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任迺俊:你們早晚和龍頭大哥王立軍同志一樣下場

——淺談中國社會古今酷吏

要一位公民交出100多年前沙皇俄國侵略我國的證據是政府無知無恥,還是這個周姓人渣無知無恥?我想我們的政府應該是偉大光榮正確的,應該是周姓人渣無知無恥。(證據請見2月22日對我的訊問筆錄)我想我們的政府應該把周姓人渣清理出公務員隊伍,否則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有損我政府的光輝形象。

酷吏本也是貪官污吏之一,他與貪官污吏的區別是:貪官污吏是以貪污腐化為主或人性還沒有全部泯滅的人渣。

而酷吏是指那些人性徹底泯滅的迫害狂,是不依法理,不徇法條,法外濫用刑罰壞的掉渣的人渣。比起普通的貪官污吏他們更壞了一層樓,是一旦有權他們習慣用最殘酷的方法進行審訊統治的官吏。如春秋戰國時的商鞅,秦朝李斯,唐朝時期的周興,來俊臣等,還有我大紅朝的康生,王立軍等大大小小酷吏。

縱觀古今歷史酷吏幾乎都沒有好下場,商鞅最後被統治者五牛分屍滅族,千古一相秦始皇的鐵杆屠夫李斯慘遭腰斬。

至於周興,來俊臣的下場著名的請君入甕就是指的他倆,兩人都沒有得到好死。

皇帝用酷吏是為了維護專制政治之威,後來為了專制政治需要,也會用完就殺酷吏。朝代還是這個朝代,可是酷吏已經從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變成了人頭落地的死囚。

說白了威風無比的酷吏也不過就是獨裁者的屎盆尿壺,急了的時候用一下,用完後大都沒有好下場,誰會把這些藏污納垢之器珍惜收藏?還不是摔了算了。

儘管酷吏們都沒有好下場,但出於他們反人類的本性,還是有無數壞的掉渣的人渣前仆後斷的加入酷吏隊伍。

康生同志就是我朝我黨著名的酷吏之一,多少黨內高官被他加害,我們習總的令尊習仲勛同志就遭康生毒手,所以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就發表了這樣的最高指示:利用小說進行反黨也是一大發明。害得我們德高望重的習仲勛同志蒙受了多年牢獄之災······

當然,這個罪行只能算在康生同志頭上,萬萬不可記在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身上,所以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後照樣躺水晶棺材,頭像掛天門城樓。而酷吏康生則從無產階級革命家變成了資產階級野心家,骨灰盒也從八寶山革命公墓滾出去了。

中國依然是紅色中國,黨依然是這個黨,但大酷吏康生的身份徹底變了。

我們再來看看另外一個中號酷吏王立軍同志的下場,副部級王立軍原來何等威風,在重慶想殺誰就殺誰,想關誰就關誰,可是突然間風雲變化,急忙忙身附絕密材料夜逃美領館。

可是儘管他向美方提供了絕密材料,由於他一貫反人類罪行,美國拒絕為他提供政治屁護,而相同時期一位農民,並且是殘疾人瞎子陳光誠逃到美大使館,美國政府就為他提供了屁護權。

何等威風的高級幹部王立軍同志,他在國際社會的身價不如普通一位殘疾人,到後來只能成喪家犬走投無路。

儘管他揭發薄熙來有功,但還是被判了十幾年徒刑,當我們再見到他在法院的時候,王同志已經坐在輪椅上了。

筆者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當然沒有福分見到這些大中酷吏,但今年命苦運交倒霉運,竟然遇到一個小酷吏,使我遭受了近三個月牢越之災,並且還被強制送到精神病院住院三天。

筆者出於對國家和民族的熱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二條,第35條第41條,有時候在微信上寫點批評和建議文章,所以時有警察找我談話但總體來講警察對我還是文明理性的。今年1月26日過年前兩天我派出所片警還與閔行分局政治處幹部買了禮物到我家與我握手拍照,但2月22日我突然被一大群警察以閔行公安局的名義說我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

在派出所區國保小S對我說,我的事他們無權處理,下午會有市國保來找我,我放還是被抓由他說了算。

午後周(音)姓國保打著閔行公安分局的名義對我進行審訊,竟然首先要我交出沙皇俄國歷史上霸佔我國幾百萬領土的證據,(因為有一篇文章,我說道沙皇俄國侵佔了我國幾百萬領土)我問他為這篇文章抓我還知道羞恥嗎?哪知道他皮厚到天下之不能厚,一定要我交出證據,我說這本是世人皆知的歷史公然事實啊,他說不行你必須交出證據,我說百度上也可以搜的到,他說不行百度上的消息不正確,後來我說69年中蘇珍寶島戰爭期間,中共的人民日報,解放日報都刊登了沙皇俄國霸佔了我國幾百萬領土,我要他去查這些報紙,這壞的掉渣的人渣才泄氣,把我的回答做上徇問筆錄,原來認定我尋釁滋事的依據是我說了沙皇俄國霸佔了我國領土。

