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十九大前主持金磚峰會 習近平得失如何?

中國將在9月3號到5號主辦金磚峰會,目前廈門聚集二十萬警力保證峰會安全。這次峰會介於北戴河會議和十九大之間,被認為是習近平在國際舞台展現能力的重要場合。此外,習近平和印度總理莫迪的互動受到高度關注,因為中印之間幾個月的邊境爭端雖然暫時緩解,但是兩國在諸多領域的競爭關係正越演越烈。十九大前主持金磚峰會,習近平希望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峰會大國領導人互動,都有哪些看點?

參加話題討論的四位嘉賓是:中天新聞華盛頓特派員臧國華先生;“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王丹先生;人在紐約的時局評論人士橫河先生;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

王丹表示,習近平搞金磚聯盟,真正的目的並非從事經濟活動,而是提高個人聲勢。他想學毛澤東,可以看出他的金磚活動重點就是毛時代的亞非拉世界,他要做第三世界的代言人。在達沃斯論壇上,習近平派李克強前往聲明說,中國要扛起世界經濟發展的大旗,意思就是習近平要扮演世界領導人的角色。他的意圖是奠定在中國人民中的威望。總之,這種活動的政治意義大於經濟目的。

關於習近平與莫迪之間的角力,王丹認為是其實龍象之爭。從最近中印衝突中,可以看出印度的進取心。莫迪認為印度是實力上升的一方,而中國則是下降的一方,要試探中國實力。印度已經形成中國在亞洲的挑戰,對中國而言是芒刺在背。另外,印度和中國兩國國內都有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

王丹說,習近平原本想擴大本次金磚會議,吸納更多成員,但是遭到其他成員國的抵制只好作罷。事實上,這習的種想法仍然落腳於他提出的中國夢,要體現中國的強大,想把中國的模式擴展到全世界,彰顯中國國際地位,恢復大唐盛世。

橫河指出,習近平從事金磚活動,帶領中國搞一帶一路,其實都是用巨大投資來吸引合作。具體來說,與歐盟和東盟不一樣,金磚國家組織各自的需求都是不同的,他們之間沒有共同的基礎來支撐合作,無論是理念上還是地緣上都是如此。金磚國家沒有共同的結合力,中國唯一能做的就是砸錢,其他國家都想得到各自覬覦的好處,比方說俄羅斯要賣給中國更多天然氣和石油,印度要改變針對中國的貿易不平衡,等等,而沒有共同的目標。這些國家倒是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它們都是地區性霸權。中國要領導金磚,最大難題是金磚都不買賬,只好靠砸錢。

橫河認為,關於莫迪習近平互動沒有沒有很大看點,因為中印之間的問題都會在幕後解決,不在金磚會議上。中印邊境是脆弱地區,儘管中國不認為有爭端,但是不丹認為有爭端。只要一方認為有爭端就是爭端,所以要保持邊境現狀;如果中國修路就是改變現狀。我認為,這次爭端既不是印度找茬也不是中國挑釁,而是誤判;因為當地有哨所所以要修條路;具體設計者並不明白國際關係的微妙之處。中印要解決的問題是,一個是已經崛起的大國,另一個是正在崛起的大國;雙方都有強烈民族主義情緒。事實上,1962年中印戰爭後,印度一直在韜光養晦準備報復。在這個問題上,印度的民族主義情緒比中國有過之而無不及,印度軍方對中國的了解遠遠超出中國對印度的了解。中國經濟實力雖然大,但是在了解對方方面卻不佔優勢。

橫河還說,中國想要擴大金磚成員國,恰恰是中國在現在的金磚組織中做不成真正的老大,因為每個成員都是地區性霸權,都想當頭;中國要擴大自己的權勢就得多拉小兄弟,稀釋除南非之外其他三國的份額;擴充成員越多,中國當老大的機率就越大。當然這會招致印度等國的抵制。

程曉農表示,金磚國家是上個世紀末國際社會對中、俄、巴西、印度這四個經濟成長快的國家的用語,它們被拼成一個詞,但彼此既沒有共同的價值觀,也沒有長期的戰略合作,只是“標籤相同”而已。過去幾年來金磚四國各自的經濟相繼發生問題,早已今非昔比,不再是國際金融界追捧的投資對象。中國為了拉攏非洲國家、把南非拉進來以後,金磚國家就變味了,因為南非的經濟相當糟糕,絕非成長典型。現在金磚五國之間既缺乏牢固可靠的信任,在國際社會裡也沒有多少政治上的共同利益,今後恐怕還是這樣。中國試圖擴大金磚組織,是想把這個平台變成發展中國家追隨中國的國際政治舞台;作為中國的競爭對手,印度顯然不希望出現這樣的結果,俄國和巴西可能對此也興趣缺缺。

程曉農說,中國為開發在發展中國家的市場作了很大努力,從一帶一路到亞投行,但在西亞非洲地區並未取得多大進展,卻引來了一大批想要沾便宜的窮國,而中國最後只好看緊荷包,不再大撒錢,免得蝕了老本。金磚國家並非中國推行“一帶一路”戰略的對象,其中南非和巴西與“一帶一路”沒有關係,而印度則對“一帶一路”的影響高度警惕。金磚國家中其他四個國家對中國各有所圖,而與中國接壤的印度和俄國對中國也另有擔憂:俄國與中國在對付美國這一點上有共同利益,俄國也希望對華出口更多、更貴的能源,但始終擔憂中國在俄國遠東地區的人口滲透;巴西在對華出口礦產資源上與俄國的需要相似;南非無非是想要援助;而印度在國際市場和地緣政治兩方面都與中國處於競爭關係。在經濟利益上這四個國家與中國都各自打交道,沒有橫向交集,更不會形成五國經濟網路或經濟共同體,因此無法形成五國的集體行動和經濟共識,只能談一些空洞的口號。

臧國華認為,十八大以來習近平一直致力於鞏固權力基礎,現在大功告成了,19大他將向世人展示他已完全大權在握,現在不僅老人無法干政,任何對他可能的權力制衡都已清除。未來在內政外交上他將更徹底、更強勢地推動他的理念和政策,而且他是否打破慣例再次連任也值得觀察。

臧國華說,此次廈門金磚峰會是十九大前習近平向國內外展示國際領袖和大國風範的機會。峰會前和平化解中印對峙,讓莫迪順利與會,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習近平對金磚峰會的重視,也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他應對複雜國際事務的能力。我認為中印雙方都有讓步,也都保留了面子。雙方顯然意識到一次成功金磚峰會帶來的好處大大超過強硬對峙體現的利益。中國是金磚中的大哥,希望把金磚做大,從而擴大自己的國際影響力,以抵禦已開始去全球化的西方,特別是川普的美國和西方七國集團。這也是中國希望擴大金磚的原因。但是印度等國不樂意,因為他們並不急於陪中國把金磚玩大,他們更在意自己從金磚能得到多少好處。所以他們希望先把五國的事情辦好,然後才有可能考慮擴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