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輝:中共如何篡改老子用於洗腦

——老子傳大道 中共歪曲貽害無窮

明張路《老子騎牛圖》。(公有領域)

(前文說了中共建政後對老子思想的歪曲,對道教的批判,以及文革時期對老子遺留下的文物和道教文物的破壞。)

當代老子研究仍無法擺脫中共洗腦

文革結束後,一些學者又開始了對老子的研究。除了更加重視史料的考證,對老子的某些思想如“無為”等重新做了詮釋外,迄今為止的一些研究仍然沒有擺脫中共的階級分析方法和唯物論、唯心論之爭,仍是在哲學層面進行所謂的分析,一些新開拓的從人類學、美學、醫學、管理學、語言學、社會學、科學等角度研究老子的文章,都只抓住了老子思想的某個枝幹,卻偏離了老子思想的實質。換言之,當今學者的研究,基本上都沒有從根本上理解老子的“大道”的核心是什麼。

比如馮友蘭又出了一本總結性著作《中國哲學史新編》(1982年—1990年),論述方法不再從天道、自然觀入手,而是從其階級根源入手。他仍然認為《老子》是沒落奴隸主貴族的代表作,是站在奴隸主階級的立場上的,反映了當時沒落貴族對新興地主階級的兩種態度,一是以退為進,一是逃避現實,他並就具體內容解讀,如“柔弱勝剛強”,“以無事取天下”等,就是老子對新興地主階級以退為進、以弱勝強所採取的策略等,即先要保存實力,待他日實力成熟以後再和地主階級一爭高下。

馮友蘭還把老子的思想歸為“客觀唯心主義”,但卻再次肯定了老子的“小國寡民”的社會理想,認為這是老子追求的一種精神境界。

如果按照馮友蘭1949年後的研究結論,老子所著的《道德經》實在是沒有什麼價值了,反而容易誤導世人。但顯然,真正誤導世人的正是馮友蘭這樣被中共洗腦的學者,他們不僅沒有深刻理解老子的“大道”,反而用共產黨灌輸的階級理論去分析,結果可想而知。

最為可怕的是,馮友蘭這樣學者的研究結論仍貫穿在當今大陸的大中小學教材中。

用階級論與唯物論分析老子的謬誤

中共學者對老子分析中運用的“階級分析法”,是馬克思主義中最能蠱惑人心、也為共產黨運用的最為嫻熟欺騙大眾的理論之一。對此,大陸學者荊楚先生有著清晰的分析。按照馬克思的說法,“在階級社會裡,人處於什麼樣的階級地位,就有什麼樣的觀點、思想和階級立場”,荊楚認為這是以“階級性”來否定“普遍人性”的存在,而馬克思在以“階級性”而否認“普遍人性”存在的基礎上,再推導出“階級鬥爭”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在此基礎上,又將“階級鬥爭是個筐,什麼東西都往裡面裝”作為其立論的基礎。

顯然,馬克思否定“普遍人性”的論斷是荒謬的,因為人都有親親之心,惻隱之心,同情之心,向善之心,人們都樂生畏死,趨利避害;樂安逸畏兇險,喜健康惡疾病,等等。這些都不會因為其階級、出身、政治和經濟地位而有所不同。因此,普遍人性是客觀存在的。正因為人類存在著普遍人性,人們才有共同的語言,才可能形成基本的價值觀,才能互利合作,共存共榮。

由此可以說,馬克思把階級鬥爭誇大到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荒唐程度,而否定人類的一切自然法則,從根本上就是謬誤。

中共竊取政權後,通過洗腦,讓一個個御用文人如郭沫若、翦伯贊、馮友蘭等,按照“人類一切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的謬說來改寫了全人類的歷史和文明積累史,而那些從史學角度研究歷史的學者則受到了整肅。在如此謬說下被解讀的歷史,包括老子、孔子、秦始皇等一個個歷史人物也都受到了歪曲,而被歪曲的歷史堂而皇之的登上大雅之堂,登上大、中、小學課堂,登上所有的媒體,經年累月的對中國人進行著洗腦。