要一位公民交出100多年前沙皇俄國侵略我國的證據是政府無知無恥,還是這個周姓人渣無知無恥?我想我們的政府應該是偉大光榮正確的,應該是周姓人渣無知無恥。(證據請見2月22日對我的訊問筆錄)我想我們的政府應該把周姓人渣清理出公務員隊伍,否則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有損我政府的光輝形象。

我交出人民日報的證據以後,周(音)人渣在對我的筆錄上說我被抓的原因是寫政論文章,我不知道是根據哪一條內部規定,寫政論文章就是尋釁滋事,周姓人渣做好筆錄後告訴我,我有沒有罪交給法院處理,由法院說了算。

以後再提審我的時候,我已經是在看守所被戴著手銬審問,這個酷吏再也不叫我任先生了,滿臉春色問了我一句有點奇怪的話,為什麼是我被抓不是他被抓?我說這樣不公平,並回答他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現在我要責問這個酷吏我怎麼尋釁滋事了?尋釁滋事罪的四種客觀表現,我有哪一條?

二月22日以尋釁滋事罪名對我刑事拘留,但是在看守所每次給我做筆錄的時候從沒說我尋釁滋事,都說我是因為寫政論文章被抓。我要求被告回答根據哪一條法律寫政論文章就是尋釁滋事罪?

拿不出法律依據說明酷吏觸犯了刑法第243條誣告陷害罪,刑法笫243條同時又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犯前款罪的從重處罰。

由於我想不明白我怎麼犯罪了?在看守所我血壓非常高。看守所醫生對我精心救治,而酷吏卻多次對我疲勞審訊,甚至在一次審訊中,我被昏迷不醒。現在我的左右眼成了大小眼。

我從2月22日被刑事拘留。到5月16日以不夠刑事處罰被釋放,宣布給我十天行政拘留,但立即把我押送到精神病院,既然認定我精神病,為什麼還給我10天行政拘留?精神病人從今年4月起是不可以行政拘留的。到底是把我送精神病醫院錯了還是十天行政拘留錯了,或者說兩者都錯了,總不見得全部正確吧?

酷吏在看守所對我做的訊問筆錄幾乎每次都有這樣一個格式化:他們是閔行公安局的,依法對我審訊1.他們給我出示了工作證,2.問我為什麼被抓,我回答寫政論文章,3.問我的政治面貌,我回答我不是政協委員,也不是人大代表。

其實他們從來沒有給我看過警官證,至於我為什麼被抓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因為寫政論文章,過去我充其量認為自己寫了一些不入流的雜文,想不到我被抬舉成政論文章,釋放後回家到百度上一搜更想不到我這個被精神病患者竟成了上海政論家任迺俊。

這人渣明白我是一介布衣,他們也從來沒問過我政治面貌,我更沒有回答過我不是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可是他們為什麼每次要重複做我不是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的記錄呢?

難道人渣認為是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才可以寫政論文章,老百姓寫就是尋釁滋事?

難道人渣們不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全稱是人民共和國並不是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共貪國。

難道他們不知道憲法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屬於人民。

把我強制送進精神病醫院,在醫院大門口我警告了這個酷吏,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他聽了無動於衷,然,精神病醫生沒有這麼好的犯罪心理素質,我向醫生也說了這樣的話,並且強調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不是國家機器,把健全的人送進精神病醫院,是嚴重的反人類罪行,將來法制健全了一定會得到清算。

醫生回答我,沒辦法我們國家是共產黨領導,公安局送進來的人我們必須收。我說那麼你們可以讓我早點出院,醫生說也不行,出院必須得到公安局同意。但醫生從沒給我服藥,甚至與我家屬一起向公安要求放我回家。請問全國有哪一位精神病患者,住院醫生不讓吃藥僅僅住了三天醫院就出院?

把我送進精神病醫院,歷史史冊就給這酷吏記下了他的嚴重的反人類罪行,中國法制健全之日,就是他被繩之以法之時。

難道他們認為歷史永遠不會前進,中國永遠不會成為法治中國,共和國憲法形同虛設可以隨意踐踏,犯罪永遠得不到懲罰?

我雖然人微言輕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這些大大小小的酷吏,歷史的規律你們無法打破,即使共產黨萬壽無疆,你們也逃不掉你們龍頭大哥王立軍同志的悲慘下場!

因為你們這些酷吏是反人性反法制的異類,你們不可能永遠是利刃,更多的時候是犧牲品,你們永遠只是屎盆尿壺。

想逃避法律的懲罰嗎?唯一的出路是痛改前非,今後將功贖罪求得被害者的寬恕,可以減輕或免除懲罰。

上海任迺俊2017.9.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