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為何要為朝鮮核危機買單?

朝核危機下學者稱中、朝已不是戰友

在中國國內的一次公開演講中,中國歷史專家、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沈志華曾公開表達:“(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認為,朝核危機是美、朝對立引起的,作為外交辭令,這樣說未嘗不可,但是作為學者,我們要清楚,朝鮮改行擁核政策,是中朝關係變化引起的。”

他表示,經過這幾十年的中朝爭鬥以及中韓建交,中朝之間的利益已經背離,同盟的基礎已經瓦解。在朝鮮開始核戰略後,中國與朝鮮的國家關係悄悄發生了變化,走向敵對。他說:“中國與朝鮮已經不是戰友,在短期內,中朝關係不可能改善”。

對朝鮮核問題,中共過去的底線是保持朝鮮政局的穩定。在聯合國安理會的歷次決議上,中共大多數時候都反對制裁朝鮮,但在朝鮮行為過激時,也會支持並附和決議,但制裁力度都屬於緩和。

沈志華認為,要看到朝鮮擁核鬧事的結果,是給中國增加壓力與威脅。“退一步講,就是朝鮮的原子彈自爆了,造成核泄漏、核污染,受害的是誰呀?還是中國和韓國,日本隔著一道海,美國還隔著一個太平洋呢!”

而朝鮮第六次核試驗,一方面將美方預測的朝鮮擁核武器的時限提至2018年,另一方面選擇在中國召開金磚國家(BRICs)工商論壇開幕前,此舉是否也超出了中共紅線,還需時間觀察中方的反應。

中共將在10月召開五年一次的黨代會,屆時最高領導層將換屆,外媒認為其絕不會希望近期在外交和安保領域出現太大問題。同時,中共作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將與俄羅斯如何步調一致,贊成或反對強力制裁朝鮮也是方向標。

在2009年,中國問題專家包道格分析朝核問題時曾表示:“中共對朝鮮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但中共不願(輕易)動用這個影響力,因為在一個‘崩潰的朝鮮’和一個‘核朝鮮’之間,前者對中共的代價(或許)更大。”

而“核朝鮮”對中共的威脅也是存在的。胡平說,中共也怕朝鮮先反過來向中國扔核彈。“他們都是共產國家,也都知道共產國家的脾氣。就像當年中、蘇,說是兄弟友邦,結果到後來呢,而且蘇聯也給了中國不少幫忙,可是到後來中共倒和蘇聯先在珍寶島打了一仗,所以中共也不敢對朝鮮太硬。”

但如果中共繼續對朝鮮實行綏靖政策,不僅無助降低戰爭風險,還會加大東亞地區的複雜程度。南京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朱鋒表示:“代價是繼續疏遠日本、激怒美國、惹惱韓國。如果日、韓覺得必須要有核武器這樣的極端手段,會嚴重影響地區外交。”

解決朝鮮問題需要中美合作擔責任

朝鮮問題的現實局面可簡單概括為:中共和朝鮮共產主義兄弟的歷史淵源頗深;中共對其政權的擔心;中共不確定能找到另一個替代金家政權的權力中心;中共對美方的動機缺乏信任;中國與韓國關係因部署薩德而緊張。

未來朝鮮問題的走向,很大程度上仍取決於中、美兩國領導人是選擇合作或對抗。

現在美國媒體有兩種聲音,一種是前任奧巴馬政府官員賴斯提出的“容忍朝鮮擁核,用凍結換凍結”的老路子,建議美國通過對話與朝鮮交易,將核導開發凍結在現有階段;另一種是強硬路線,通過國際社會施壓,尤其是要求中國擔負朝鮮的“去核化”責任,甚至不惜採取軍事行動的姿態,逼金正恩放棄核武器。

但越來越多的人認為老一套已不會奏效。《華盛頓郵報》發表題為“在朝鮮問題上打好中國牌”的文章指,“恢復朝鮮已經違反的舊協定只會是徒勞,中國(中共)也不會真正施加壓力”。但是各國也絕不會輕易採取軍事打擊策略,因為引起全面戰爭會造成無數傷亡,誰也不能置身事外。

文中明確解決朝鮮問題的邏輯是:應當讓中國承擔朝鮮停止、撤銷核計劃和導彈計劃的代價,而不是美國。同時,要求中國向朝鮮政府施壓安排美朝談判還不夠,中國也必須成為談判的核心一員。

在過去的幾次朝核會談上,中國基本都是扮演第三方,讓美國拋出談判誘餌。柯林頓和布希政府曾與朝鮮簽下核協議,每月向朝鮮政府支付能源援助款以換取朝鮮去核化,總計已支出五億美元。參與會談的日本和韓國也承擔了該有的份額,但中國只承擔布希期間協議的少量款項。

但與此同時,中國卻繼續“獨享”與朝鮮的貿易關係,用低於全球市場價的福利換取朝鮮的礦產資源。朝鮮90%的對外貿易是與中國進行的。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今年4月公布的數據,在今年第一季度,中朝貿易進出口值84億元人民幣,增長近四成(37%);其中,出口49.6億元,增長54.5%;進口34.4億元,增長18.4%;貿易順差15.2億元,擴大3.9倍。這已經讓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推文中不滿地說,“中國就是這樣跟我們合作的,但我們不得不試一試!”

楊光發表在《動向》上的文章(題為“朝鮮問題的淵源與終極解決”)中指出:“金家王朝打定主意要靠核武器保權、保命、保江山,是沒有任何力量能夠說服它放棄核武器。其實,十多年前就已經一目了然:欲解決朝核危機,非推翻金家王朝不可,只是有關各方誰也不肯率先說破這一結局。”

而這一結局同樣會撬動中共的共產主義陣營的敏感神經。有評論指,在中共的體制下,習近平受到中共內部以江澤民為首的反對勢力以“亡黨”為由的脅迫,無論是國內反腐中的內部激烈博弈,還是外部朝鮮的挑釁,都將習置於投鼠忌器、舉棋不定的困局中。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說:“目前來看,金正恩對習近平的這一捆綁策略正在有效發展。中美關係如果進一步惡化,中共內部的左派勢力和江澤民集團將會得勢,最終挾裹中國全面左轉,中國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狀態將會進一步惡化。”

他認為當前的中國,處於一個巨變前的重大時刻。如果習近平不能夠拋棄“保黨情結”,在中共內部,就無法擺脫江澤民集團的脅迫和掣肘,將會處處受阻、舉步維艱;在國際上,繼續高舉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大旗,與朝鮮為伍,將使中國無法融入國際社會、寸步難行。

而楊光也表示,即使朝鮮金家政權不搞核武器,這樣一個個人崇拜盛行、人民生活貧苦、對內窮凶極惡、對外張牙舞爪的世襲流氓國家也理應被國際社會所孤立、所唾棄。“一個沒有金家王朝的自由、民主和統一的朝鮮半島不僅是朝核危機的唯一解決之道,也是朝鮮問題的終極解決方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