除了“階級論”是謬論外,馬克思所宣揚的“唯物論”也是謬論。可以看到的是,“唯物論”經中共反覆灌輸給中國人,現在已經成了中國人思想的一部分,以致在今天的中國大陸,當中共的宣傳輿論要求人們“崇尚科學、破除迷信”時,人們沒有覺得這樣講有什麼不對。當中共在教科書中宣揚“神佛是愚昧落後的古代人頭腦中想像出來的,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進步,這些觀念已被人們拋棄了”時,人們就以為真是這樣。

馬克思認為,人僅僅是一個物質存在,而否認人的精神和靈魂存在,並說“物質決定意識,意識是物質的反映”。恩格斯說:“生命不過是蛋白質的存在方式”。也因此,馬恩極力否定有神論和唯心主義的一切學說,片面強調無神論和唯物論,而馬克思否定有神論的技術方法,就是使用了邏輯學上的偷梁換柱之術,即以對某些神父和牧師的虛偽的揭露,來代替對有神論的否定,其目地就是讓人們離棄天理和道德,滿足其主宰人類的魔性慾望。

實際上,意識本身也是一種物質,也就是說人的思想是一種比人的眼睛能看到的物質更微觀的物質,所以人的意識和一般說的看得見摸得著的物質是同等的地位。物質和意識之間會存在相互的作用和影響,但並非一定是物質決定意識。因為人的行為是由思想支配的,所以人們的意識往往會決定了人對外界物質的運用和處理。顯然,馬克思通過似是而非的論斷在迷惑世人。

其後的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更將“唯物論”藉由宣傳、教育等方式,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進而打擊人們對神的信仰,使人們逐漸遠離了神佛,從而只相信人能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是存在的,並認為世界和人類是自然形成的。共產黨這樣做的目地就是維護其統治。

不用說,老子研究中的“唯物”和“唯心”之爭,也是受馬克思、共產黨理論的影響。按照唯物史觀,物質生產才是社會存在發展基礎,道德“有虛無實”,老子也就“大而無當”,其用意就是將歷朝歷代被奉為神仙的老子落下神壇。自然,使用“階級論”和“唯物論”來分析老子,只能走在歪曲的道路上,而且貽害無窮。

毛對老子思想的歪曲

據大陸媒體報導,中共黨魁毛澤東很喜歡讀《道德經》,而且經常在講話、文章中引用,並重視老子研究。然而,毛看到的並不是老子對“道”與“德”的闡述,並未從中感悟如何做個有德之人,反而是選取一些詞句,斷章取義,為其所用,並影響世人。

如1945年4月24日,毛在中共七大上的口頭政治報告中,在談到面臨的困難和應對的方針時說:“我和國民黨的聯絡參謀也這樣講過,我說我們的方針:第一條,就是老子的哲學,叫做‘不為天下先’。就是說,我們不打第一槍。”在此,毛引用了老子“不敢為天下先”的名言,意思就是先棄後取,先退後進,先讓後爭。

然而,老子的原意是不敢背離道而行天道不能為之事。毛的曲解隨著中共的宣傳機器而為國人所接受。

再如1949年3月13日,毛澤東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講到黨委會的工作方法,其中說到要“互通情報,這對於取得共同語言是很重要的”,批評“有些人不是這樣做,而是像老子所說的‘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結果彼此之間就缺乏共同的語言”。

可是,老子這句話折射的是“小國寡民”的理想社會狀態,原意是說國土面積小、人口少、民風樸素的和諧國家,爭鬥器具是派不上用場的。由於人民安居樂業,衣食無憂,百姓不用跨地區遷徙折騰,他們會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國家,及至壽終正寢,此乃治國之至高境界。毛的引用之意完全是背道而馳。不知是不是從毛的引用開始,“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被現代人錯誤的解讀為彼此不了解,不互通音訊。

還有1957年2日27日,毛在最高國務會議第11次擴大會議上,在“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問題”的講話中談到:“在一定的條件下,壞的東西可以引出好的結果,好的東西也可以引出壞的結果。老子在兩年以前就說過:‘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但老子所講的“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與毛乃至現當代人理解的可不同。老子表面上似乎說的是人生的無常,但如果從老子“大道”修煉的角度上看,人的福禍可以因了自己做好事、壞事而發生轉變,因為隨著人做好事、壞事,人也存在守德、失德的問題。因此,福禍取決於當事人的所為。

