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海峽論談:朝鮮試爆氫彈 台灣重啟核武?

「一個民主法制的國家和一個獨裁國家做比較,思考這方面的事情是不同的。我了解在台灣內部的某些人在考慮重啟核武計劃的可能性。我們不會像金正恩那樣無法控制,至少在一個民主法制的國家做這種決策會有一些制衡和安全的機制。不過在台灣地小人稠的情況,以及目前的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下,台灣絕不可能私下發展核武。」

華盛頓—

朝鮮8月29日才剛試射一枚飛越日本上空的彈道導彈,9月3日又選在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廈門金磚五國峰會上開幕致詞時宣稱成功試爆氫彈。韓聯社指出,朝鮮此次試爆氫彈的威力,是去年核試的9.8倍。朝鮮半島危機加劇,日韓兩國開始出現發展核武的聲音,有專家建議台灣,因應目前的東北亞局勢,或可重新思考“薩德入台”與“重啟核武”這兩個選項,《海峽論談》今晚邀請台灣退役空軍上校謝啟宇及中研院近代史副研究員陳儀深分析,台灣是否有能力重啟核武?並回顧當年台灣發展核武但後來卻在美國的壓力下終止的這段歷史~

廈門金磚五國峰會正酣,朝鮮宣稱成功試爆氫彈,這是平壤第六次進行核試驗。朝鮮官方媒體稱,金正恩下令試驗可搭載於彈道導彈之上的氫彈頭。日本防衛相小野寺五典表示,朝鮮這次核試驗的威力是朝鮮歷次核試驗中規模最大的一次。韓國總統文在寅緊急召開國安會議。

中共外交部與台灣外交部都對平壤試爆氫彈強烈譴責。美國總統川普周日在他的推特上表示:“朝鮮的言詞與行動持續充滿敵意,對美國非常危險,朝鮮是一個流氓國家,對中國是一個嚴重的威脅,令中國感到尷尬。中國試圖協助應對朝鮮問題,但成效有限,韓國也發現他們的綏靖政策沒有效果。”

謝啟宇表示:“朝鮮的問題越來越嚴重。金正恩是一個完全無法預測的領導人,剛好碰上美國也同樣無法預測的領導人。川普總統表示,北韓是個流氓國家,讓中共很難堪。我覺得他沒說出口的是,朝鮮讓美國更難堪。上周二朝鮮島彈飛過日本,美國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幾乎讓日本單獨面對。接下來川普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他還是沒有說出來,看來還是想把責任推給中國。”

至於美國學者稱川普總統在競選時曾主張,或許可以讓日本、韓國,甚至是台灣也擁有核武,在東北亞地區起到恐怖平衡的作用,以遏制朝鮮的核野心。海峽論談節目之前的來賓也曾建議台灣或許可以重新思考薩德入台與重啟核武這兩個可能的選項。

對此,謝啟宇表示:“薩德入台的可能性趨近於零,而台灣重新啟動核武計劃的可能性是大於或等於零。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重點在北韓現在有話語權,有核子攻擊的能力。如果再讓亞洲其他國家擁有核武的話,無法保證未來亞洲的每一位領導人都能臣服於美國的指揮和中共的掌控之下。美國如果想把薩德防禦系統部署到台灣,會把台灣捲入這場紛爭,其實是不明智的選擇。台灣絕對不應該、不可以,也沒有可能去重啟核武。如果台灣一旦重啟核武計劃的話,我保證台灣的任何一個執政者,其政權絕對會被動搖。”

談到台灣當年發展核武的這段歷史,有美國學者將北韓目前的核武計劃與當年台灣的核武計劃拿來做一對比,當年台灣在美國的壓力之下終止了發展核武的計劃,如今川普政府卻似乎對北韓的核武野心束手無策?美國學者譚慎格(John Tkacik)曾撰文將台灣過去的核武計劃與北韓目前的核武計劃相提並論。

對此,陳儀深表示:“很難把台灣和北韓一起看待,因為北韓的金正恩是一個很難掌控的政治體系,擁有危險武器是嚴重的事情。台灣的安全應該不是靠核武,在過去的歷史來看,台灣有製造核武的能力。1988年張憲義的出走,他在當時表示台灣已經有了相當的能力,在三到六個月之內可以製造出核彈,而且台灣自己製造的經國號戰機也擁有投射的能力。但以美國目前的防禦體系來看,應該不需要台灣重啟核武計劃。”

至於有傳言指當年台灣在美國壓力下被迫終止核武計劃一事,讓當時的蔣經國總統在病重之際吐血而死,繼任的李登輝也被迫簽字承諾台灣不會再發展核武。謝啟宇表示:“有人說經國先生當時是被張憲義出走給氣死的,但我覺得這件事在時間點上來看是相當地接近於巧合。張憲義是在1988年的1月9號出走美國,經國先生是在同年的1月13號過世,這在時間點上很巧合,所以會被別人這麼說。我相信這當然不是事實。因為在經國先生彌留之際,當時的政府高層更在意的是接班梯隊的問題。張憲義判逃這個事情雖然很嚴重,但是我想在那個時候當然會瞞著經國先生了。”

陳儀深教授曾經訪問過台灣的“核武終結者”張憲義,有關美國學者稱台灣仍有能力重啟核武,因為當時藏有核武的藍圖與數據,這種說法的可能性有多高?台灣是否仍有發展核武的能力?

