普遍的現象。而女主角羅子君的前半生那令母親為之驕傲得意,令周圍的親朋好友羨慕不已的富家太太生活就如紅樓一夢,轉瞬即逝。正所謂“流水落花春去也”,從尊貴體面的闊太太到低聲下氣的售貨員,離婚給羅子君的生活帶來的顛覆就如從天上落入凡間。用小說“三體”來形容,羅子君無異於受到了一次“降維攻擊”,讓她在一夜之間從“人上人”的維度降到社會金字塔的底層。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她丈夫陳俊生的出軌。

出軌,就是偏離了正常的軌道。作為一個當今社會的成功人士,陳俊生之類的精英就如同天空中的一顆顆恆星照亮著宇宙一般光耀著這個社會,這是當今社會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角色。我們看到劇中作為一家之主的陳俊生就如同是一個太陽,不僅妻子和孩子像行星一般圍著他這顆恆星轉,就連他已經退休的父母,乃至妻子的母親、妹妹和妹夫也是圍著他轉的。因為他事業有成,說白了就是會賺錢。而金錢代表物質,物質就是能量在我們這個空間最普遍的能夠為人所用的存在形式。比如一隻澳洲大龍蝦作為人類食物的能量等級遠高於一包速食麵。陳俊生的妻兒可以經常以澳洲大龍蝦為食而無須餐餐都吃速食麵是因為陳俊生能夠賺到足夠多的金錢來維持妻兒在人間高質量的生活。佛教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像陳俊生這樣不斷賺錢,不斷撒錢來維持妻兒、父母與岳母一家子過上好日子的精英在人類社會不也是金光普照,像太陽一般閃閃發光的嗎?父母妻兒乃至岳母一家不也是如行星一般圍繞著陳俊生這顆太陽轉嗎?大道至簡,從這個角度來理解古人說的“天人合一”又有何難?

那麼一旦陳俊生這顆太陽出軌了,偏離了正常的軌道,給自己的家庭,給妻兒、父母乃至岳母一家帶來的是怎樣的災難性後果,這些在“我的前半生”這部電視劇中是可以看到的。可是現實中難道只有一個陳俊生嗎?當今社會如陳俊生這般出軌的精英比比皆是,由此而造成的家庭悲劇太多了。這就不是陳俊生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以金錢來衡量一切的這個社會體系本身的問題,這就是系統問題了。電腦出現了系統問題就要重裝系統,人類社會出現了系統問題怎麼辦?

道家講“道生萬物”,宇宙眾生萬物皆為大道所生。可是當一個社會體系偏離了正道,出軌了,那就會出現佛教中說的成住壞滅,陳俊生出軌造成家庭的壞滅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份。然而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唯物拜金主義造成的道德崩潰所帶來的不僅僅是一個個家庭的解體,而是整個社會走向壞滅解體。一葉落而知天下秋,偏離正道出軌的不僅僅是一個陳俊生,在“我的前半生”中所表現出來的一切亂象都是當前整個趨利型社會體系背離仁義禮智信的人間正道而走向壞滅的過程中表現出來的,猶如物腐而蟲生。

中國傳統社會是在家庭倫理的基礎上建立王朝。雖然經歷了許多朝代,然而只要傳統道德倫理守護下的家庭作為社會的細胞沒有遭到破壞,改朝換代之後很快就能從新形成穩定的社會次序,因為中國的根基在家庭。這是中華文明歷經五千年的風風雨雨而得以承傳下來的一個重要原因。可是中共紅朝卻是一個政教合一的邪教政權,這個閃米特文明造就的邪教政權的存在與發展都是以破壞中國的傳統社會與傳統文化為代價的。尤其在中共政權後三十年與西方資本主義結合形成權貴資本主義體制之後,共產黨這個以“資本論”起家的唯物拜金主義邪教對資本的依賴與崇拜更是無以復加,從而將中國大陸變異成中華五千年文明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這麼一個金錢至上的社會。

在這個以金錢衡量一切的社會裡,有錢就是“人上人”,沒錢就是“人下人”。“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的幸福與痛苦完全取決於有錢還是沒錢。這麼一個變異的社會體系必然會驅使所有人為錢而生,為錢而死,從民間的傳銷、詐騙、假貨假藥到政府、軍方與醫院的活摘器官,為了賺錢一切傷天害理的事都出來了。早在一千年前,北宋道學家邵雍就看到了今天這個社會的亂象與危機,所以他在梅花詩中預言道:不信黃金是禍胎。

羅子君的世代在號稱“改革開放”的權貴資本主義道路中走過了自己的前半生,無論有錢還是沒錢,現在都面臨著被權力與金錢極度扭曲變異的這個社會的全面系統性危機,這個危機貫穿在工作、生活、家庭、教育、環境等方方面面,演變為種種天災人禍,這才是現實中“凜冬已至”的真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