而毛所言的“在一定的條件下”引出不同的結果,恰恰忽視了人在德行方面“有德”、“無德”的轉變,而這才是人福禍的根本原因。

1960年8月22日,毛等人接見出席6個民主黨派中央全會擴大會議的代表時,周建人剛好坐在毛身邊,他們談到了當時哲學界正在爭論老子哲學是唯物還是唯心的問題,毛同意周建人的“老子是客觀唯心主義”的說法。968年10月,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閉幕會上的講話中,毛公開表態支持天津教授楊柳橋的“老子是唯心主義者”的觀點。另據1974年出版的馬敘倫《老子校詁》載,毛還說《老子》是“一部兵書”。

而毛之言對學界的影響不可謂不深,其對老子的歪曲對中國社會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中共歪曲老子原因

儒、釋、道信仰給中國人建立了一套非常穩定的道德體系,所謂“天不變,道亦不變”。這套道德體系是社會賴以存在、安定和和諧的基礎。屬於精神層面的道德常常是抽象的,而文化的一個重要作用,就是對道德體系進行通俗化表達。

而共產黨的“哲學”可以說和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截然相反。傳統文化是敬畏天命的,孔子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佛家和道家思想都是有神論,相信生死輪迴、善惡有報,共產黨不但信奉“無神論”而且“無法無天”。中共宣傳“歷史唯物主義”觀點,宣揚“共產主義”是“人間天堂”,而通往“人間天堂”之路就是依靠“無產階級先鋒隊”即共產黨的領導。承認有神論等於直接挑戰了中共的執政合法性。

因此,為了奪取並鞏固政權,共產黨必須摧毀貫穿著“有神論”的中華傳統文化。如果說中共建政前的一套理論只能影響少部分中國人外,那麼中共建政後,中共藉由通過包括消滅宗教、文革等一個又一個運動,摧毀了傳統文化;與此同時,還通過御用文人,歪曲歷史和歷史人物,進而否定神佛的存在。比如前文所言的歪曲《老子》是身為沒落貴族的老子的“哀鳴”,將老子拉下神壇。

比如歪曲信教動機,中共稱“社會苦難是宗教存在和發展的肥沃土壤”,並刻意將那些在常人中遭遇苦難、萬念俱灰的人入教當作是宗教信徒的常態。然而,綜觀古今中外歷史,信仰神佛者並非如此,如佛祖釋迦摩尼當年就是一位迦毗羅衛國的太子,他捨棄王位、美女、富貴生活,一心修煉。再如道家的張道陵(即張天師)曾三次被漢和帝征為太傅(在九品官制中為正一品官),張道陵都沒有答應,而是隱居在鶴鳴山中修煉。因此,出家絕非對現實苦難(感情失意或經濟困難等)的逃避,而是發菩提心,以慧劍斬斷塵緣的大願。

在中共奪取政權之前,民間有一個信神的環境。釋教和道教中的修行者是德高望重的象徵,也是人們尊重的對象。即使是傳統皇朝的皇帝遇到高僧,也都給予禮遇和尊重。但在中共奪取政權後,中共將修行者描繪為愚昧、無知、迷信,甚至利用宗教斂財等形象。道家的鼻祖老子、儒家的鼻祖孔子和佛家的創始人釋迦牟尼的形象,也被中共刻意扭曲,甚至批判。修行者則從被尊重者變為大眾嘲弄的對象。

而中共任意曲解篡改傳統的神傳文化,最常見也最能蒙蔽人的就是把經典加進無神論的含義,如老子說,天大地大道大王大,而中共則用鋪天蓋地的媒體機器和從小學到大學的灌輸是:中共的恩情比天大。誰說毛不敢為天下先?其與中共離經叛道正是敢為天下先的最好註腳,中共背離天道所為已是人神共憤。這樣背離天道,毀我中華正統文化,歪曲歷史人物,殘害百姓的中共,是到了被拋棄的時候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