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媒體稱中國擔心人民幣走高影響出口 美元反彈

亞洲午盤時,媒體稱中國開始擔心人民幣走高影響出口。隨著美元反彈,非美貨幣、黃金高位回落。日內升破6.44的在岸人民幣夜間收盤退守6.49,曾連破四關口的離岸人民幣日內跌約180點;日元跌落十個月高位;現貨黃金較日高跌約1%。

隨著美元反彈,亞市早盤大漲的人民幣、港幣、日元和黃金集體回落。

美元指數已連續下跌七天,從93上方下跌到91.11。北京時間9月8日亞洲交易時段一度觸及91.01。將近北京時間23點,美元指數跌幅收窄到0.2%以下,日內最大跌幅曾接近0.6%。

9月8日亞洲交易時段,多個亞洲貨幣隨著美元下挫走高。

當天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連續第十日上調,定於6.5032,站在6.50上方,但升幅不及機構預期。離岸人民幣聞訊下跌近200點,隨後抹平跌幅繼續上漲,連續突破6.48、6.47、6.46三道關口。

北京時間8日14點左右,離岸人民幣升破6.45關口;在岸人民幣升破6.44關口,刷新近21個月高位,十天暴漲2000點。

亞洲午盤時間,路透消息稱,中國政府開始擔心人民幣走高影響出口。消息人士稱:“升值比貶值好,但升值速度不能太快,否則對國內企業不利。”

此後人民幣漲幅收窄。8日22點43分左右,離岸人民幣兌美元較盤中高位回落,日內跌約180點,日內漲幅由一度接近0.66%收窄到0.5%以下,退守6.52。

北京時間23點30分,夜盤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收報6.4890元,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跌40點,一周前夜盤收報6.5596元。8日全天成交量141.11億美元,較上一交易日縮水46.82億美元。在23點左右,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曾刷新日低至6.4925,一度退守6.50。

亞洲交易時段,伴隨著墨西哥沿海地震的消息刺激,日元兌美元曾升破108關口,為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首次,截至更新跌落108,日內漲幅收窄到0.5%左右。

亞市早盤,中國開市前,港幣急升近200點,美元兌港幣最低至7.7935,此前在7.82上方。進入歐洲交易時段,港幣逐步回吐漲幅,截至更新,美元兌港幣回到7.82上方,日內跌約0.02%。

亞市早盤,現貨黃金站上1350美元/盎司,隨後加速上行。午後墨西哥沿海8.2級地震的消息傳出後,黃金達到逾一年高點的1357.58美元,但隨著美元回升,金價一路下行,最低觸及1342.90美元,較日內創造的逾一年最高紀錄跌去1%。

8日歐洲即將開盤時,歐元沖高後維持在高位,日內高點1.2092,逼近2015年1月以來的高位,此後震蕩下行,截至更新跌幅收窄至0.07%,跌至1.2030。

人民幣大漲影響出口

人民幣本周一再刷新16個月高位,在岸人民幣周五盤中還創近21個月新高。今年不到九個月,人民幣對美元漲幅已抵消去年全年跌幅。人民幣節節高升,削弱了中國商品在海外市場的競爭力,影響了出口企業的利潤。

周五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8月以人民幣計算的出口額同比增長6.9%,進口增長14.4%。其中出口增速較上月出現較大回落,而進口回落幅度較小。

《華爾街日報》認為,過去幾個月,出口是幫助中國經濟維持增長勢頭的少數亮點之一。經濟學家稱,中國經濟能夠維持增長勢頭,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過去一年左右的人民幣貶值,這給中國出口商在海外市場上帶來了價格優勢。

該報還提到,一些交易員和分析人士預計,考慮到本幣升值可能影響經濟,中國央行可能採取限制人民幣上漲的舉措。但也有市場人士預計,中國央行會暫時讓人民幣繼續上漲,以便在美元回升的時候讓人民幣有貶值的空間。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張永軍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認為,人民幣匯率升值並不是唯一的原因,國際需求不及上半年,以及美國的縮表計劃、301條款,還有歐元區退出量化寬鬆都會對出口產生不利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