陳儀深表示:“當時台灣具備核武的能力並不是只因為張憲義一個人,他離開了就沒有能力了,或者設備被拿走就沒有能力了,這並沒有那麼單純。我想這裡面還是在美國戰略的考慮之下。以台灣這樣一個小島,有關核廢料處理的問題是很頭痛的,不可能像擁有沙漠或國土廣大的美國和中國,在發展核電和核武上,和日本與台灣相比,沒有那麼大的風險。以日本的福島核災來看,已經是很嚴重了,而台灣比日本還小的多。如果有一個這樣的災難,台灣災後很難恢復。所以綜合來看,台灣應該不會有再回到過去兩蔣時代研發核武的必要。”

至於中國是否可以像當年美國對台灣施壓一樣對朝核危機發揮影響力。謝啟宇表示:“我相信在過去一段時間裡面中國有向北韓放水,因為北韓一直以來被看作中國大陸的一個小老弟,而日本和韓國是美國的兩個小老弟。通過小老弟的交手,讓兩個大國暫時不要起衝突,我相信這個是他們原來的策略。我認為在過去不見得中國鼓勵朝鮮擁有核武,但是最起碼在經濟上給平壤支持,當別的國家實施經濟制裁的時候,中國大陸給予了北韓一定的經濟支持,讓朝鮮政權可以持續運作。所以中國對朝鮮放水的結果是,今天想要收,收不回來了。我相信今天中國大陸想讓北韓回到國際秩序裡面,可是北韓不願意了。北韓在5月份一帶一路高峰會時試射導彈,今天又在金磚五國峰會開幕的時候試爆核彈,這擺明了就是不給你老大哥面子了。所以看來目前中國已經逐漸失去對北韓的掌控能力。”

至於台灣的“核武終結者”張憲義今年五月接受採訪時曾表示,他不後悔在1988年所做的決定,被問到他當時為什麼出走美國,他表示不忍看到中國人殘殺中國人。究竟張憲義是一個挽救兩岸同胞於核武互殘悲劇的一位英雄還是一個叛徒呢?

曾與張憲義進行深度訪談的陳儀深表示:“如果從動機和倫理來看,這當然是某種“叛”。可是動機、後果和影響應該也是一個評論的標準。對於張憲義的動機我不想去責怪,從結果來看的話我覺得是好的。很多專家也都認為,台灣不應該也沒必要發展核武,因為台灣和北韓的狀況不一樣。北韓是攻擊式的威脅來抬高籌碼,而台灣的核武計劃是防守式的。而當時兩蔣時代的反攻大陸、光復大陸也是需要政治上的號召,如果用核子武器來對付自己的同胞,那也是相互矛盾的。在1979年斷交之後,在蔣經國的晚年,美國的政策也更加明確化。在經國先生去世後台灣政局不穩定情況下,李登輝接班的情況不明,當時的郝柏村又是軍事強人,CIA吸收張憲義,停止了台灣的核武計劃,我認為也是一個歷史發展的必然。”

謝啟宇表示:“台灣是世界上人口密度平均第二高的國家。我們不但沒有辦法承受任何核武的攻擊,我們甚至連核試的場地都沒有。而且台灣也沒有模擬核試的技術,所以台灣已經沒有發展核武的能力了。一旦擁有核武,更要考慮的是承受核打擊的能力。我認為台灣這方面的戰略縱深是零。至於台灣要如何應對朝鮮半島的核危機,我認為台灣應該不要去惹火上身,最好的方法是遠離紛爭不要選邊站,要很智慧、很技巧地在美中兩大國之間保持平衡,也要提防不要成為美中兩國博弈的棄子。”

陳儀深:“一個民主法制的國家和一個獨裁國家做比較,思考這方面的事情是不同的。我了解在台灣內部的某些人在考慮重啟核武計劃的可能性。我們不會像金正恩那樣無法控制,至少在一個民主法制的國家做這種決策會有一些制衡和安全的機制。不過在台灣地小人稠的情況,以及目前的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下,台灣絕不可能私下發展核武。我想還是應該按照正軌,以民主自由法制的方式穩住陣腳,在美中兩大國之間以智能的方式求得小國的生存之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