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顏丹:說說大陸台灣居民用電的巨大差異

為了能讓國人相信台灣存在“電價太低,浪費成習”的問題,大陸有媒體特意援引了國際能源署的如下兩項數據:其一、2015年台灣工業電價為全球第8低,居民電價更是全球第3低;其二、2012年台灣人均年耗電量已經達到約10800千瓦時,超過日本、韓國,成為亞洲非產油國家和地區人均耗電量之最。而2014年中國大陸的人均年耗電量才4740千瓦時,不到台灣的一半。

從數據反映的訊息來看,第一條的確是在告訴我們,台灣的電價很低;但第二條卻無法讓人看出,台灣人在用電上有“浪費成習”的問題。一方面,陸媒的記者也指出,台灣“總耗電量數據中,有一半以上是工業用電,民眾生活用電被平均”;實際上,若考慮成本,企業也不可能無故耗電。從另一方面來說,用電量大,並不一定就因為電價低。在一個資源共屬於全民的國家和地區,沒有人愚蠢到天天想著如何占自己的便宜。況且,“資源有限”的道理台灣人又怎會不懂?

真正需要指出的,是“用電量大”與“電價上漲”的關係。也就是說,耗電量再大,也不能成為政府漲電價的理由。陸媒報道,台灣民眾普遍認為,“保持低電價是人民幸福的保證,也是當局的責任”,“電價不能漲”已成為主流民意。正是面對著這樣的主流民意,“台灣無論哪個政黨上台,都不敢漲電價”。

這裡的一句“不敢”就足以讓人看懂台灣如今所擁有的與大陸截然不同的民主體制。老百姓不點頭,政府寧可讓電力公司負債,也不敢讓電價漲一分一厘。這恐怕會讓大陸人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因為在大陸,民眾與政府的地位是完全翻轉過來的。電價上漲的政令一旦下達,老百姓除了乖乖服從,根本就別無選擇。

文章開頭已經說到,大陸民眾的耗電量“不到台灣的一半”,但中國的官方卻並沒有因為用電量小而降低電價。事實上,中國的電價仍舊是照漲不誤。2012年,中共官方打著“促進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引導居民合理、節約用電”的幌子,執意推行“階梯電價”。然而,不少民眾一眼就看出了箇中玄機。他們認為,“第一檔電費維持不變,並未下調”,“第二檔、第三檔均單邊上漲”,“無論如何,電價都是調高了”。更有居民直接算出,實行階梯電價後,“上海的總體電價每度約上漲2.4分”。此外,已有資料顯示,“中國城鄉居民每年的電量消費都以10%以上的速度在增加,突破一檔電量的城鄉居民戶將迅速增加”。

然而,不管民意如何“洶湧”,數據如何真實,中共當局似乎都能做到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只要政府說漲價,民眾就只能遵照執行。2015年,河南鄭州物價局在解釋水價為何上漲時,就曾說出“漲價是政府的一項工作職能”的驚人語錄。當地自來水公司的領導甚至荒誕的聲稱,“電價上漲超過20%,但水價一直未上調”。由此可見,中國大陸這些管理著不同資源的企事業單位都在互相比著對民眾進行盤剝和洗劫。

相比台灣當局“不敢漲電價”,中共當局之所以敢不理會民意,除了因為大陸民眾毫無發言權、只能任其宰割之外,還跟一黨獨裁必然衍生出的“制度性腐敗”有關。既然中共妄自尊大、不允許自身的權力受到任何制衡和挑戰,顯然,其目地就是為了能肆無忌憚的“變公為私”,強制民眾為原本屬於自己的資產買單,以此來牟取暴利。

要知道,包括水、電、天然氣在內的民生資源本就屬於全體民眾,而中共集團卻利用權力,將其壟斷在自己手中。如此看來,中華民國政府甚至會在用電上“補貼”民眾的一幕,終究難以在中國大陸上演。在中共獨裁政黨強烈的“以權謀私”的意願下,中國人惟一能等來的只會是資源使用價格的持續上漲。

對比陸、台居民用電的情況,我們不難看出,中華民國政府在處理國計民生事務時,往往是以民意為先、以民情為重。而保障政府能夠站在這一基點來執政的一個重要前提,就是民主體制使老百姓充分享有選舉權、投票權等一切作為公民所應有的權利和自由。

而如今,中國人的自由被剝奪、經濟上不斷遭到魚肉和宰割,其根本原因也就在於,民眾還未能形成公共意識來為自己爭取投票、選舉的權利。可以說,這項權利是老百姓避免遭到流氓政府洗劫的關鍵所在。要想讓政府扮演好“公僕”的角色,中國人爭取投票權是當務之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