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妙齡女子遭丈夫虐打死 只因長得太好看

今天上午,李女士向記者反映,稱自己的親妹妹小玲於9月3日凌晨在新吳區梅荊花苑177號的家中,被其妹夫暴力毆打後死亡,事發至今,男方家屬一直選擇逃避,無奈之下李女士只能向媒體求助。

死者母親:接到女婿電話稱要弄死女兒

上午,記者來到事發地,死者小玲的母親黃女士告訴記者,9月2日晚上10點多,她在老家接到了女婿戴某打來的電話,可對方一開口就把黃女士嚇懵了。“他那天喝了點酒,說跟我女兒吵架了,說今天是我最後一次叫你一聲媽,他說我今天要把你女兒弄死,因為他晚上10點從寧波回來的時候發現我女兒不在家,後來我才知道那天晚上我女兒是和幾個小姐妹出去吃飯,回來有點晚了,結果等我女兒回來剛走到樓下他就一頓暴打,我女兒滿臉都是血,血都從嘴裡、鼻子里流下來了。”

當時,小玲的姐姐李女士也在電話旁,聽到這番話她立馬打電話聯繫在無錫的老公王先生,可當王先生趕到小玲家中時,發現躺在床上的小玲已是傷痕纍纍。“當時我小姨子臉被打腫了,手上腿上也都是傷,我就讓她老公趕緊帶她去醫院檢查,他一開始同意的,後來又反悔了,最後經房東和室友一起勸導才送去醫院的。”

事發當晚鄰居聽見吵架聲

附近鄰居張阿婆告訴記者,9月2日晚上她和幾個好友在樓下乘涼,看到了小玲被其丈夫暴打的場景。“我們看到那男的對他老婆“啪啪”就是幾個耳光,你說一個女人怎麼經得起一米八幾的男人這樣打,他就是想要弄死她。他還說你們看什麼看,趕緊散了,我現在連殺人的念頭都有。”

跟小玲同住一棟樓的孫阿姨告訴記者,事發當晚,就聽到5樓傳來吵架聲,聲音很響,不時還伴有女子凄慘的哭喊聲。“應該是他把老婆往牆上撞,我們樓下的人都聽到“咚咚”的聲響,打的不是一會會。”鄰居們見狀就報了警,期間也有人上門勸阻未果。

李女士:9月3日凌晨妹妹死亡妹夫報警自首

9月3日凌晨2點左右,小玲一行人從醫院回來,姐夫王先生讓妹夫戴某當面保證不再對小玲實施家暴後便離開了,可誰也沒想到兩個小時後,李女士就接到了妹妹在家中死亡的噩耗。“凌晨4點多,我那個凶手妹夫的朋友打來電話說我妹已經走了,當時我們沒反應過來,以為是說我妹妹從家裡走出去了,後來他又說你妹妹已經死了。我們昨天去看了妹妹的遺體,整個頭都是腫的,已經面目全非了,就是被她老公打死的。”

李女士:妹夫懷疑妹妹出軌

李女士說,妹妹死亡後,妹夫戴某就報警自首了,而他們6歲的兒子當時並不在場,兩個月前已被送到男方老家。當記者問及戴某為何會毆打妻子,李女士說可能是他生性多疑。“因為我妹妹長得很漂亮,有的男的對我妹妹稍微好一點,她老公就會吃醋,但是我妹一直是個恪守本分的人,但他老公一直懷疑她出軌。”

李女士:妹妹未婚先孕無奈同意婚事

李女士告訴記者,他們來自安徽,妹妹小玲今年26歲;妹夫戴某今年31歲,江西人。2010年剛從學校畢業的小玲就選擇到無錫打拚,恰巧來到了戴某所在的公司工作,兩人一見鍾情,期間李女士家人也多次反對他們交往,可次年小玲就懷孕了。“交往的時候他就打過我妹,當時我爸就說你要是執意跟這男的在一起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但我妹還是堅持,直到懷孕七個月了才來跟我爸媽要戶口本,說要去江西結婚,可等到了江西才發現原來戴某是離異的,還帶著一個孩子,他就是一直在騙我妹妹。”

李女士:妹妹多次遭其夫家暴

考慮到肚子里的孩子,2012年初,小玲與戴某還是結了婚,婚後兩人租住在無錫。李女士說,妹妹婚後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曾多次遭到丈夫戴某的虐打。“我知道的就有3次,2015年有一次被打的很嚴重,頭上被打腫,身上到處是淤青,然後我妹妹嚇得跑到我家住了兩個月,有一天她丈夫就跑上門要帶我妹回去,我攔著不讓,因為當時我就希望我妹跟他離婚,所以他對我一直懷恨在心,每次跟我妹吵完架就說,只要你敢跟我離婚我就把你姐弄死。”

李女士:望男方家屬現身商議妹妹後事

李女士說,9月3日事發後妹夫被警方帶走,其家人遲遲不肯現身,導致妹妹的後事就一直擱著沒辦。“我知道他(戴某)家裡人現在就在無錫,因為我們有人看到了,我就希望他家裡人能出來跟我們碰個頭,處理下我妹妹的後事,讓她能入土為安,至於賠償的問題我們會走法律程序。”

隨後記者電話聯繫上了戴某的一位朋友,對方稱雙方家屬已經取得了聯繫。“雙方家屬已經聯繫上了,是跟女方那邊的一個舅舅聯繫的。”

隨後記者也從李女士口中得到了證實,雙方家屬會儘快碰面,協商料理小玲的後事。目前此事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時間新聞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